禹城火车站之战300日军投降 日队长向八路军道歉


 发布时间:2021-04-15 15:30:58

老郑死在万家艮山顶,当时我刚冲上去,有战士喊:“排长,老郑不行了!”我回头看,只见他脸色苍白,嘴唇乌紫,还没等我问,他一头栽倒在地。因为得继续往前冲,没法掩埋,只好用军帽盖住他脸,再用油布遮裹起来。张树全累死在风吹岭上,也只能用军帽盖住他的脸。现在想来真愧疚——他们究竟埋哪里,至

”团长接到命令后,马上集合队伍,向每个战士发放子弹400发、手榴弹两颗。接着,我团向北轻装跑步约百里,于当夜12点多赶到郑县城东的十里铺村。大家坐下来简单吃了一些食物后,又连夜向东北方向继续跑步前进。部队赶到枣园村(现金水区姚桥乡磨李村辖区的一个自然村)时,和一小股日军狭路相逢。天还没亮,双方迅速开始交火。对打了几个回合后,我团终于把这支日军全部赶回到运粮河(现贾鲁支河)以北地区。10月3日天亮时,我军已牢牢地控制住了运粮河南岸的河堤。

被八路军缴了枪的日本士兵,在请示我军后,一批日军哭丧着脸,忙着给被击毙的日军官兵尸体进行火葬。另一批日本兵则去照顾躺在地上的伤兵。当在战斗开始前,对日军送通牒的我军战士再次走到山谷面前时,山谷低头鞠躬说:“大大的对不起!”据当时我军前线战报报道:此次战斗共毙敌120名,伤敌160名,俘敌500余名,缴获重机枪6挺,轻机枪10挺,八二迫击炮2门,掷弹筒18门,步枪500多支,汽车12辆。此外,还有车站敌军仓库内数量众多的粮食、被服、子弹等。禹城车站一战,是我山东部队歼灭日军人数较多的一次战斗。为此,渤海军区全体参战部队受到山东军区的传令嘉奖。1946年1月1日下午,日军俘虏在我军押送下经县城离开禹城时,市民围观,欢声雷动,很多群众激动地说:“这七八年从没有这么热闹过。”至此,禹城县全境解放,禹城县人民进入新的战斗历程。(本稿由山东省德州市政协文史委提供)。

战斗结束后,路东军分区召开庆功大会,新四军二师授予独立四团“金刚钻团”的光荣称号。有勇有谋,谈判桌上智斗日军代表1945年8月中旬,国民党命令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到六合县东旺庙和天长县汊涧一带集结受降,企图进占解放区。该师团日军先头部队,在六合城南门外与我军遭遇,发生战斗。日军通过日本反战同盟成员联系,又在下旬派日军京沪地区善后联络部长十川次郎请求和新四军商谈。新四军派出以罗占云为首席代表的谈判代表团,前往会谈地点。

我军于1950年开始制定第一部队列条令,与此同时,重新制定内务条令和纪律条令,并于1951年2月1日由总参谋部发布命令,将三部条令《草案》颁布全军试行。至此,我军才有了共同条令的称谓,形成了共同条令的完整体系和章、节、条、款的统一体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军共同条令大都是同一时间修改,由中央军委颁发全军施行,至今共制定、修改、颁发了9次之多。在迎接建国60周年,新一代共同条令即将颁发之际,回顾上个世纪我军第一代共同条令的诞生,对于我们贯彻落实依法治军方针,加强我军正规化建设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而日军在围攻作战中,因找不到八路军主力和固定的阵地而扑空,并不断遭到袭击,竟然违反国际公法大量施放毒气,如10月4日对我实行猛烈炮击,并发射毒气弹400余发,我军有5个营遭敌毒气袭击。至11月7日,我军反围攻作战基本结束。在历时48天的反围攻中,我军共进行大小战斗136次,晋察冀军区在八路军第120师部队的配合下,毙伤日伪军5200余人,粉碎了敌人围攻晋察冀边区、消灭我军主力和领导机关的企图,保卫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后来,第二营营长吴万银趁着敌人火力点所在的茅屋被我方枪弹打起火的一刹那,赤膊前冲,占领了制高点。敌人恼羞成怒,竟然向我军阵地施放毒气。我军指战员迅速采取防毒措施,把毛巾、衣服蘸上水捂在脸上继续战斗。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伤亡惨重的日伪军趁着天黑开始撤离。考虑到已经达到歼敌大半的目的,罗占云随即命令部队停止追击,迅速撤出战斗。桂子山一战,日伪军伤亡300多名,其中日军占半数以上。有三名日军军佐,他们自参加太平洋战争以来屡建战功而无一受伤,这次也被我军击毙。

6日黎明,汤部出现在敌后,城内城外夹击,李宗仁亲临台儿庄郊外指挥。6日晚我军以优势兵力发起总攻,杀声震天,锐不可当。炮兵集中轰击,日军弹库爆炸。苦战半月,日军已弹尽粮绝,精疲力竭,如强弩之末,陷入我军重围,敌城内外火药库皆被我击中起火,敌慌乱奔窜。经7日晨之继续搜索,台儿庄内残敌,遂告肃清,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我军全歼敌军,收复台儿庄,歼敌二万余人,击毁坦克三十余辆(我军牺牲将士也约一万五千人)。捷报传出,举国欢腾。文并图/王大龙(中国新闻史学会特邀理事,原中国记协国内部主任)。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琐记当年战事毛泽东主席在全国解放后的一次重要会议上,为论证一个道理说了带有比喻意思的两句话:“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地要一块一块地犁”。这两句话无疑是从日常生活和农耕劳动中提炼出来的体会。在战争中,尤其是在人民解放战争中,差不多成为我军十大军事原则中的重要内涵。毛泽东指导全军巧妙地运用了这些原则,针锋相对地逐步战胜了强大的敌人,而取得了全国范围的胜利。由于我少年时期在解放区参加斗争生活,后来参军又在司令部做机要工作的经历,对我军的卓有成效的军事原则甚有体会;在共和国六十年华诞之年,想到这一切就更觉忆旧如新。

我军第一代共同条令的诞生在我军的众多条令中,覆盖最全面、使用最经常、影响最广泛的条令,要算《内务条令》、《纪律条令》、《队列条令》,它是我军颁布最早、颁布次数最多的条令,全军官兵都亲切地称其为“三大条令”、“共同条令”。1930年,我军颁布了第一部纪律条令,至今已颁布15部;1936年颁布第一部内务条令,至今已颁布11部;1951年颁布第一部队列条令,至今已颁布8部。在整个革命战争时期,我军没有队列条令,使用的是民国28年的《步兵操典》。

康恒 文旅岛 黑鸦

上一篇: 上海知音音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下一篇: 武汉知音文化彰显海外魅力 拟建苏格兰国际文化创意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8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