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文体广电局康巴文化研究院


 发布时间:2021-04-21 00:11:51

写诗,不再仅仅是青春期的骚动与叛逆,而有可能成为绵延一生的隐秘信念,它相信在母语的字词里存在不可被滥用的力量,它相信有些珍贵事物能通过词语得以流转不息。这个年代里写诗者不再喧嚣不安,而是变得沉静、丰富,在这样的沉静与丰富中,会有一些新的东西诞生。最终,我们对于诗歌,乃至对于文学的

被献媚的事物的浩大光芒,遮蔽了献媚者的真实面目,令他们散发出“高雅”和“有文化”的浓烈气味。而这正是媚雅者的书写目标。媚雅式书写起源于它的某种工具性特征。中国散文家很难实现真正的“纯文学”梦想,散文最初是体制的工具,而后又成为市场的工具。它以“正能量”的赞美姿态出场,向四周团团作揖,仿佛这就是它的使命。那种专门“画黑暗势力的鬼脸”的散文,难以受到当下中学语文老师的鼓励。散文的重量,比鸿毛还轻。这种多重的工具人格,瓦解了作家的独立主体,以致他们无法聚结起强大的心灵力量。

根据中学语文课本所推出的目录,可以大致描述出一个现代散文的演化路线图:第一代为鲁氏兄弟(鲁迅的杂文和周作人的随笔);第二代是杨朔、秦牧、刘白羽等人;第三代则以余秋雨为代表。这个“散文演化三部曲”,为中学生的作文写作,指明了一条康庄大道。鲁迅体辛辣,杨朔体甜腻,秋雨体煽情,每一种文体,都是语文老师的最爱。他们以此为样本,孜孜不倦地指导那些毫无鉴识能力的学生,让中文写作变成单一风格的仿写游戏。这是中国语文教育的坚硬规则,它滋养了大批“弱文商”青年。

导演陈维亚提到中国文体晚会的著名导演,张艺谋、陈维亚、张继刚被称为“三剑客”。曾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副总导演、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的陈维亚,最近又执导了建党90周年文艺晚会《我们的旗帜》。他的人生经历,颇有一些传奇色彩。从小迷恋舞蹈艺术1956年,陈维亚出生在江苏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上幼儿园时他就喜欢跟老师学跳舞。上小学时,又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宣传队。1969年,陈维亚父母被下放到江苏省泗洪县管镇公社的一个生产大队,“文革”期间,农村的文化生活非常单调。

所谓“证史”,宗旨在为已定格、定性为“宏大叙事”的“正史”,扩充细节、呈现案例、印证规律,提供具体而微、生动可感的人证、事证和物证。在写作技术上,这类“证史”散文,明显接受了诸多在“百家讲坛”等电视节目上经过验证的那套可以广获社会受众认同的修辞表达和叙述风格的影响。而“补史”的散文,则带些与“证史”相异而互补的意图。它以补“正史”之阙为目的,或给正史不载或拒载的小人物和非主流人物存名立传、镂刻行迹,或在“正史”大叙事构架的间隙中,捡漏拾遗、探幽发微,补足弘放、粗疏的大叙事、大道理所覆盖不及、但对社会角落里的凡俗人生有切实意义的各种小叙事、小道理。

仿《舌尖》造文艺范儿金句纪录片《舌尖》解说词独特的文字表达方式,令不少观众印象深刻。比如很平常的晒鱼干,被表达为“阳光以最明亮最透彻的方式,与鲜嫩的鱼肉交流,这是达悟人与上天和大海的约定”。至于人们常说的雨后春笋,则被描述成“春雷唤醒土壤中的生命,高宝良敏锐地觉察到,这是大自然发出的信号”。面对文艺范儿十足的金句,有观众直呼:“简直就是高考满分作文的节奏!”仿照《舌尖》解说词的“舌尖体”文字随即走红网络。“瓜子,无疑是太阳和向日葵的爱情结晶,唇齿与手指的默契配合,让这温暖热情的果仁瞬间迸出又随即粉碎,只留下质朴的香气和空虚的果壳……”“厚重香浓的酱汁将土豆泥绵密寡淡的滋味驯化,青豆的清甜加上玉米的软糯滋润,这质朴的美味蕴藏着阿巴拉契亚山区人们对南方美食的依恋感触……”也有描述家常美食的:“疙瘩汤,把西红柿切碎下锅翻炒,化为浓郁鲜香的番茄汁,普通的面粉加水轻轻一搅,变成雪粒一样细腻洁白的小疙瘩,与红蕃茄、绿葱段、黄蛋花默契配合,造就了软糯鲜香的非凡味道,大量的碳水化合物也充分补充家人所需。

因为他会对自己笔下的文字产生一种不信任感,他首先不能说服自己。过于痛切的生命经验可能更适于直抒胸臆,而不太适合改头换面、遮遮掩掩的小说,起码短时间内。这里有个叙事伦理的问题。一条泥沙俱下的大河,如果你取一瓢饮,当下一定是混浊的,必须经过沉淀,才能澄清,才能饮用。小说是个需要沉淀的文体。自然的时间、作家的思想是必要的沉淀剂。小说家不必匆匆拥抱现在进行时的生活。假以时日,让我们期待无愧于时代又真正属于文学的地震小说的出现。(王雁翎)。

尔后,凡拥有一方佳砚的文人大都仿而效之,砚铭创作进入了繁盛时期,这期间产生了很多脍炙人口的砚铭。北宋名臣韩琦在一铜雀瓦砚上铭曰:“邺城宫殿已荒凉,依旧山河半夕阳。故瓦凿成今日砚,待教世人写兴亡”。陆游在素心砚上铭曰:“端溪之穴,毓此美质。既坚而贞,亦润而泽。涩不拒笔,滑而留墨。稀世之珍那可得?故人赠我情何极!素心交,视此石,子孙保之永无失”。历史上的铭文砚的砚铭,内容宽泛,格式多样。概括起来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题名铭,二是记事铭,三是言志铭,四是祝寿、贺喜铭,五是颂砚铭。另外,因砚铭没有固定的文体和篇幅限制,所以极易文人即时即兴抒发心中的感触,因此砚铭多系脍炙人口、简洁明快、短小精悍、耐人寻味,极富有生命力。

宋苏易简的《文房四谱·砚谱》载:“昔皇帝得一王纽,治为墨海焉,其上篆文曰:帝鸿氏之砚。”从这则记载推论,即黄帝时代就有砚铭。目前从实物能看到的比较早的砚铭,是1978年在河南省南乐县宋耿洛村东汉墓出土的一方石砚,此砚龙纽三足,雕刻精巧,砚面周边刻有隶书砚铭,曰:“延喜三年七月壬辰朔七日丁君高迁刺史,三公九卿两千石,君寿如金石,寿考为期,永典启之,研直三千。”到了唐代,精美的砚铭开始出现,据《西清砚谱》记载,唐高宗李世民赏给大臣褚遂良一方端溪石渠砚。

蔓萝花 战澍 酷海

上一篇: 杭州 历史文化名城 西湖

下一篇: 北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困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