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旅游文化对比日语论文


 发布时间:2021-03-02 05:53:38

水村美苗在书中开宗明义地指出,21世纪的亚洲,类似印度与新加坡那样本国母语与英语并行的国家在不断增多。通过互联网链接到英语图书馆后,信息便会立即蜂拥而入。那么,在这种英语越发一手遮天的情况下,日语得以幸存的道路究竟在何方?水村说:“日语以具有无限造词能力的汉字,通过音读和训读自由

光武赐以印绶。”这里光武帝赐予倭奴国的印即是著名的“汉倭奴国王印”。大约在公元一、二世纪,日本出现了一个被称为邪马台国的由女王统治的国家。《魏志·倭人传》对邪马台国女王卑弥呼派使节朝贺北魏做了详细记载。北魏封卑弥呼为“亲魏倭王”,同时赐金印紫绶,“倭王国使上表,答谢诏恩”。由上述中国的史料记载可以发现,早在中国的汉魏时期,中国和日本已经有了频繁的交往,同时可以推测,此时的日本列岛上已经有懂得汉文、会使用汉字的人了。

核心提示:在最近日本亚马孙网络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上,一本名为《日语灭亡之时》的书格外引人关注。如今的网络世界是用英语架构起来的,日本女作家水村美苗在书中对“英语的时代”日语会否灭亡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在最近日本亚马孙网络书店的畅销书排行榜上,一本名为《日语灭亡之时》的书格外引人关注。如今的网络世界是用英语架构起来的,日本女作家水村美苗在书中对“英语的时代”日语会否灭亡产生了深深的忧虑。《读卖新闻》日前发表述评,称水村美苗作为一名双语作家,非但无意推进英语的通用化,反而在当下网络无孔不入、英语霸权日益强盛之际,通过自己的新作叩问“如何保卫日语”,洋溢着一片忧国之情。

自从我的《日语文化语言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年)出版以来,接到了不少读者提出的关于语言与文化关系的问题。这说明对于大多数非专业的普通读者而言,比起传统的普通语言学,可能文化语言学更有意思一些。其实,研究语言大抵有两种方法,一曰钻进去,一曰跳出来。钻进去是想从语言内部一探究竟,而跳出来则试图从语言外部寻找答案。正如任何事物都有本体和外部环境一样,语言也可以从本体和外部环境两个方面入手进行研究。通常,重视本体研究的内部语言学也称为描写性语言学,而侧重语言和其他学科之间关系研究的外部语言学也称为解释性语言学。

据英国《每日邮报》7月16日报道,日本本田汽车集团日前推出了新一代的服务机器人,不仅能端茶倒水,还会说日语和英语,是酒吧和咖啡店的好帮手。本田集团于1986年开始研发服务机器人阿斯莫(Asimo),最新一代的阿斯莫身高4.3英尺(1.3米),奔跑时速5.6英里(约9公里),51.8伏的锂电池一次可供其工作40个小时左右。全新阿莫斯在智力和动作方面均有所改善,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人形机器人。阿斯莫不仅能行走自如、上下楼梯,甚至还会跳跃。

浙江省宁波市方言音系此前可根据《古今韵表新编》上推至清康熙年间,该市方言爱好者徐春伟最近的发现则使这个时间又上推了150年。明朝,特別是嘉靖年间,东南沿海一带常有倭寇骚扰,因而出版有许多介绍日本国或其语言的相关书籍。明正德嘉靖年间,定海卫城(今镇海城区)人薛俊所写的《日本考略》(亦称《日本国考略》),是明代民间最早以防倭抗倭为目的的著作,同时也是明代最早以汉字记录日语语音的著作,于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初刊。

听说要学日语,我很反感。林副部长告诉我,学会日语,可以策反日军、审讯日本战俘、搜集日军情报,更有效地打击敌人。我一想,有道理,就同意了。开班那天,村外走来20多个身穿灰色新四军军服的日本人。训练班负责人陆诚科长解释,他们以前是侵华日军士兵,现在是我们“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延安支部”的日本朋友,也是培训班的日语老师,帮助我们反抗日军侵略。那时,我们经常一边行军一边背日语单词,学习地点也不固定,一会儿在河南信阳深山里,一会儿在湖北武汉涨渡湖的船上,遇到鬼子围剿,我们就把船划到湖的另一边,继续上课。

相互理解的第一步要从了解不同文化开始。实现相互理解的最有效捷径就是学习对方的语言。语言代表着文化,因此针对日中关系的未来而言,年轻人的交流、尤其是学习双方语言的各位被寄予厚望。我热切期待大家能够成为“新时代下的崭新日中关系”的推动者。“如何构筑日中双赢关系”、“我所知道的日本人”这两则作文题目,我认为非常符合这个新时代下的日中关系的发展趋势。作为从事外交工作的一员,我衷心希望,通过邻近两国国民的交流,加深相互理解和相互信赖,以共筑日中双赢关系。同时我认为,日中两国国民在世界大舞台上携手并进、致力于解决世界所面临的课题与挑战之日,正在到来。驻中华人民共和国日本国特命全权大使 宫本雄二。

在日本当代作家中,无人能像水村美苗那样,既对英语极为熟知,又切身感受到那堵语言之墙的厚度。1960年代,12岁的水村就因父亲调动工作从东京到了美国,此后她在耶鲁大学研读法国文学,直至修完博士课程。1990年归国后,她“出于对日语的眷恋之情”,用带有复古意味的历史假名书写法续写了夏目漱石未完成的遗作《明暗》,发表其处女作《续明暗》。写完《日语灭亡之时》这本书,水村确信:如果带着用英语来翻译日本文化的意识来写小说,那么日语深奥的妙趣就会荡然无存。“与其半途而废地要求国民全都双语化,不如只培养少数精通某种外语的精英,从而维持翻译出版的传统;与其让学生写作文,不如实行让他们饱读古典文学的教育方式。这就是保持日语生命力的现实可行的对策。小说家无疑应该竭尽全力去构建一种高密度的文体,否则日语不久就会走向灭亡。而我们,正站在十字路口。”戴铮 编译。

该书或说三卷,或说四卷,但现存只有一卷,为嘉庆九年重刊本,藏于日本东洋文库。该书是中国人写的第一部研究日本的专著,其中的“寄语略”,可以说是明代同类著作中的首创。“寄”是古代官名,负责传译东方语言,所谓“寄语”,就是日语汉译。因作者不会写日语假名,书中就一律用汉字来标注日音,然后再翻译。记者了解到,这是一本很重要的日汉对音文献,语音学家可以根据已知室町末期的日语读音,在整理对音汉字的基础上,对十六世纪宁波音韵作出分析,不论是对汉语音韵还是日语音韵都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古洋 科研项目 分委会

上一篇: 藏品阁文化传播在徐州的地址

下一篇: 校长的人文情怀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2.3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