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五言诗报告”,马甲换得拙劣


 发布时间:2021-04-21 07:19:33

“朋友圈文体”里那些不走心的抒情近两天,微信朋友圈被同一张照片刷屏了:一对年老的环卫工夫妇,共同捧着一张心愿卡,上书“年青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而微博上,“少放鞭炮让环卫工回家”的话题,也异常火热。(2月5日中新社)莫名其妙的感动,廉价苍白的抒情,在很长

莫言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型的朦胧地带,而这片地带正是文学;村上则认为,善恶不是静止固定的,随着情景不断转换立场,善的下一步有可能变为恶。正是不确定的模糊,让他们赢得读者共鸣。村上春树深受都市年轻人欢迎,林少华认为,年轻读者从他的作品中读到自己,但国内都市题材创作多停留于光怪陆离的现象,有消费主义倾向,“意识超前了,笔法没跟上。村上乘虚而入,打了时间差。”“我忠实于传达整体而非亦步亦趋”借助翻译家葛浩文妙笔,莫言作品被世界熟知,但译作大刀阔斧删改也引发争议。

中学生写古诗已经不切实际,写新诗大多又缺乏鉴赏和技巧教育,实际上无形中已经把诗歌排除于作文之外了。跟其他文体不同,创作诗歌需要一点感觉,考场上时间有限,不易写出好诗。考生自然会度量利弊,决定选择何种文体,何须硬性规定不准作诗?诗歌评判虽然见仁见智,但基本的好坏还是可以辨别的。选择诗歌这种文体,毕竟是少数高考生,阅卷评判高低分数并不算难。如今,北京高考作文对诗歌敞开大门,相信会促进中学诗歌教学,激起更多中学生对诗歌的兴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周南焱。

现在科学界兴起“边缘学科”,往往在两门学科的边缘交叉部位,最容易寻求到突破口。古诗有云:“用笔不灵看燕舞,行文无序赏花开。”各种文体的尝试,不仅激发了想象力,也丰富了表现力。说到这里,我可以理解闫文盛为什么对祝勇如此推崇了。祝勇的文本,被莫言、刘心武、邱华栋、敬文东等人称之为“跨文体写作”,有综合质素。祝勇靠“细节”的引渡,打通了历史、地理、哲学和文学诸种人文学科的界限,融会贯通,相互作用,文字的信息量就大了。

但总有些意象,会被反复提及和铭记。比如说,老人、环卫工、“心愿”等等,就一次又一次成为,令我们潸然泪下的理由。“年青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一番陈白何其情真意切!加之有照片为证,构图质朴、背景暖黄,让一切简直有融化人心的能量。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呢?作为一个有情怀的ID,当然只有“转转转”、“赞赞赞”了。事情就是这样,有人喊话有人捧场,有人晒苦有人扮善,当真和谐又融洽。只可惜,偏偏有“理中客”不为所动,针对此事好一阵剖析或调戏,直至最终“把剧情都玩坏了”。

”徐则臣以国外作家作为对比,称自己多年来发现,同时期的外国70后一代作家早已声名鹊起,甚至占据了文坛主流。这是因为“国外出版困难,他们上来就费尽心思写长篇,并为此在艺术和主题上做足了功课”。徐则臣说,而国内的这一批70后作家罕见有知名的长篇作品,“我们写的长篇大部分是流水账,很多是中篇写长了,一不小心成了长篇。”徐则臣认为,70后一代面临的最严重的创作劣势就是“缺少从一开始就清晰的长篇小说文体意识”。但现在不少70后作家已经“醒悟”,并开始转向长篇创作。在Eric看来,徐则臣的小说最吸引他的是真实性。现在不少人写的东西都出现了一种特别刻意的现象,作家们将对社会的意见、个人的看法写到小说里面,让小说太过于是作家的想法而显得不真实。徐则臣的小说却是故事和人物都走在作者的前面,有自己的思想与灵魂。(罗皓菱)。

1980年代,“新时期”和“新生代”前后两波的散文写作潮迭加相继,抑制了“假、大、空”的滥抒情和伪抒情在散文田园里一度泛滥的恶劣习气,复归并且发展了个人化的抒情与冲淡的叙事传统相互生发、相映成趣的现代散文传统。顺势而进的1990年代散文,从逐步实现市场化转型的文学媒介体制中,或被动或主动,不断获得外力助推,把蓄积在1980年代甚至更久远时期的散文文体融缘情与体物于一体的优势资源要素,不断转化为颇具社会文化效应和市场行销价值的品牌标识,以致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持续形成了一种几乎可与最强势的文学体裁——长篇小说的高热相提并论的、产出量和流通量双高的“散文热”局面。

但那种内在的精神性(独立意志、诗学信念和终极关怀),却正是文学创造力的核心。第 5 个困惑:散文的出路究竟在哪里?作家的社会角色,一直是文学所无法规避的难题。从“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育者)、“社会良知的担待者”(引领者)、“传统价值的叛徒”(反叛者),到“汉语创新的手艺人”(实验者),所有这些表情严肃的角色,都是文学家为自己设定的形象。但散文作家的话语方式总是偏于老旧,不是仿效港台三流作家,就是跟本地中学语文课本的主导风格密切呼应。

就《瞻对》而言,作家所面临的是如下三个问题:一、本事,即瞻对历史上实际发生过的人与事以及它们的来龙去脉;二、叙事,即如何将上述本事有机地勾联为一体,呈现出历史的多重镜像;三、论事,即通过对历史事件与人物的议论,传递出作者对历史与现实的复杂思绪。为此,作家设定了三个视角:一、作为历史本事的叙事视角,即呈现视角;二、作为历史叙述人的视角,即镜像视角,在排列与勾联中彰显意义;三、作为介入者的叙述者(常常表现为作者本人),即介入视角,在夹叙夹议中凸现作者的睿智与思考。

文屋 驿行 文源文

上一篇: 如何在岗位上践行企业文化

下一篇: 企业文化岗位在公司的角色定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54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