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不再“危险”的文学样式


 发布时间:2021-04-22 07:45:40

《汉魏六朝赋学批评研究》,冷卫国著,商务印书馆2012年12月,36.00元赋是中国古代文学韵文系统中的四大体裁(诗词歌赋)之一,它产生于战国,历经汉魏六朝至唐宋元明清,逾两千多年而不衰。《历代赋汇》收3800篇,《赋海大观》收12000篇,这仅是其中一小部分。唐宋以来,以赋取士

刚刚闭幕的第七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上,“手机阅读”和“手机小说”双双成为热词。调查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至少2000万人体验了手机小说。门户网站、文学网站和电信运营商,都看上了时髦的手机阅读;而人称“文学零食”的手机小说,已经走过悄然萌动的阶段,直接触动大众的“文学味觉”。5000万手机网民手上的5000万部手机,会不会改变我们的阅读方式,甚至影响小说文体本身?挑战纸媒性价比,5元流量等于100部长篇小说海量内容是手机阅读对传统纸质媒体的最大挑战。

王安忆在自序中说:“短篇小说在我的写作里,特别地突出了文体的挑战,它使文体变成显学。……由于对文体的自觉性,难免会有匠气,那是伤小说之身的。可不管怎么样,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下的手工活,到底流露的是真性情;集起来这么一堆,也是一堆真岁月。这就又离开了文本的话题,是流过我三十年写作的一条河。”从“王安忆短篇小说编年”年谱上可以看出,自选集似乎缺少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中的部分,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王安忆说:“最早从事短篇小说创作,但1986年至1996年间,写得非常少,写短篇小说对我是个挑战。

向文体开放从回忆录到自媒体的“新文学”几乎是2013年一开始,回忆录在读书界就很惹眼,如木心的《文学回忆录》、王鼎钧的“回忆录四部曲”等,前者是讲世界文学,亦是讲述自己的文学,后者是写自己,更是写一代人的记忆。潜意识里我们会把回忆录划入历史学的领域,但很多回忆录都拒绝这样的划分,它们的存在首先通向好的文学,抑或本身就是好的文学。好的文学,并不受文体所囿,总是努力用词语的真实,来洞见事物的真实。在这个意义上,文学从来就没有衰落过,衰落的只是这种或那种文体罢了。

当我们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小小说的时候,就会发现它确实与今天的长篇、中篇、短篇小说都有着很大的差异。从这个意义上讲,杨晓敏把小小说和包括长篇、中篇、短篇在内的“长小说”并列,也并非毫无道理。以上我们基本是就小小说文体自身演变的角度来谈论问题的。其实对于中国小小说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不能忽视,那就是来自于人为因素的自觉推动。最近20多年来,媒体传播方式和人们生活方式的变化为小小说的发展提供了适宜的土壤,小小说在自发状态下开始发展,一批专门登载小小说作品的刊物开始出现,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

历史素材在近20年散文写作中高热不退,若溯其缘故,恐怕比“述史”视角和语调的来由要复杂得多。按鲁迅当年谈论革命时代与文学关系的思考逻辑来推论,或许可以说,我们近20年的散文创作之所以始终热衷或者拘泥于历史素材,正说明我们面前的时代正在高速行进中,这就像快车车厢里的乘客总爱不由自主地凭窗欣赏不断向后飞逝的片片风景一样。无疑,这样的“述史”展示的不单是针对历史的态度和见地,更折射着作者看待现实的感觉。据此可以发现三种类别的态度、见地和感觉,正从10年来日益多见的“述史”散文中凸显出来:一是“证史”,二是“补史”,三是“演史”。

嘉宸 总结经验 吴城镇

上一篇: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大型评剧《母亲》将亮相首都

下一篇: 单霁翔: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