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走笔:让城市成为“诗意的栖居地”


 发布时间:2020-11-28 07:59:07

泰戈尔的诗意在冯唐这里,已经发生了根本的蜕变?这仅仅只是冯唐个人的错吗?还是,有什么社会的和文化的原因,使我们已经将那个泰戈尔式的诗意的存在远远地抛弃?《飞鸟集》的“神翻译”引起了热烈的讨论。有说“最佳”的,也有坚决要求“下架”的。这都似乎有些极端。事实上,这与其说是一个需要在翻

从梁力文创作《故乡飘已远 往意浩无边》、《树林幽翠滿山谷 楼观突兀起江滨》两幅诗意画上看,前者采用淡墨轻描刻画三苏父子离家赴京,沿途游览名胜古迹,也突出了苏东坡正踌躇满志,整个画作都显得更为愉悦,而后者则采用浓墨重描刻画苏东坡登舟借书“主人”未归,略有失望之情。整幅画作虽然沉重,而不失画意。苏东坡为惠州留下丰厚的文化遗产,惠州是梁力文的家乡,俩父子也因此东坡文化结缘。为了创作出东坡诗意画精品,梁力文反复创作,决心要把苏东坡到过的地方都走一遍,创作出更多和更优秀的诗意画作品。希望能像父亲一样,传承东坡文化研究事业。(完)。

夏昆解析道,张若虚以富有生活气息的清丽之笔,创造性地再现了江南春夜的景色,全诗如同一幅万里春江月色图。“诗词的世界居然是如此丰富如此美丽动人,于是我决定我必须拥有一个自己的诗词的世界。”夏昆说,值此“烟花三月”时节来扬州,游瘦西湖,实地“读”城、“读”湖,能与孩子们在一起很开心,我们共同学习,同时引导孩子们在诗词中感受瘦西湖的诗情画意。“扬州从唐诗宋词中走来,是一座充满诗意的城市。”扬州瘦西湖景区办公室主任陈炜说,到瘦西湖可以穿越时空,春天可以感悟唐朝诗人李白笔下的“烟花三月”意景,秋天可以从徐凝的“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的诗句中感受扬州的繁荣。扬州,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文化,也许有些人并没有到过扬州,但是,他们都了解扬州,这主要是从传统的诗词文化中了解的。扬州瘦西湖方面表示,将借助国家提倡研学旅行的契机,推出“研读瘦西湖”修学旅行项目,深度开发景区历史人文及地方非遗资源,打造名城扬州研学旅行城市新名片。(完)。

冯唐觉得,诗意不是一张ps过的照片,而是扎实的生活细节,重要的是要学会“发现”,“还得做到‘发现并且抓住’”。“儒家讲一个人要有追求,要‘立德立功立言’。我的写作是‘立言’。”冯唐概括道,“写作是我的生命呈现方式,说‘爱好’或‘排遣情绪’都太轻飘了”。对于理想中生活的描述,冯唐的文字亦充满诗意。他在新书中写到,理想中的小房子要满足面积小、附近有大学、有朋友等十个要素。他说:“我也正在建设理想中的小房子,不仅在纸上,也在地球上,这是一个过程。”(完)。

出土自马王堆一号墓的素纱襌衣,是世界上最轻的衣服和最早的印花织物,重仅49克,可谓“薄如蝉翼”。它代表了西汉初养蚕、缫丝、织造工艺的最高水平。专家王亚蓉、王继胜团队历经13年,终于复织成功了素纱襌衣,但其重量竟超过了80克!今晚,专家王继胜将带着素纱襌衣的复制品现身节目,带领嘉宾破解这件藏品科研背后的千古难题,究竟是什么原因“打败” 了现代科技,让复制品“失败”了呢?而另一件东周织锦,经密高达每公分240根,远超现代高精尖的机械纺织机,其仿织难度竟超过了素纱襌衣,虽然王亚蓉主导的专家团队最终破除万难,将这件东周织锦复刻出来,但攻破难题的十年间,他们又遭遇了什么呢?今晚,《诗意中国》将分享从沈从文到王亚蓉、王继胜这些“大国匠人”背后走过的艰难钻研之路。

