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争光专场诗歌朗诵会:生命应充满诗性与诗意


 发布时间:2020-12-02 08:13:44

不是那些写诗的人不懂得好与坏、香与臭,而是把写诗的工夫下在了诗歌之外。诗之外有太多的诱惑,诗人们一方面禁不住巨大的诱惑,一方面又放不下诗人的架子,只好在被极度诱惑中犹抱琵琶半遮面,为自己竖一杆旗子,为自己命名一种流派,为自己叫出一种风格,在这些自欺欺人的幌子之下,欺骗诗歌和读者。

中新网太原9月25日电 (李娜)25日,山西太原,在第25届中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山西科幻作家、雨果奖得主刘慈欣说,人类应团结各民族,应警惕外星人。25日,刘慈欣现身中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引起现场一阵轰动。人们争先恐后向前挤,只为拍到这位科幻作家的照片,并获得一个签名。2015年8月23日,刘慈欣凭借《三体》获得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而此前,刘慈欣虽被誉为中国科幻文学的“三驾马车”,但是他的名字仅在科幻读者中流传。

如果你像宇宙一样强大,可能就无法感受这种诗意。”而对于外星人,刘慈欣一向保持警惕的态度。在《三体》中,宇宙到处充满危险,而人类却向宇宙暴露了自己的存在,从而遭到科技水平远远高于人类的“三体文明”的攻击。他说:“从科学的角度看,外星人是否存在,并没有确切证据。但出于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应该从最坏的角度来考虑。因为这是一种常识,没有一位父母教育孩子见到陌生人后,要把他想象成一位公正的、正义的、善良的、美好的人。”他认为,目前,人类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人类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之间充满了猜测、猜疑和不信任,这种不信任甚至爆发成全世界的战争,人类却对外星人抱有很美好的想法,“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把信任给予不同的种族,让不同的种族建立信任和团结,而对外星人,我们应该睁大警惕的眼睛。”(完)。

“他的作品善于从平凡的生活中发掘诗意,诗情诗性流露出那个时代的青春气息。”8月20日在京举行的《邵璞诗集》新书发布暨作品研讨会上,专家学者如此评价诗人邵璞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邵璞即以《周末,我们去了女同学宿舍》等作品成为红极一时的校园诗人。邵璞说:“之所以写这些诗,是因为我当时正年轻,心脏就是一座熔炉,血液就是熊熊的火苗,我衷心地爱着大自然和真善美。”与会人士认为,邵璞是一位自觉立足于现实人生的诗人。他的诗作对于令人眼花缭乱的诗坛来说,意味着一串老老实实地袒露自己、扎扎实实地独立前行的足迹。今年6月,《邵璞诗选》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该书为作者的自选集,所选多为其上世纪80年代的诗作,还收录了作者的部分书画作品。

据悉,傅抱石从1944年开始,一直到1949年前后,创作了一系列以“琵琶行”为题材的作品。已知前后有四五件此类作品,除南京博物院藏三幅外,与此相类似的一张孔祥熙旧藏曾拍出2.048亿港币。此次上拍的此件作品中并没有纪年,但从风格上专家判断应为1944或1945年所作。画家、书画鉴赏家萧平介绍说,傅抱石的“琵琶行”系列画面内容主要表现为两类:一类是只表现白居易的和浔阳歌妓的特写镜头,另一类是把景色拉远,表现浔阳江面、江月、江岸上的人物活动题材。此次成交的作品属于特写类,但傅抱石把江月、远处的房屋、岸上的景色做了处理,既突显了主体,又突出表现了整体环境。此件傅抱石《琵琶行诗意图》在题跋中转用了郭沫若描写白居易《琵琶行》情境的一首诗,这也是此作较其他“琵琶行”系列作品的特殊性。(完)。

当今中国的诗坛,使我这个写了多年诗的作者,反而不敢写诗了。因为多少人坚守了多少年多少代的东西,现在突然很少有人问津,甚至被颠覆,诗在大众中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另类。今天,一部分所谓的诗人们,扔掉了诗人曾经为之呕心沥血的美好传统,而去拥抱那些连西方人都早已唾弃的糟粕,使原本受人喜爱的诗歌进入了一个永远走不出的怪圈。好的东西自己不屑于欣赏,而艰涩的诗歌没人欣赏得了,(谁愿意在极其痛苦中去欣赏一首诗呢!)其结果是几个诗味相投的人相互吹捧,进而是自我欣赏,自我吹捧。

“我拿起相机时,想起了自己心中那个怀着纯真念头的少年,而我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想去答应它、完成它。”通过影像找到时间的存留感从30岁出头拿起相机,如今是严明从事摄影的第12个年头。之前的严明当过贝司手,去过唱片公司、音乐杂志,也做过文字记者。当他的工作与摄影有了交集,便对器材着迷,并且在摄影作品找到了时间的存留感。他觉得可以用影像去见证事情,记录一段时间的心情、体验,也通过它们找到打量世界的借口和出口。严明表示,自己对于摄影是没有预设的,只带着阅历上路,寻找与内心呼应的人、事、物。

中国传统的居住方式受“天人合一”的人生观与自然观的影响,具有回归自然的特点和对诗意栖居的渴望。陶渊明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在充满了战乱和灾荒的时代背景下,在穷困潦倒的生活窘境中,在认识到“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后,陶渊明从对自然的回归中找到了内心持守的力量,成为诗意栖居的典范。诗意的栖居是满足安身立命的基本需求外,力图使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艺术化与诗意化的精神追求。东晋的王子猷曾借住他人的空宅,刚入住便令家人种竹,有人问:“暂住,何烦耳”,王子猷对竹啸咏良久,指竹说:“何可一日无此君!” 苏东坡有诗可为王子猷的行为作注解:“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岭策 村查济 华之夏

上一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文化遗产保护

下一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文化的定义是什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