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明文体广电旅游局文化馆招聘


 发布时间:2021-04-20 23:44:50

再举个外国的例子。日本大作家夏目漱石有一次让他的学生翻译“I love you”,同样有学生译成“我爱你”。夏目说:日本人怎么可能讲这样的话?“今宵月色很好”,足矣足矣。怎么样,一个人一个样吧?所谓百分之百等于“I love you”的翻译,好像谁都做不到。语境不同,身份不同,笔

结合自身的创作经历,余光中表示,古典文学的力量远比现代人想象的强大,对他来说,诗经以来的古典文学是他创作风格的“大传统”,而“五四”以来的现代文学是他创作风格的“小传统”,源远流长的古典文学,强有力的西方文学支流,五四以来现代文学的冲击,都对他的创作产生巨大影响。正是对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不同文学营养的吸收,让余光中掌握了自己独创的“白以为常,文以为变”八字文体技巧,他表示“文言文可以成为白话的润滑剂,当写文章需要高潮,需要诉诸权威,或者需要铿锵,需要对仗的时候,就需要用文言文来丰富笔下,来帮忙了。

当我们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小小说的时候,就会发现它确实与今天的长篇、中篇、短篇小说都有着很大的差异。从这个意义上讲,杨晓敏把小小说和包括长篇、中篇、短篇在内的“长小说”并列,也并非毫无道理。以上我们基本是就小小说文体自身演变的角度来谈论问题的。其实对于中国小小说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不能忽视,那就是来自于人为因素的自觉推动。最近20多年来,媒体传播方式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为小小说的发展提供了适宜的土壤,小小说在自发状态下开始发展,一批专门登载小小说作品的刊物开始出现,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

就作家而言,通过笔端实现“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伟大实践、反映人民喜怒哀乐的真情实感”的要求,选择报告文学这一文体形式是颇为有效而恰切的途径。既要“执着现在”,又要写好“实话”——对当下报告文学创作的几点期待徐迟(右)和陈景润合影。徐迟根据陈景润先进事迹撰写的报告文学作品《哥德巴赫猜想》成为报告文学创作的一座高峰。资料照片新世纪以来,随着文体意识的自觉和现代传媒手段的介入,传统的报告文学定义受到全新的挑战。特别是近年来,报告文学文体不断受到非虚构写作的冲击。

我想说的一点是,报告文学被边缘化,被读者冷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的批判性、战斗性的重要功能几乎已经不复存在。报告文学通常被人们称为“轻骑兵”。既然是“兵”,它的一个重要使命必然是挥舞着手中的寒光闪烁的利刃,直指那些危及生命的“癌肿”和危害社会肌体健康各类“病灶”,其目的在让假恶丑没有滋生的土壤,让真善美有更多的生存空间。我们不应该忘记历史上那些给报告文学文体带来辉煌的名篇佳作:伏契克的《绞刑架下的报告》、契诃夫的《库页岛旅行记》,还有我国作家夏衍写的《包身工》……它们所显示出的批判和战斗风格,在读者中赢得了不朽的声誉。

但若全盘否定,亦未有确当之证据。要之,或为周人据上古文献整理而成,故曰“曰若稽古”。这样的话,名“典”、名“谟”,或亦为后人所为。后人存意以先圣之言与后圣之言区分,故定其文体为“典”为“谟”。故就文体看,《尧典》诸文与誓命之文,有明显的区别。孔《疏》说“其尧、舜之典,多陈行事之状,其言寡矣……自《甘誓》已下,皆多言辞,则古史所书于是乎始”,是孔颖达亦以为虞夏书与商、周书不同。古者所谓“左史记言,右史记事”,言与事相分,然虞夏书言事并记,则似为后人所整理。

地震小说如何可能?汶川地震一周年了,各种形式的回顾纪念活动正在展开,地震文学的发表、出版也掀起一轮新的高潮,各种结集出版的地震诗歌、散文、报告文学集等早已占据了新华书店的整排书架,最近也有研究汶川地震诗歌的评论专著出版,但在这众声喧哗的地震文学合唱中,小说的声音却是微弱的。在我有限的阅读里,去年到今年出版的长篇小说以及文学期刊发表的中短篇小说作品中,以汶川地震为题材的长篇小说还没有看到,中短篇小说庶几有之。

有人说,由于环境的限制,使得报告文学作家难有作为。此话差矣!想想在同样的环境下,山西黑煤窑事件、河北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问题、杭州地铁工程的腐败内幕等等,是谁向公众披露的?报告文学作家同一些有良知的记者比难道不感到汗颜吗?报告文学直面现实的勇气,如果比“焦点访谈”这类电视节目都不如,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报告文学的先驱、德国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基希称报告文学是一种“危险的文学样式”,是揭露罪恶的“艺术文告”。因为在当时的时代环境下,写报告文学要随时准备被逮捕、监禁、坐牢、暗杀。时代文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进步,当今的报告文学作家不会再有那样的境遇。但只要社会还存在着邪恶和暗流,报告文学作家就没有理由袖手旁观。报告文学作家如果不关心民生疾苦,不疾恶如仇,不能勇于担当,没有随时当“被告”的思想准备,那么,劝君还是远离报告文学这种文体吧!免得徒有报告文学作家的虚名啊!作者:陈歆耕。

喝鸡尾酒的都市小资与割红高粱的壮汉,有何内在联系?翻译家林少华前晚作客上海文化广场“剧艺堂”读书品鉴会,解读他眼中的村上春树与莫言。记者 诸葛漪“莫言与村上都是天才文体家”林少华因翻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成名,陆续翻译过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等日本名家作品。2012年,村上春树与莫言角逐诺贝尔文学奖,莫言胜出。从那时起,林少华不断被问到两位作家的异同,“他们都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相近的精神底色和创作路径。

鬼敬祖 龙狮灯 方广

上一篇: 信贷文化建设的首要环节是

下一篇: 大运河文化带六大高地是哪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1.09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