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文体厅文化产业处处长


 发布时间:2021-04-22 07:59:31

曾经很长一个时期,报告文学风起云涌,不但文学刊物,而且媒体副刊,都在刊登报告文学,大大小小的征文也搞了不少,可谓辉煌一时。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报告文学在读者心中的地位越来越下滑,甚至可以说是臭了牌子。现在,不少人一提起报告文学,似乎到了很鄙视的地步。为什么呢?是好的作品不多吗

主流文学史所热烈推崇的散文作品,大多是无关痛痒和无病呻吟的“无害之作”,它们把散文引向了一个畸形的方向。近几年,一些有信念的中学教师,开始反抗这种趣味,试图引入一些饱含人本主义精神的文献,这从反面揭示了主流散文的无聊特性。第 4 个困惑:什么是中国现当代散文的最大弊端?这问题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大多数散文的撰写者,都以一种热烈的姿态,投身于散文书写的洪流之中,那就是“媚雅”(kitsch)。这个语词曾经被人错译为“媚俗”,用以表达对粪便、垃圾和低俗的蔑视,暗含对高雅的追求之意。

这两个刊物的主编杨晓敏更是小小说的积极倡导、推动、实践、传播和理论探索者。他撰写的《小小说是平民艺术》,对小小说的文体规范、社会与艺术定位、发展方向等进行了全面阐述,对中国小小说的发展产生了极为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这篇文章里,杨晓敏对小小说作了文体界定:“小小说作为一种文体创新,自有其相对规范的字数限定(1500字左右)、审美态势(质量精度)和结构特征(小说要素)等艺术规律上的界定。”应该说,小小说由此开始逐渐被作为一种独立的不依附于短篇小说而存在的小说样式为大家所接受。

其实甭说村上,即使“I love you”这么再简单不过的短句,翻译起来也一个人一个样。张爱玲大家都知道的,有一次张爱玲的朋友问张爱玲如何翻译“I love you”,并告诉她有人翻译成“我爱你”。张说:文人怎么可能这样讲话呢?“原来你也在这里”,就足够了。还有,刘心武有一次问他的学生如何翻译“I love you”,有学生脱口而出“我爱你”。刘说:研究红学的人怎么可能讲这样的话?“这个妹妹我见过的”,就足够了。

70后作家曾被称为夹缝中的一代作家,前面被50、60后的经典作家的荣光所掩埋,后面又有市场表现不凡的80后。为什么70后一代被“忽视”呢?徐则臣认为首先批评家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主流批评家都是50、60后,经验上的差异导致他们对70后的失语。另外,这一代人的写作也存在自己的问题,“70后作家大部分是从期刊走出来的,先写短篇,再写中篇,最后长篇。可是等写长篇时发现,我们都快40岁了。”徐则臣举例知名作家余华和苏童,在20多岁时他们最具代表性的长篇已经出现,“余华写《活着》的时候也就三十出头,这部小说作为他最重要代表作,让他在30岁就把一辈子都积累好了。

“从高中开始写诗,开始写旧体诗,然后转为新体诗,后来受到民国初年新月派整齐的格律诗影响,再后来进入大学读外文系,对浪漫主义的风格也有所吸收。到台湾之后,又受到现代诗的影响……”余光中的丰富经历,让他成为一个兼容并包的诗人、散文家、评论家和翻译家。古典文学中有着丰富的营养“当代年轻人喜欢写夕阳的诗歌,象征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诗歌较多。”余光中提到了年青一代进行诗歌创作时的一种现象。针对这种现象,他同时也产生隐隐担忧:时下年轻人读古典文学的比较少,有的也只是泛泛地读,很少做到精读和消化吸收。

中学生写古诗已经不切实际,写新诗大多又缺乏鉴赏和技巧教育,实际上无形中已经把诗歌排除于作文之外了。跟其他文体不同,创作诗歌需要一点感觉,考场上时间有限,不易写出好诗。考生自然会度量利弊,决定选择何种文体,何须硬性规定不准作诗?诗歌评判虽然见仁见智,但基本的好坏还是可以辨别的。选择诗歌这种文体,毕竟是少数高考生,阅卷评判高低分数并不算难。如今,北京高考作文对诗歌敞开大门,相信会促进中学诗歌教学,激起更多中学生对诗歌的兴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周南焱。

不过一些地方领导似乎也不太喜欢时评,把时评当成一种“麻烦文体”——总给领导惹麻烦,因为时评作者们也爱批评,也喜欢对政府政策“指手画脚”和“说三道四”,让一些领导听着刺耳。时评现在很兴盛,几乎没有报纸不开评论版了,但据说每到两会的时候,一些地方报纸的时评版都会被压缩。原因之一,怕评论给领导“惹事”。万一评论版上哪一篇批评地方的时评被上级领导看到,或被代表委员拿来说事,领导会觉得很难堪,于是两会压缩评论版、让评论编辑放假就成为一些地方媒体的“潜规则”。

正义性意味着报告文学创作要有一种正向的能量,要给社会输送精神的阳光,让读者感受到充沛的力量。审美性重在强调一切文学艺术作品的本质是追求真善美,而不是某些人所说的“文学的本质是虚构”。用审美性取代文学性,似乎可以摆脱长期以来因“文学性”带来的是否允许虚构的伪问题。“文以载道,有道才有骨;寓教于乐,无乐不成艺。”报告文学的审美性不同于小说、诗歌、散文、戏剧的文学性。具体讲来,报告文学的审美性包括选题、结构、语言、细节、画面、场景等多个层面。

乾方 商报 云升昌

上一篇: “评剧梅花”曾昭娟:盼在福州刮起“评剧台风”

下一篇: 评剧和京剧哪个代表老北京文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