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文体活动假期趣味阅读


 发布时间:2021-04-21 17:02:03

朱良志认为,在先秦时代,古人在艺术上的造型能力已经达到极高程度,“比如秦始皇兵马俑、汉代陶俑等等。我们到敦煌去,看到那些壁画、彩塑,用栩栩如生等词完全不足以表达它们的味道”。诚然,在传统文化大热的当下,传统艺术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那么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何在?朱良志介绍,曾有人

有人便说,这类具有文人身份而画笔粗俗的人,终究并不是真正的文人。真正的文人是在不加任何修饰的状态下表现出的内在的气质,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是也。归根结底,不在于作者是不是具有文人身份,而是本人是否具有文人的气质,是否将这种气质跃然纸上。从这个意义上讲,作者的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绘画本身。接下来的问题是,画中具有文人的趣味,但笔墨技巧是不是就不讲究了呢?是不是就可以以“意笔草草”、“笔简意绕”这样的提法来掩饰笨拙的基本功呢?我认为并不如此。

这种追求或反对,体现在题材选择、情节设置、人物塑造、语言使用、文本气质诸多方面,需要具体分析。关于网络文学的题材问题。我们不是题材决定论者,但我们也不赞同题材无差别论。网络文学在描写现实生活时,应当自觉地做时代的记录者,做生活的代言人,而不该在题材上一味地“不敬苍生敬鬼神、不写今人写古人”。关于网络文学的类型化问题。我们应当尊重网络文学的类型化选择,鼓励深挖类型化的潜质,期待类型化中涌现出精品力作,甚至是经典之作、传世之作。

二月二:我国民间趣味风俗知多少3月17日,农历二月初二,又称“春龙节”,这一天,除了“剃龙头”外,我国民间还有很多饶有兴趣的风俗。我国山东等地区过春龙节,用灶烟在地面上画一条龙,俗称引钱龙。俗信引龙有两种目的:一是请龙回来,兴云布雨,祈求农业丰收,二是龙为百虫之神,龙来了,百虫就躲起来,这对人体健康、农作物生长都是有益的。江苏南通民间有用面粉制作寿桃、牲畜,蒸熟后插在竹签上,晚上再插在田间,认为这是供百虫之神和祭祀祖先的食品,祈求祖先驱赶虫灾,也希望百虫之神不要危害庄稼。

古尔德纳说,知识分子的职责,就是向社会提供“批判性的言论文化”。批评家就是敢于“说难听话”的人,就属于典型的“批判性的言论文化”的生产者。批评不是一种自说自话的独白,而是一种积极的对话行为。只有通过对话性甚至对抗性的批评,我们才能逐渐成熟和强大起来。一个人既是批评的主动的施为主体,也是批评的受动的对象主体,也就是说,他固然可以批评人,但也要接受别人的反批评。承受批评是每一个拥有声望资源和话语权利的公民的义务。在一个现代型的社会里,任何人都不享有批评上的豁免权。

两会虽已降下帷幕,但人大会场习近平同志关于干部要“三严三实”的告诫,仍然振聋发聩。“三严三实”首先是“严于律己”,律己的重要一条是“自觉远离低级趣味”。“趣味”是人的价值观的集中体现,是人的素质、“官”的品位的集中反映。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共产党人的道德追求,更是当前某些干部的突出软肋。事实证明,“低级趣味”是腐败的伴生物,贪官往往品格低下。马向东爱赌,可以倒背 《赌术精选》;张二江好色,喜欢看A版的《玉蒲团》;而胡建学的一本《麻衣相法》,几乎要翻烂啦!某贪官的“趣味”,在于“藏钱”,从床下抄出百余万港币,还理直气壮地说,“这是个人爱好”;某贪官的 “趣味”,则在于“数钱”,贪贿的300万,每晚把存折拿出来看一遍才能舒坦入睡。

他的骨子里有一种游戏精神,常常把别人,也把自己放在一个游戏的格局中,应对周旋,无不优游自若。有趣味的人通常还很精致,对周围的事物充满好奇心,能够敏感地发现和领会许多常人不能领会的机巧,所以说话做事写文章,都与众不同:有时他举重若轻,把人家眼里天大的事,几笔弄成一个笑话;有时又举轻若重,于寻常事件中,发现清明的道理。他雅便雅了,俗便俗了,常人莫可置评,只有服气的份。他对生活是热情的,也是认真的,但他脸上常有的那种坏坏的笑,让人心里不踏实,又忍不住被吸引。

周围的人都说好,都说“非读不可”,都说不读就OUT了,你还能坚守自己的趣味,这就很不简单。作为中国人,除了《论语》、《诗经》等几十种经典著作,你确实非读不可,不读说不过去;其他的书,其实都是两可的。只是请记得一点,阅读可以消闲,但“消闲”不一定是“阅读”。越是时尚的东西,越容易过时。假如这个时尚碰巧是你个人的趣味,那我不反对;如果不是的话,需要保持一种警觉。读自己喜欢的书,为自己而读书,这就是我的基本立场。找到你信任的读书人新京报:要怎样建立自己的趣味和标准?陈平原:在我的新书《读书的“风景”》中,有一篇《人文学的困境、魅力及出路》,提及如何重建人文学的自信,选择怎样的读书策略,以及“尚友古人”的好处。

有话好好说。要学会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这就需要介入批评的人,懂得并遵守基本的“游戏规则”。文学批评不是打群架,不是扎堆儿起哄架秧子,不是任何方式的撒娇和撒野。微博可以迅捷地传播消息,可以发泄愤怒,但以我浅见,似乎并非展开文学批评的可靠平台。在微博上随便骂两句人,进而纠合起“无主名”的“哄客”一起来鼓噪,这固然很热闹,但也很无聊;这种行为,虽然像屠格涅夫所嘲笑的“口哨声”那样,会“在某一部分读者中引起赞许的笑”,但是,本质上是一种傲慢而浅薄的幼稚行为,毫无对话的诚意和建设性可言。

业务部 景德宫 湛曦

上一篇: 北京房山群众文化活动中心

下一篇: 姑苏69阁文化创意 产业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