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灯文化是什么文体


 发布时间:2021-04-22 08:24:09

春晚审查组以苛刻和严格著称,从媒体报道中看到,不少带着讽刺和批评味儿的相声小品曾“死”于审查组手中,连对讽刺节目如此苛刻的春晚都对“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之最”的反腐相声大开绿灯了,有理由期待批评文体的春天。说到批评文体,不得不提到杂文。前几天《人民日报》发过一篇题为《杂文与“正能量

期待反腐相声带来批评文体的春天在春晚舞台上,以反腐为题材的相声并不多见,最近的一个要回溯到1988年。那年,牛群的相声《巧立名目》以辛辣讽刺的语言反映出了官场民间的种种社会现象。时隔26年,春晚节目组向陕西相声演员苗阜、王声定制“反腐相声”,引发外界关注。2月6日,苗阜、王声亮相央视春晚首次大联排,舆论随即将“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来之最”的名号冠以他们的作品,中央纪委伸援手称“需要帮助就说话”。“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之最”的反腐相声上春晚,而且一路绿灯受到春晚审查组的关照,并得到中央纪委的支持,这让舆论充满期待——不仅期待看到一个辛辣讽刺腐败的相声,更期待春晚上的辛辣讽刺声能起到风向标的效应,带来整个批评文体的春天。

曾经声势不凡的先锋文学基本上偃旗息鼓。抛开繁复的技术细节不谈,文体意识的自觉是其留给当代文坛珍贵的思想资源。作为浪潮的先锋文学虽告退场,而文学试验的事实尚未曲终。从自我突破与艺术探索的意义上而言,新近尝试跨界写作的作家络绎不绝,煞是热闹。文学“跨界”的表现形式大致有两类。韩少功将小说与词书熔于一炉,创作《马桥词典》;刘震云将小说与戏剧融为一体,写出《一腔废话》;李洱将神话传说、历史考据、美术作品缀合一处,遂有《遗忘》……文体混糅,众声喧哗,成为“跨界”的第一种表现形式。

当我们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小小说的时候,就会发现它确实与今天的长篇、中篇、短篇小说都有着很大的差异。从这个意义上讲,杨晓敏把小小说和包括长篇、中篇、短篇在内的“长小说”并列,也并非毫无道理。以上我们基本是就小小说文体自身演变的角度来谈论问题的。其实对于中国小小说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不能忽视,那就是来自于人为因素的自觉推动。最近20多年来,媒体传播方式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为小小说的发展提供了适宜的土壤,小小说在自发状态下开始发展,一批专门登载小小说作品的刊物开始出现,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

编者的话著名砚台收藏家火来胜先生从本期开始,在品藏版开办“我说铭文砚”栏目,主要涉及“何为铭文砚”、“铭文砚的价值”、“铭文砚赏析”、“铭文砚的识伪和鉴别”等方面的内容。火来胜先生研究砚文化二十余年,收藏古今名砚上千方。他的文章深入浅出地介绍了铭文砚的产生、历史以及识伪方法。从古至今,究竟产生多少砚台,无从查考。在琳琅满目的历代名砚中,最光彩夺目的一枝奇葩是铭文砚。古语云,砚贵有铭。何为铭文砚。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铭文。

《长恨歌》可谓是王安忆泼洒文字的极致,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而与她的长篇有着显著不同的短篇小说也有另番味道,每个小说每个字都自然地舒缓地滋生出来,没有强求,安静从容,是真性情的流露。王安忆在自序中梳理了30年的短篇小说创作历程:“短篇小说在我的写作里,特别地突出了文体的挑战,它使文体变成显学。……由于对文体的自觉性,难免会有匠气,那是伤小说之身的。可不管怎么样,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下的手工活,到底流露的是真性情;集起来这么一堆,也是一堆真岁月。这就又离开了文本的话题,是流过我三十年写作的一条河。”(记者姜妍)。

”因为朗朗上口和万人皆知的特点,“方阵体”迅速在网友中“遍地开花”。以“银行方队”为例:“同学们,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银行方阵!他们穿着西装,扎着领带,背着销售任务扛着考核指标,左手捧着理财基金,腋下夹着信用卡pos机,右手举着贷后检查清单,他们精神抖擞,喊着响亮的口号走过主席台。首长问候:银行的同志们辛苦了!银行方队整齐宏亮答道:首长开个账户吧!”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将这些网络文体的流行称之为“网话文”运动。

散文的理论建设和批评实践在当代文学阶段素来经营惨淡、场面寥落、成绩欠佳。以往10年的散文批评,再度展现了这样的一幕,与散文史上的无数画面非常相似,但已不能再有惊人的观感。这些年间,散文批评疆场里,“主义”和内涵或有差异,追求的高度和方向却一律为“新”。它们对散文创作的某种实际影响也明显可见:许多书刊中的散文作品被归集到这些概念的新名目之下,在读书界,至少是在对散文素有兴趣的那部分读书人眼前,这做法获得了非如此可能很难获得的一份特别的关注。

就《瞻对》而言,作家所面临的是如下三个问题:一、本事,即瞻对历史上实际发生过的人与事以及它们的来龙去脉;二、叙事,即如何将上述本事有机地勾联为一体,呈现出历史的多重镜像;三、论事,即通过对历史事件与人物的议论,传递出作者对历史与现实的复杂思绪。为此,作家设定了三个视角:一、作为历史本事的叙事视角,即呈现视角;二、作为历史叙述人的视角,即镜像视角,在排列与勾联中彰显意义;三、作为介入者的叙述者(常常表现为作者本人),即介入视角,在夹叙夹议中凸现作者的睿智与思考。

这个意外发现,让我激动了很久,产生了写论文的冲动。”在林少华眼中,莫言与村上春树都是天才文体家,用节奏好的文体创作抵达人心的作品。莫言形容:“赤红的太阳迎着他的面缓缓升起,好像一个慈祥的红脸膛大娘。”村上春树说太阳:“犹如从母亲腋下出生的佛陀一样从山端蓦然探出脸来。”描写月亮,莫言说:“像颜色消退的剪纸一样,凄凄凉凉地挂在天上。”村上春树笔下,“可怜巴巴的月亮像用旧了的肾脏一样干瘪瘪挂在东方天空的一角。”除了文体,林少华认为,两人都倾向探讨介于善恶间的灰色地带。

何文 百博 乔华斌

上一篇: 《小苹果》走红:或因刺激大脑“耳朵虫”

下一篇: 六小龄童:把西游文化传承下去 父亲言传身教的是勤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