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山文体新广局创文在行动


 发布时间:2021-04-15 15:57:26

在长期的实践中,杨晓敏等人通过刊物、选本不断推出小小说的代表作家、作品,通过理论研究、评论、评奖为小小说发展提供示范和导向,最终使小小说的文体规范得以确立并获得了广泛的社会认同。在社会和文化的意义上,杨晓敏明确提出了“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的观点,这对于小小说文体的走向产生了深刻的影

写诗,不再仅仅是青春期的骚动与叛逆,而有可能成为绵延一生的隐秘信念,它相信在母语的字词里存在不可被滥用的力量,它相信有些珍贵事物能通过词语得以流转不息。这个年代里写诗者不再喧嚣不安,而是变得沉静、丰富,在这样的沉静与丰富中,会有一些新的东西诞生。最终,我们对于诗歌,乃至对于文学的要求,会转化成对于自身的要求;最终,事物的真实,乃至词语的真实,通过一个更为宽广的文学视域的打开,都会转化为人的真实。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未来。

小小说作为文体,应该说是在新时期以后才确立了自己独立地位的。并非把一个短篇以精简的语言讲出来、字数压缩到1500字左右它就成了小小说,正如我们从来不会把一部长篇小说的故事梗概作为小小说来读一样。小说其他几种文体的情形也同样如此。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铁凝才有了“长篇写命运,中篇写故事,短篇写感觉”之说。这说明,同样作为叙事文学样式,由于侧重点的不同,中篇小说、小小说逐渐脱离传统的短篇小说,向不同的方向发展,逐渐形成为独立的文体。

“补史”散文的这两个品种,可分别用央视“东方时空”栏目的一句老广告词和《上海文学》杂志的一个老栏目的名称来概括:“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日常生活中的历史”。循之物伤其类的常情,长年只能不以自己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踏实而无奈地浸泡在日常生活之中的“老百姓”读者,自然乐得更多地去亲近和欣赏“补史”散文。因为只有“补史”散文,才可能存留“老百姓”自己的身影和心境。对此,如果非要从我个人阅读回顾近10年散文作品所得的一片含糊印象中,列出些相对显优的篇章,那么,我愿在此提到:苍耳的《猛士的第二故乡》、陈小虎的《287路车》、江子的《永远的暗疾》、木祥出的《远远看着西藏的云》、韩少功的《山居心情》、黄宗英的《我在五七干校时》、陈忠实的《父亲的树》、季承的《我和父亲季羡林》、艾云的《晏阳初在定县》、贾平凹的《〈古炉〉后记》、顾征南的《倔强的斗士》、张锐锋的《失乐园》、万方的《怀念我的父亲曹禺》。

三事相糅,三角相织,构成了《瞻对》这部非虚构小说的小说文体艺术,也体现出其鲜明的文体转型特征。小说以清政府七次用兵瞻对及民国年间各方势力对瞻对的争夺作为本事线索,将两百多年来瞻对历史上实际发生过的人与事及其来龙去脉如实而完整地呈现出来。表面看来,作家是按照历史的基本线索以编年的方式叙写两百年来瞻对历史上复杂的矛盾与冲突,但实际上,作家是作为历史叙述人按照这些历史上实有其事的因果联系及其意义来叙写其事的,也正因此,全书所呈现的镜像视角在事件的排列与勾联中彰显出意义,也透视出作家对这段历史独特而深刻的理解。

我们的作家对报告文学这种文体的把握十分准确,对报告文学的认识相当明晰。是网络媒体挤压了报告文学的生存空间吗?更不是。网络无法挤压报告文学,好的报告文学,不管通过什么传播方式,都能得到读者的认可。在我看来,报告文学走到今天的尴尬地步,不是写作技巧的问题,也不是文体不清的问题,更不是新媒体的挤压,全部的问题在于金钱对报告文学的伤害。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很长一段时间,报告文学是为企业树碑立传的,企业花钱就可以发表所谓的报告文学,也就是说,只要有人肯出钱,就可以以报告文学的形式进行宣传。

智普 女上装 婺凤

上一篇: 中国科学家全球"高被引科学家"排名第四

下一篇: 科学家创造类似原始大脑模型 可模仿神经功能(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4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