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日活动方案 文体中心


 发布时间:2021-04-22 08:15:54

徐则臣认为,这一代人的写作存在自己的问题,“70后作家大部分是从期刊走出来的,先写短篇,再写中篇,最后长篇。可是等写长篇时发现,我们都快40岁了。”徐则臣举例知名作家余华和苏童,在20多岁时他们最具代表性的长篇已经出现,“余华写《活着》的时候也就三十出头,这部小说作为他最重要代表

三、厘清了汉魏六朝文人对辞赋文体的认识及其文体观念。作者在该书中提到,涉及到该时期的文献中有很多关于赋的辞章、技巧等方面的讨论。司马迁在《史记》中,最早指出了司马相如《天子游猎赋》虚拟“子虚”、“乌有先生”、“无是公”这三个人物进行构篇的特点,之后皇甫谧对左思《三都赋》、挚虞对枚乘《七发》的结构、题旨等,都有更细致的阐发。陆云在《与兄平原书》中所谈到的类似如何用韵,赋的结句如何化单为复的问题(“往曾以兄《七羡》‘曰烦手而沉哀’,结上两句为孤,今更视定,自有不应用时期当尔”),赋的首———腹———尾三段如何安排的问题,等等,这说明汉魏六朝文人对于辞赋这一文体的形式特征、结构安排等等,已有非常明确的认识。

而当其“跨界”儿童文学之时,不仅葆有儿童文学活泼轻松的特点,更灌之以蓬勃的民间生气,绘之以浓郁的地域色彩,行之以优美的诗性语言。这样的“跨界”不仅提升了相关文学的审美品质,更打破“陈规”,呈现出多样化的艺术风格。然而,上述论述终究囿于个案与局部,成为跨界写作的理想情景。“跨界”现象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也是客观存在的现实。首先,当下整个文学生态大环境,并非三五成名作家所能主导。影视传媒一统天下,文学的日益边缘化是不争的现实。

沙丽晶介绍,选手数量激增、专业化程度提升,成为比赛的突出亮点。今年“芳吟杯”报名人数突破了550人,大大超过往届的报名人数,最小的参赛者6岁,而年龄最大的选手则有74岁高龄。专业组比赛除了本地深圳艺校、深大古筝专业学生参赛外,四川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香港演艺学院等十多个专业院校均选派学生参赛,大大提升了“芳吟杯”的专业程度和获奖晚会的艺术表演水平。2月8日晚,颁奖晚会将在南山文体中心大剧场举行。为让更多市民参与该盛事,主办方将于2月7日在南山文体中心售票处免费派发260张门票,市民可凭身份证每人领取两张,先到先得。(记者 杨媚)。

为何看似简单、充满戏谑调侃意味的网络文体,能在当下赢得网民如此追捧?值得关注的是,网络文体主要出自80后、90后之手,因此除调侃戏谑之外,还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特征,很容易引发网络群体共鸣。比如张嘴就是“亲”、充满甜腻示好味道的“淘宝体”,则反衬出商业社会之下,人们对与陌生人建立温暖可信关系的渴望……另一方面,今天的社会生活变化如此之快,几乎每天都有新的热点事件发生,面对这些事件,人们往往有着强烈的表达欲望。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表达出来?不如套用现成的句式,来个旧瓶装新酒。正如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方毅华所说,网络文体是一种“集体的狂欢”,享受一呼百应的感觉,有时候比看电视本身还快乐。最近,随着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2》热播,食材、馈赠、味道、乡愁,片中经常出现的这些关键词开始深入人心,一种仿照《舌尖》解说词的“舌尖体”文字在网上悄然走红。

更有毕淑敏试手科幻题材,谱成《花冠病毒》;张炜试航儿童文学之域,推出《半岛哈里哈气》;以《哈利·波特》名世的J·K·罗琳亦告转型,欲为成年读者转轴拨弦……显然,文体转换,别求新声,业已成为“跨界”的第二种表现形式。成名作家的“文体转换”或谓“跨界转型”,是个新兴气象。文学史上的每一次“跨界”都意味着一场“新变”,而每一场成功的“新变”都终将成为一条“陈规”。换言之,哪里有“划界”,哪里就有“跨界”;而“跨界”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划界”。

梅菲 开校 复春堂

上一篇: 孙悟空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吗

下一篇: 西游孙悟空原创女主同人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