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文化重大活动


 发布时间:2021-04-22 06:54:39

春晚审查组以苛刻和严格著称,从媒体报道中看到,不少带着讽刺和批评味儿的相声小品曾“死”于审查组手中,连对讽刺节目如此苛刻的春晚都对“讽刺尺度堪称三十年之最”的反腐相声大开绿灯了,有理由期待批评文体的春天。说到批评文体,不得不提到杂文。前几天《人民日报》发过一篇题为《杂文与“正能量

我注意到,闫文盛在评论祝勇《辛亥年》的《集体的,梦幻的,现实的》一文中说了这样一句话:“多方借力,使作者的表达幅面尽可能地敞开。”这句话颇有“一语道破天机”的意味。这大概也是诸位专家学者认为在文盛的作品中,散文中有着诗性的语言,而小说中也随处可见散文的手法。文盛正是在对跨文体的尝试中,追求各种文体的穿透及贯通。闫文盛在《自我否定》一文中,说了这样的话:“我有很多方面的雄心,但所有的这一切都可能离我远去,最终我所剩余的部分寥寥无几。

BBS、博客、微博和手机多平台、多路径集成的网络自媒体系统,为个人用户即时、即兴的情绪宣泄、信息发布以至言语机趣的展示,打开了便捷通途和广阔空间。新媒体的发展愈益深入地刷新和改造着个人身心生活体验的惯有模式。传统文学文体所担当的“兴、观、群、怨”等抒情、达意及社交功能,由此已呈悉数横遭褫夺之势。特别是散文,它在现当代文学文体既往的递变、互融历程中,本已先后因时评杂感、散文诗和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的蔚然独立而失去了以理性争锋介入当下、以瞬间直觉观照内心、以知性寻访钩沉历史的功能,独留片面外向的抒情与小说的叙事功能在肩。如今,散文又濒临文体功能旁落的悬崖,是继续待在原地被动承受,还是绝地突围、移形换位,向媒介丛林的深处和文体融汇的激流中夺路挺进、另寻出路?这是目前已有的散文理论尚未顾及的问题,然而,大概也就是它,才确与散文写作的今天和明天有所关联。(李林荣)。

就连出演新版“小龙女”而备受诟病的台湾女星陈妍希,也忍不住用“王菲体”自嘲起来:“小龙女是我要演的,谢谢陈晓、于正用爱和理智包容这一切,感恩。内什么,不会放弃。”网络文体何以火速走红?专家:新媒体下的全民娱乐对于现在爆红的“且行且珍惜体”,记者采访到了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新闻传播系副教授曾一果。他表示,“‘且’在古代汉语里面有‘一边’的意思,且行且珍惜应该理解为,一边行走一边珍惜的意思。它未必有具体的出处记载,而是在模仿古语的意境。

外界描述、评论、界定及期待视域中生成的作家形象,不仅是其艺术求索的业绩与载入文学史的标识,更成为束缚其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牢笼。这种既成的语言秩序与身份标识不仅对作家自身精神世界的丰富性,更对作品本身的生成性构成了遮蔽,很容易使其陶醉其中,难以自拔。一个伟大的作家,不仅要面对传统与定势,更须直面创造与更新,而“跨界”无疑成为他们抗争“宿命之路”的艺术抉择。作家所要逃避的,正是自我重复的轮回与尴尬。跨界写作,使作家从既定的叙事框架与认知图式中游离出来,在不断的僭越中寻求新的美学依归,重新赢回自己。

最近倒是集中看了几篇地震小说投稿,看过之后也很失望。小说基本是以幸存者或志愿者的身份展开回忆叙事,倒叙痛失亲人的事件过程,或汶川地震中自己的所见所闻、所作所为,表达悲痛思念等常规情感,结尾再来一点拔高。这样的小说也许不乏令人心碎感动的故事和激情,但这些我们早已在汶川地震当时连篇累牍的新闻报道中看过了、哭过了,小说如果不能超越新闻报道的纪实“灾难文体”而提供给我们别样的属于文学的东西,人们就直接看新闻报道好了,为什么还要看地震小说呢?不得不承认小说在此时的无能。

《长恨歌》可谓是王安忆泼洒文字的极致,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而与她的长篇有着显著不同的短篇小说也有另番味道,每个小说每个字都自然地舒缓地滋生出来,没有强求,安静从容,是真性情的流露。王安忆在自序中梳理了30年的短篇小说创作历程:“短篇小说在我的写作里,特别地突出了文体的挑战,它使文体变成显学。……由于对文体的自觉性,难免会有匠气,那是伤小说之身的。可不管怎么样,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下的手工活,到底流露的是真性情;集起来这么一堆,也是一堆真岁月。这就又离开了文本的话题,是流过我三十年写作的一条河。”(记者姜妍)。

画算文 胡灵 南京大学

上一篇: 怎样设计一张历史文化名片

下一篇: 文化 旅游 对外开放 名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8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