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演员:纪念辛亥百年不能忽略陈独秀


 发布时间:2021-01-18 09:44:33

民革中央副主席、中国辛亥革命研究会副会长修福金在启动仪式的讲话中指出:辛亥革命是一次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是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是一次海峡两岸人民团结协作,为着中华民族的振兴和统一而共同奋斗的伟大运动。一段辛亥革命历史,就是两岸人民为追求民族尊严、民主自由、民生幸福,同呼吸共命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美术作品展昨天在美术馆举行,展厅正中央端放着刘开渠先生1944年所作的铸铜孙中山先生坐像。本报记者 李继辉摄昨日,由天安门毛泽东画像的绘制者葛晓光专门绘制的巨幅孙中山画像,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绘制完成,该作品由歌华集团捐赠给中华世纪坛当代艺术馆永久收藏。这幅画像与天安门毛泽东画像尺寸相同,均为高6.2米,宽5.2米,这也是目前尺寸最大的孙中山画像。本报记者 陈涛/文 李继辉/摄昨天的中国美术馆一层展厅,已然化身为一幅展现辛亥革命壮阔历史的悠悠画卷。

祝勇:这恰恰是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只讲革命派和立宪派之间纵横捭阖的关系,而没有追究革命和立宪这些词从哪儿来的?对革命的认识、立宪的认识哪儿来的?黄兴涛:比如说,最先引进现代意义的“革命”概念并使之有所传播的,并非革命派自身,恰恰是改良派代表梁启超。梁启超认为革命就是大变革、大改革。所以他才提倡“诗界革命”、“史界革命”等。现在“革命”和“改良”的含义似乎天然对立,而当初却并非如此。后来,梁启超与革命派论战,公然反对“革命”。

辛亥年的故事,在今天听起来仍然像是一个传说,这是历史本身的张力,后世作家不需要太花心力,只需如实描画出它的大致形象,戏剧性就自然显现了。有人说,革命不是产生于最黑暗的年代,而是压迫稍微放松的年代,是对于黑暗的一种滞后反应。无论这是否能够成为一条定律,至少在辛亥年,它是适用的。帝国的悲剧,正是埋伏在它的自信里,埋伏在它的自我标榜与自我迷恋里,埋伏在它万世不朽的期许与谎言里。大清帝国不是没有危机,否则它的猝死就变得不可解,而天下的一切命运,都是可以解释的。

无论是孙中山还是袁世凯主政时期,民国政府均颁布了大量有利于工商业发展的法律条规;随着压抑人心的封建专制制度的瓦解,一个以发展国货工业、提倡国货销售为主旨的社会运动便开始涌动,这一切大大激发起国人办实业、兴国货的极大热情。于是,天时地利人和,中国工商业进入了黄金发展期。工商业的发展最集中地体现在上海。那时的上海,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一批批信奉“实业救国”的企业家云集沪上,模仿着他们的外国同行们,开厂设店,艰辛创业,在“爱用国货、振兴实业”的口号下,筚路蓝缕,艰难前行。

当年部分稿件选送上海市政协和全国政协,发表于部分刊物。上海市文史馆馆长沈祖炜介绍说,该书一共分为四个部分,上辑为事件篇,编选在这场辛亥大变局中,来自革命爆发核心地域如武昌、四川、江西、安徽、江浙沪、山西等地的革命党人、新军、知识分子、旧官僚、商团成员、学生等对各地风起云涌的起义过程及个人经历的回忆;中辑人物篇以亲历者的视角,回忆曾相知相交相闻的辛亥风云人物,其中既有孙中山、黄兴等辛亥元勋,也有吴禄贞、彭家珍等壮志未酬、慷慨就义的革命志士;下辑为革命团体、舆论及其他篇,编选数篇当年同盟会会员及光复会会员撰写的回忆文章和曾为编辑成员的人士回忆这一时期革命报刊的文章,如“横三民”中的《民权报》和《中华民报》及由章士钊等创办的《国风日日报》等。

社谈 维河 德飞燕

上一篇: 香港苏富比内地巡展 赵无极等名家作品悉数亮相

下一篇: 苏轼《功甫帖》遭质疑 业内:技术流鉴宝未必靠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