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体厅文化产业处王双


 发布时间:2021-04-21 15:42:18

就文本表象而言,上列这十余篇作品各有各的路数和风致,在写作技术指标的等级中,它们各自所居的位置和层次并不很相近。但在作品整体的艺术质地和给我造成的完整的阅读感受上,我认定它们都数得上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上乘之作。我之所以把它们判断和理解成当今散文潮流中的殊胜之作,是因为它们都是

最近倒是集中看了几篇地震小说投稿,看过之后也很失望。小说基本是以幸存者或志愿者的身份展开回忆叙事,倒叙痛失亲人的事件过程,或汶川地震中自己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表达悲痛思念等常规情感,结尾再来一点拔高。这样的小说也许不乏令人心碎感动的故事和激情,但这些我们早已在汶川地震当时连篇累牍的新闻报道中看过了、哭过了,小说如果不能超越新闻报道的纪实“灾难文体”而提供给我们别样的属于文学的东西,人们就直接看新闻报道好了,为什么还要看地震小说呢?不得不承认小说在此时的无能。

外界描述、评论、界定及期待视域中生成的作家形象,不仅是其艺术求索的业绩与载入文学史的标识,更成为束缚其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牢笼。这种既成的语言秩序与身份标识不仅对作家自身精神世界的丰富性,更对作品本身的生成性构成了遮蔽,很容易使其陶醉其中,难以自拔。一个伟大的作家,不仅要面对传统与定势,更须直面创造与更新,而“跨界”无疑成为他们抗争“宿命之路”的艺术抉择。作家所要逃避的,正是自我重复的轮回与尴尬。跨界写作,使作家从既定的叙事框架与认知图式中游离出来,在不断的僭越中寻求新的美学依归,重新赢回自己。

作者对以上材料的钩沉和阐释,对于如何认识中古时期的文体观念,无疑有启发意义。四、阐明了汉魏六朝赋学批评中的重要范畴与中国古代文论的关系。建立在文学创作基础上的赋学批评,反过来也深刻地影响着当时的文学创作。作者指出,在汉魏六朝赋学批评中出现的“丽”、“形似”、“体物”、“神化”、“味”等范畴,随着历史的展开也渗入了其他文体的批评并逐渐上升为重要的理论范畴。这些重要的文论范畴,最早都是出现于赋学批评之中,而且,正是以此为中介,上述范畴通过赋学批评而逐渐介入、扩展到了古代诗歌或其他艺术门类的的批评领域之中。

去年,我国手机网民有42.4%看手机小说,手机小说是增长最快的手机业务之一。新浪读书、起点中文网等诸多门户网站和文学网站,都开出了手机阅读专区。电信运营商在各种套餐中也新增了“网络流量”,应对日渐增加的手机阅读量。为了争夺3G市场,有的运营商还针对3G手机用户推出“掌上书”免费体验区。截至去年年底,面向手机网民的电子图书超过43万种。不过,并非所有的手机读起小说来都能称心:有的手机阅读一部小说居然不能中断,若第二次重启,寻找上次的阅读终点就得费力一页页找,等寻到对接点已兴味索然。

为何看似简单、充满戏谑调侃意味的网络文体,能在当下赢得网民如此追捧?值得关注的是,网络文体主要出自80后、90后之手,因此除调侃戏谑之外,还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特征,很容易引发网络群体共鸣。比如“蓝精灵体”指向伴随动画片《蓝精灵》成长的一代人的怀旧情绪;“咆哮体”指向在社会快速变化中被压抑的情绪;而张嘴就是“亲”、充满甜腻示好味道的“淘宝体”,则反衬出商业社会之下,人们对与陌生人建立温暖可信关系的渴望……另一方面,今天的社会生活变化如此之快,几乎每天都有新的热点事件发生,面对这些事件,人们往往有着强烈的表达欲望。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表达出来?不如套用现成的句式,来个旧瓶装新酒。更重要的是,互联网是个有着巨大吸引力的虚拟空间。在这里,人们可以反映自己的喜怒哀乐,发泄积累的不平和怨气,补偿难以实现的愿望;可以大胆发表自己的见解,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实现自我价值。正如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方毅华所说,网络文体是一种“集体的狂欢”,享受一呼百应的感觉,有时候比看电视本身还快乐。

一是人物与事件确实具有震撼力,作者只要准确描述,便可获得轰动效应。二是以议论取胜,作者确实有独到的见解,能发别人之未能发、别人之未敢发的精辟议论,起到振聋发聩的效果。三是以艺术描写取胜,也就是富有审美品位。当然,还有以知识取胜、以抒情取胜、以历史文化取胜,甚至以问题的归纳集合取胜等等。不管哪种取胜的方式,有一个前提应该是恒定的,那就是语言富有特色和韵味。小说、散文的语言在于写好“闲话”,报告文学的语言在于写好“实话”。

科拉 名细表 缆众

上一篇: 评:于丹被轰并不重要 昆曲国粹需更多人关注

下一篇: 于丹:没刻意做心灵鸡汤 更多是一个文化普及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