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口三年时间里曾经历四次解放(图)


 发布时间:2021-04-21 07:22:02

据新华社北京9月9日电国家档案局9日在其官网发布了《浴血奋战——档案里的中国抗战》第十六集:晋察冀1938年秋季反围攻。根据第十六集说明,1938年9月下旬,日军出动5万多人,对五台、涞源、阜平等地发起围攻,企图分割抗日根据地,寻歼晋察冀军区主力。晋察冀军区依靠人民群众,实行坚壁

解放重庆的战斗打响后,王近山按二野部署,遣第36师从酉阳直取龚滩。敌军抢先抵龚滩霍宗岳,原12军36师108团政委,在《挺进西南》回忆录中,他详细记述了攻打龚滩的战斗。“龚滩地势险要,是川黔边水路交通枢纽,其东的栅子门危崖高耸,壁立千尺,素有天险之称,是敌我必争的战略要地。我军经龚滩西进,可直取彭水、江口,对敌实施大包围。占领龚滩,就等于突破了乌江天险。”鉴于其战略地位,国民党四川省第八区酉阳专员庹贡庭,长期在此囤粮驻兵,构筑明碉暗堡。

万家艮是敌人布置的第一道防线,在2288公里界碑处,敌人布下一个连,放了两挺机关枪,三门迫击炮,我们抄敌后一阵猛打,守军溃退。从万家艮到朝天望,敌人总计有一个团,当年公路两侧全是杉树林,对方不开枪,根本看不到人,我们与兄弟部队再次发起猛攻,将这个团打散。冲破所有防线打得敌人跪地求饶攻破万家艮,部队沿山梁向朝天望和风吹岭疾进。敌人在这一路布下5个团。攻到海拔1400米的川湘公路最高处朝天望时,已是中午12时。敌人蚂蚁般密布在几公里长的公路上。

首战就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极大地振奋了我边区全体军民。4月14日,也就是前两天,我军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在羊马河苦战6个多小时,全歼敌135旅。敌人不仅没有找到我军主力决战,反而到处碰壁,连吃败仗。现在的基本形势是:敌人士气沮丧,人心不振,而我军则越打越强,决心再歼敌人有生力量,最后获得全胜!同志们!现在敌主力又在向缓德进犯了,离我们这儿只有十几公里。”说到这里,大家的心情一下紧张起来,都不约而同地为他的安全担心。

1980年3月12日,邓小平审时度势,一言九鼎:要搞军衔制!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原装甲兵司令员黄新廷闻讯后大喜:“搞军衔制,完全正确!”他说,部队“没有军衔,正规军不像正规军,民兵不像民兵,预备役不像预备役,游击队不像游击队,简直就是个‘四不像’。”1984年5月31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作出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度”。1985年6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明确提出“实行新的军衔制”。

1938年6月我再次作为特派战地记者回到内地的抗日前线,去东战场采写新闻。从台儿庄战场上回来,我仍从事着记者职业,我曾以华侨报纸新闻记者的身份掩护了被侦捕的厦青团副团长谢怀丹,后来,我们在一起同甘共苦,渐渐产生了爱情,结为终身伴侣。1939年春,我与妻子离开泉州北上。在闽浙赣交界的几座山城,采写东战场的新闻。在上饶《前线日报》搞编务工作一年多,后应黎烈文之邀,到永安改进出版社主编《现代青年》月刊。我们一家熬过了黎明前的黑暗,1949年8月17日,迎来了福州解放。

风鸣 合卷 西校

上一篇: 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文化遗产

下一篇: 以火为笔 以木为纸:山西七旬老翁烙铁刻画108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4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