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艺”创意设计比赛启动 焕发传统工艺活力


 发布时间:2020-11-30 18:38:29

”张景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道。东北地区的一家电视台没有直接拒绝他,愿意播,但条件是必须放弃原有的配音,请专业的配音人员,用“规范”的方式重新制作。张景则坚持认为,这部片子不同于传统的纪录片,里面主要是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现有的解说文字是他修改了十几遍才完成的。专业人员看了一

可以预见,磨剪刀的未来极不乐观。制天竺筷天竺筷,杭州特产之一,杭州天竺山一带的细竹制成,故名天竺筷。早在春秋时,西湖天竺一带农民已就地取材制作竹筷,用来吃饭,精细合宜,且有竹香,此习由来以久。至清代,灵隐、天竺一带农民将附近山上的小竹截成筷子,并镶上银头,作为商品出售,成了有名的天竺筷。天竺筷可按不同方式分类:按长短分有9寸、9.5寸、10寸和10.5寸四种;按粗细分有粗、中、细三种;按花纹分有佛像、山水、花卉、西湖风景等;按筷头分有银头、珠头、铅头、铁头、骨头等。天地竺筷制作精良,图案清晰,光洁轻便,染色不褪,价廉物美。但是,随着新型材料筷子不断出现、更新,这种竹筷子便出现失去了市场,而拥有此种筷子制作技术的手艺人也逐渐流失。据了解,如今拥有天竺筷制作技术的手艺人仅以十位数计。(完)。

只不过,与多年前不同,今天有关匠人的纪录片可谓之多。《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国工匠》《寻找手艺》《了不起的匠人》《百心百匠》……不少作品都在网上引起热潮,口碑也不错。如何将匠人纪录片做出不同,是苟博和团队成员一直思考的问题。作为《讲究》项目的发起人,爱奇艺商业自制中心总经理芦彬说,在做《讲究》之初,她特别怕匠人这个题材被“说烂”了,变得不“高级”了。“我们其实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我们更想挖掘每一个人的故事。”芦彬称,在四季节目中,他们拍摄过很便宜的东西,也拍过好几百万元的作品,但是每位匠人想做好一件事情的状态却完全一样。

”跑了十几家电视台,最后都无功而返。张景把这个消息发到自己那个9人组成的微信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群里的人也说这个片子的种种缺点,跟《舌尖上的中国》那种纪录片相差很远。这是张景无法接受的,他的心情一下子降落到了最低点。这个时候,他还是会因为某个人的一句话而心情很差。他不断地对片子进行修改,最后自己也失去了对这部作品的判断力,他希望得到外界的积极反馈,虽然结果总是让他失望。事已至此,张景放弃了用这部纪录片来赚钱的想法,但为了接受拍摄的那些老人,他觉得必须要坚持下去,至少要播出来,免费都可以。

王汉卿一家人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日子过得很艰苦。更让他痛心的是,王汉卿已经改行做起了无线电修理,只有临街的窗台上还能见到几个做好的鬃人。眼看这门手艺濒临失传,白大成不甘心,“老先生听说我想学,倒是挺高兴,把鬃人的工艺流程和制作特色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就这样,鬃人在白大成手中又活了下来。上世纪60年代初,白大成还给市政府写了封信,申请营业执照,几经辗转,终于在王府井的美术服务部有了属于自己的柜台。遗憾的是,不久后的“文革”让他的生活再次跌入谷底,“这些手艺都成了‘四旧’,营业执照被收回,家里剩下的鬃人也只能销毁。

【热爱】怀揣积蓄赴京,一口气买6把名琴“学手艺真是不容易!”老薛感叹,他师从家住蔡锷路的名师王师傅,每天跑到师傅家里去,从最基本的做起,砍竹子、晒竹子,烤竹、抛光,从打杂做起学艺5年才出师。学成之后,他一边制作,一边创新。上世纪80年代,为了提高技艺,他怀揣所有积蓄独自到北京,每把1000元的名琴,他一口气买了6把,卖家惊呼他是“琴痴”。京胡主要由琴杆、琴筒、弦马、琴弦和弓子等部件构成,制作很繁杂,从选竹、砍竹、晒竹,到烤竹、做筒、抛光、打磨、蒙皮、打轴、做杆子、组装,都是他亲力亲为。

英孚 小卫 牟秋之

上一篇: 宝鸡发现西周平民墓葬群 或为某个种族集体墓地

下一篇: 河北邯郸特大盗墓案10嫌犯被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