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比较中国古代为什么缺少文体意义上的悲剧


 发布时间:2021-04-21 16:50:55

其实甭说村上,即使“I love you”这么再简单不过的短句,翻译起来也一个人一个样。张爱玲大家都知道的,有一次张爱玲的朋友问张爱玲如何翻译“I love you”,并告诉她有人翻译成“我爱你”。张说:文人怎么可能这样讲话呢?“原来你也在这里”,就足够了。还有,刘心武有一次问他

1980年代,“新时期”和“新生代”前后两波的散文写作潮迭加相继,抑制了“假、大、空”的滥抒情和伪抒情在散文田园里一度泛滥的恶劣习气,复归并且发展了个人化的抒情与冲淡的叙事传统相互生发、相映成趣的现代散文传统。顺势而进的1990年代散文,从逐步实现市场化转型的文学媒介体制中,或被动或主动,不断获得外力助推,把蓄积在1980年代甚至更久远时期的散文文体融缘情与体物于一体的优势资源要素,不断转化为颇具社会文化效应和市场行销价值的品牌标识,以致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持续形成了一种几乎可与最强势的文学体裁——长篇小说的高热相提并论的、产出量和流通量双高的“散文热”局面。

这两个刊物的主编杨晓敏更是小小说的积极倡导、推动、实践、传播和理论探索者。他撰写的《小小说是平民艺术》,对小小说的文体规范、社会与艺术定位、发展方向等进行了全面阐述,对中国小小说的发展产生了极为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这篇文章里,杨晓敏对小小说作了文体界定:“小小说作为一种文体创新,自有其相对规范的字数限定(1500字左右)、审美态势(质量精度)和结构特征(小说要素)等艺术规律上的界定。”应该说,小小说由此开始逐渐被作为一种独立的不依附于短篇小说而存在的小说样式为大家所接受。

十余年行程和蹉跎,在只知“笔画”、不知“结体”的迷阵中盘旋太久的散文创作和散文评论潮,如能分出一支以“结体”取胜而非以“笔画”讨巧的少数作品为先导的流脉,那么,散文天地里一个别开生面的新向度的出现,就甚可期待。新批评+旧方法:理论期待新思路网络媒介遍布城乡的发展现状,持续加剧了世纪之交以来大众文化和舆论空间中沸腾不息、众语喧哗的状况。在此氛围中,以纸媒介传播为主的各类文本和话语现象作为聚焦对象的文艺评论,现在无论如何喧哗,都已不能突破网络话语层的密集笼罩和强力袭扰,受到显著的关注和反响。

好的长篇小说和健全的生活一样,都应当有能力容纳更多的异质,并承载更多的看似无意义的喧哗,这是对生活的诚实,也是小说的真实。小说令我们完善,而不是更加残缺;是对命运的拓展,而不是限制;是讲述希望而不仅是欲望的;是让我们感受到某种封闭时空的不足,而不是满足于某种孤立个体的臆想。向阅读开放沉静中孕育的“诗歌复苏”2013年另一个值得在意的文学现象,是诗歌的继续复苏。在原创诗集方面,年初有《新陆诗丛》(内收韩东、翟永明等六位诗人),年末有《标准诗丛》(内收多多、王家新等五位诗人),可以视作诗人群体一次公开的响亮发声。

导演陈维亚提到中国文体晚会的著名导演,张艺谋、陈维亚、张继刚被称为“三剑客”。曾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副总导演、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的陈维亚,最近又执导了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我们的旗帜》。他的人生经历,颇有一些传奇色彩。从小迷恋舞蹈艺术1956年,陈维亚出生在江苏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上幼儿园时他就喜欢跟老师学跳舞。上小学时,又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宣传队。1969年,陈维亚父母被下放到江苏省泗洪县管镇公社的一个生产大队,“文革”期间,农村的文化生活非常单调。

阎安还表示,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正处在一个“临界点”上,五四运动以来,白话文取代了文言文,中国古典的诗意传统从此出现了断裂,与此同时,现代汉语诗持续发展,经过几代人的摸索和努力,取得了一些成就,因此,如何处理古体诗和新体诗的关系,是当代中国诗歌亟待解决的问题。而本届诗歌节,无疑将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陕西是《诗经》故里、唐诗故乡,本届诗歌节在西安举行,表明了当代人对中国传统诗歌意境的回归。“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大唐盛世,既没有大哲学家,又没有大思想家,却有最伟大的诗人!这是为什么?你看那些唐代的文人们,他们总是致力于发现每一种诗意。真诚地希望更多的当代人,进入诗歌的审美境界中。”阎安说。(见习记者 赵珍 记者 职茵 实习生 王迎谨)。

王宇豪 旧庄 山东理工大学

上一篇: 研究生中特课程农村文化建设论文

下一篇: 课程建设中的特色文化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8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