他画的还是油画,但造境取的是中国山水的诗意,有些作品,用色向中国画里面青绿山水的用色靠拢,反复晕染;还有些作品,只用银黑两色,营造出水墨画般的色调,只有看原作,才能感受到属于油画的质感。作为系列作品的第一部分,从桂林开始,其实是有些冒险的。李伟广告诉我:“桂林山水甲天下,过去表现桂林山水的画太多了,很容易就重复了前人。如何能从人们熟悉的风景中开创出属于我自己的独特语言,这是我必须去解决的问题。具体来说,我把油画的用光结合到国画的造境之中,通过油画的独特表现语言、利用油画的肌理、反复晕染,形成画面直观是写实的、但局部抽离放大是抽象的山水油画新境界,力求表现当代山水油画全新的艺术观、价值观及全新形式和意境。”为了这批作品,李伟广去年七八月份到桂林写生。千姿百态的青山、明洁如镜的漓江水、初日的缕缕穿透云层的阳光和晚霞与群山倒影的交相辉映……这些画面都被他绘入了“游记”。这些被重新诠释的地域风貌里,艺术家用独特的绘画语言符号和全新的观念的形象诠释,构建了自己对青山绿水艺术表达的新视点、新境界和新特色。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中国传统的居住方式受“天人合一”的人生观与自然观的影响,具有回归自然的特点和对诗意栖居的渴望。陶渊明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在充满了战乱和灾荒的时代背景下,在穷困潦倒的生活窘境中,在认识到“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后,陶渊明从对自然的回归中找到了内心持守的力量,成为诗意栖居的典范。诗意的栖居是满足安身立命的基本需求外,力图使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艺术化与诗意化的精神追求。东晋的王子猷曾借住他人的空宅,刚入住便令家人种竹,有人问:“暂住,何烦耳”,王子猷对竹啸咏良久,指竹说:“何可一日无此君!” 苏东坡有诗可为王子猷的行为作注解:“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她不能干重活,平常就扫扫院子,农忙时帮忙烧饭洗衣,也摘棉花。她最喜欢喂兔子,家里养了几十只。更多时间,她孤独,这促使她沉思,写诗。“其实我一直不是一个安静的人,我不甘心这样的命运。”她说,“只有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才是完整的,安静的,快乐的。”她给记者签名、写电话号码,足足花了2分钟。对她来说,每写一个字都很吃力,而诗歌是字数最少的一种文体。“风,水,天空,云朵都是可以触摸的,它们从笔尖走下来。”牵牛花、狗尾巴草、打谷场……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诗歌。

当我拍这部戏重新再读小说时,当年曾经忽略过的很多东西在今天仍然有现实意义。梁毅:记得那年我初三,妈妈为了激励我中考斗志,把书交到我手上。我当时年纪还小,就是对书中年轻人在逆境中那种坚持和拼搏感兴趣。长大之后发现,其实书里还有很多关于时代、关于思想的东西。韩晓国:我第一次看是在高三,看完很感动,觉得是不是人生都会面临类似的低谷、选择、拼搏,还专门找语文老师讨论了这些问题。王晓艺:我在高考结束之后看的这本书,因为当年报纸上登了一则新闻,四川文科高考状元最爱的就是《平凡的世界》。

陈志和翠花初始懵懂混乱、中途漏洞百出、终难勉力撑持的感情岌岌可危,而陈志也最终告别仕途,到学校当了一名教师。剧作名为“我的父亲母亲”,即是选取了男女主人公的儿子大志作为叙事人。也因此,作品不再局限在知青题材、年代戏的范围,也不再停留在婚恋家庭题材的层面,而是具有了更广泛的适用意义。对剧中人物,创作者在深刻观察的基础上,不是冷酷批判,而是赋予温暖的同理心。依着这份同理心,换个位置思考,不少观众感慨:中国人活得真是累啊!在延续千年、黏性十足的宗族观念面前,个人通常难以超脱,现代文明秩序也难以伸展,“法治”一再受到来自“人情”的挑战——岂有不累之理?在剧中,陈志除了兢兢业业工作、恪尽职守养家之外,还有个“与一般人不一样”的爱好:看星星。这个设定将作品的诗意触角伸向天空,创作者的意图或许是:保有仰望星空的诗意之心,是生活在传统伦理重压之下的中国人,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喘息出口。(曹华飞)。

广世 名潮 清岚

上一篇: 重庆永川红旗小学校园文化

下一篇: 首届胶东红色文化产业发展论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