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吟杯”古筝比赛开锣 近600名选手将展开角逐


 发布时间:2021-04-21 07:55:05

而在如今长篇小说年产逾千部的文学环境里,跨界写作更是边缘中的喧嚣,局部风云,未成大观,于大气候无扰。因此,对之不可言过其实,刻意夸大其意义。将其视之为“有益的补充”,是较为客观的态度。因其力量微薄,也不必求全责备,对真诚的艺术探索者,更应抱以宽容之心。其次,作家跨界写作的动机不可

作为第二届中国诗歌节组委会成员,省作协副主席阎安早已与诗歌结缘。而在家乡陕西举办一场诗歌的盛会,则让他盼了太久太久。日前他激动地对记者表示:“对于当代的中国诗坛来说,举办诗歌节是很有必要的。诗歌是中国古典文化最能动、最主要的载体。诗人们用生命的触觉,能动地、立体地将传统文化保存在了诗歌里。”阎安是延安人,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大学毕业后在陕北一个县城教书。“在那个年代,文学就是人们的精神寄托。”因为对教育工作不是很感兴趣,热爱写作的他便摸索着走上了文学之路。

但那种内在的精神性(独立意志、诗学信念和终极关怀),却正是文学创造力的核心。第 5 个困惑:散文的出路究竟在哪里?作家的社会角色,一直是文学所无法规避的难题。从“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育者)、“社会良知的担待者”(引领者)、“传统价值的叛徒”(反叛者),到“汉语创新的手艺人”(实验者),所有这些表情严肃的角色,都是文学家为自己设定的形象。但散文作家的话语方式总是偏于老旧,不是仿效港台三流作家,就是跟本地中学语文课本的主导风格密切呼应。

其中,“演史”散文,今天前后看看,其极致可谓已在《文化苦旅》和《山居笔记》那里封顶。10年来,这条路上后继者虽众多如初,但他们创作的姿态比之“苦旅”、“山居”中的力作,大都或如效颦、或如倒仆,闲时不妨一读,却终究无足可观。论写作手法的创新,这一路自导自演、替古人操心费力的“演史”散文,固然绘声绘色、文情并茂,但置于散文创作流变史上,对晚近这10年不能有任何程度的标志意义。在这10年来的散文创作潮中显出新进气象的,是“证史”和“补史”散文。

期待反腐相声带来批评文体的春天在春晚舞台上,以反腐为题材的相声并不多见,最近的一个要回溯到1988年。那年,牛群的相声《巧立名目》以辛辣讽刺的语言反映出了官场民间的种种社会现象。时隔26年,春晚节目组向陕西相声演员苗阜、王声定制“反腐相声”,引发外界关注。2月6日,苗阜、王声亮相央视春晚首次大联排,舆论随即将“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来之最”的名号冠以他们的作品,中央纪委伸援手称“需要帮助就说话”。“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之最”的反腐相声上春晚,而且一路绿灯受到春晚审查组的关照,并得到中央纪委的支持,这让舆论充满期待——不仅期待看到一个辛辣讽刺腐败的相声,更期待春晚上的辛辣讽刺声能起到风向标的效应,带来整个批评文体的春天。

既要“执着现在”,又要写好“实话”——对当下报告文学创作的几点期待作者:张宏图(济宁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张立国(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执行副会长、济宁职业技术学院报告文学研究所所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文学艺术,既要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伟大实践,也要反映人民喜怒哀乐的真情实感,从而让人民从身边的人和事中体会到人间真情和真谛,感受到世间大爱和大道。一切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追随人民脚步,走出方寸天地,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

诰体,《尚书》有《仲虺之诰》《汤诰》《康诰》《召诰》等,诰本义即告,训为示,以己意告示别人。但《尚书》所载多为王言,故又解为以上告下称诰。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引《字书》云,告上曰告,发下曰诰。此以上下分告、诰,其实上古未必如此。《书》载《仲虺之诰》,即仲虺告汤之语。此诰,伪孔《传》解为“会同曰诰”,孔《疏》引《周礼·士师》“以五戒先后刑罚,一曰誓,用之于军旅。二曰诰,用之于会同”作注脚,并说:“‘诰’,谓于会之所,设言以诰众。

厦金 红薯 量产

上一篇: 戏剧市场如何走上良性道路?根本在于培养观众

下一篇: 把人文关怀工作做得更有温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