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历史》:名流们在“文革”中的阵痛与重生


 发布时间:2021-03-09 17:46:12

”主席听了点点头说:“这样好。我们边区虽是抗日后方,但也是前线,我们不能老唱‘空城计’。军委决定调几个旅回陕北,是根据当前形势决定的。敌人在磨刀,我们也要磨刀。胡宗南带着几十万大军在磨刀,我们不磨刀是要吃亏的,这叫有备无患。”主席接着说:“抗日战争就要胜利了,可是抗战胜利后的中国

当修改稿出来以后,会议突然180度转向反右倾,《纪要》受到了更激烈的指责。有些同志把它同彭老总的意见书相提并论,横加攻击。乔木同志和我们这些参加起草的人也受到似是而非的批评。乔木同志当时既迷惑又沮丧,眼看持续半年的纠正“左”倾错误的进程被打断了。有好几天他一句话也不说,脸色阴沉,心事重重。直到毛主席讲了“秀才是我们的人”之后,乔木同志以大局为重,振作精神,为全会起草决议。当错误地批判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所谓“军事俱乐部”的局势无法改变之后,他仍然想帮助一位起草纪要的参加者。

天安门城墙上第一次挂起毛主席画像,整个广场显得十分庄严雄伟。广场上游行队伍不断进入会场,不一会儿,天安门广场上便成了人的海洋,大家都激动地等待着毛主席来宣布新中国成立。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一露面,整个广场欢声雷动,“毛主席十分高大!精神!我就在离毛主席50米的地方,心里别提多激动了!真想多看几眼毛主席啊,可又要时刻关注着游行人群,一点都不敢松懈”。当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为了庆祝毛主席的首访苏联获得圆满成功,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在莫斯科最豪华的酒店举行隆重晚宴,从不出席克里姆林宫以外的任何盛宴的斯大林,首次破例出席。这轰动了整个宴会大厅,也为毛主席的此次访苏画上了圆满的句号。7年后,即1957年11月,毛主席再访苏联。此访是为出席“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以及64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在这些会上,毛主席都发表了讲话,赞扬苏联自十月革命以来所取得的成就,并强调加强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各国的团结是国际主义的义务。

看过《东方红》的人,对戏中没有表现“八·一”南昌起义的场面感到不解。其实,剧本中最初有表现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内容,但周恩来却将它拿了下来,创编人员曾据理力争,但他坚持己见。这是因为南昌起义是由周恩来等人指挥的,写南昌起义,就必然要出现周恩来的艺术形象,周恩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宣传自己。这件事充分表现出周恩来的谦虚谨慎,但也因此给《东方红》这部史诗带来了些许遗憾。老歌新曲唱遍大江南北《东方红》不但生动演绎了许多经典歌舞作品,同时推出了一批深受人民喜爱的新歌新曲。

郭沫若先生为该书题写了书名。在这本书中,父亲根据毛主席召见时的嘱托,在全国首先正式将“腊”字改为了“蜡”。该书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和普遍好评,因而多次再版。两位作者和中国青年出版社,还根据毛泽东诗词不断正式公开发表和后来毛主席对某些诗词原意的阐述,对该书加以增订补充和修改。在1958年将书名改为《毛主席诗词讲解》后,一直到1990年的《毛泽东诗词讲解》,全书收入了毛泽东诗词50首。在三十余载的时间中,这本讲解注释毛泽东诗词的专著,共发行一百二三十万册,对于普及、推广毛泽东诗词和提高广大读者的欣赏水平意义非凡,被人们誉为“在毛泽东诗词研究中,起了开路先锋的作用”,影响深远。

这时,早有眼尖的学生认出了毛主席,“毛主席来啦!”一时间口号声、欢呼声迭起,游客们都聚拢了过来,站在墓道两侧和台阶上,向主席欢呼、问好。庄心一和负责警卫工作的工作人员手挽手、肩并肩地把毛主席围在中间,以确保他的安全。但是毛主席却显然并不在意,他笑意盈盈地向游客们频频挥手致意,就在群众的簇拥中缓缓前行。毛主席卫士长李银桥后来回忆这一场景时说,警卫人员当时曾征求主席的意见,是否改道或将群众疏散,但是主席生气地拒绝了,“你们不要把我和群众隔开!”随后大手一挥,迎着群众走上前去……。

周总理对歌词也很是欣赏,说:不要请作曲家另写曲子了,就采用民间流传的曲子改编。于是胡松华又以蒙古族牧歌《小黄马》的曲调为这首歌谱了曲。随着《东方红》的演出,《赞歌》在亿万观众中引起了强烈的感情共鸣,成为传唱至今的一首经典之作。邓玉华扮彝族姑娘唱《情深谊长》“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啊,红军是咱们的好兄弟,长征不怕路途遥……”这首名为《情深谊长》的歌曲,表现的是红军经过云南彝族地区时的情景。在《东方红》排演中,这首歌最初采用美声唱法,但效果不是很理想。

当时北京正值金秋,清河郊区火红的高粱、金色的麦浪迎风摆动,树上结满红彤彤的柿子。团部在预先指定的村庄安营扎寨。郊区老百姓兴高采烈地欢迎我们,我们也帮着老百姓扫院子,扫大街,挑水担柴,一起扭秧歌,军民共同举办联欢晚会。全师三个骑兵团参加阅兵,骑兵四团是清一色的红马队,骑兵五团是清一色的白马队,骑兵六团是清一色的黄骠马队,三种颜色战马组成了雄壮的九至十个骑兵方队。上级要求,马与马之间横竖距离30到50厘米,军旗手和军旗卫士与团首长之间保持1到2米距离,军旗班与一连之间保持2米距离。

但是,在所有关于李银桥的资料中,关于他的家乡和他回家乡的情况却鲜有提及。全国解放以后,直至暮年李银桥患脑血栓之前,他曾经数次回到他的家乡——安平县南王庄镇东河疃村。而他的家乡也没有忘记他。国庆60周年前夕,由河北省委组织部、衡水市委组织部、安平县委组织部联合摄制的党员电教片《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正式开拍。可惜电教片还没有摄制完成,李银桥却不幸辞世,留下一片遗憾。-弟弟和大嫂仍然健在,亲人多过着普通生活出安平县城西南方向20多公里,就来到了李银桥的老家东河疃村,这是个3000多人的大村子,由原来的三个村子合并而成,李银桥便出生在其中的细雨村。

理所 商务人士 井尊

上一篇: 家人谈周有光:与夫人相敬如宾 对晚辈自然引导

下一篇: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109岁 读者送生日祝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