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俗趣味较浓厚的旅游景点


 发布时间:2021-04-22 06:32:47

但同时,缺乏艺术个性的作品必定缺乏生命力,艺术创新是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必经之途。网络文学应当弃克隆之术,走创新之路,竭力避免跟风、扎堆,避免千篇一律、千人一面,避免类型化变成雷同化、套路化、同质化。关于网络文学的情节描写问题。网络文学应该充分发挥想象力,避免结构单一性、情节平面化

此般情形自然不是几句话能说得清楚的,大环境之恶化可能是主要因素,不说也罢。我想如此以往,评论家们也许真就武功尽废。现在的情形是,学院派批评没有感觉与趣味,媒体派批评则缺少深度与灼见,二者都忽略了最本质的一点:文学是一种精神生活。当然是这个时代的毛病。学院里的“知识气候”翻云覆雨,将诸般意识形态“异形”播向社会,与动辄解构的轻佻风习一拍即合。其实,往往是批评并不缺席,而文学却不在场。志强在《批评的抵制》一文中细述萨义德文化帝国主义批评之荒谬,就说到了这一问题。

中新网北京9月10日电(上官云)10日下午,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等主办的北大博雅讲坛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学者朱良志以“中国传统艺术的趣味”为主题,向到场听众讲解了传统艺术魅力、传统文人画等方面的知识。身为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中心主任,朱良志长期关注中国传统艺术,尤长于中国传统哲学和艺术关系的分析,并注意从艺术中研究中国人的人生智慧。历年来,他出版有《南画十六观》、《八大山人研究》、《真水无香》、《中国美学十五讲》等著作。

在反映现实时,应当分清主流与支流、光明与黑暗、现象与本质、现实与理想、合理性与可能性,恪守基本的道德标准和伦理规范。不能否定一切,怀疑一切,“天下乌鸦一般黑”,“洪洞县里无好人”。哪怕是虚构玄幻世界,也应当符合人类既有的知识经验和生活常理,体现人性人情。其次,网络文学应当有高雅的审美趣味取向,对文学心怀敬畏,对网络志存高远。网络文学应当追求积极、健康、乐观、高雅、清新的审美趣味,反对消极、颓靡、悲观、低俗、污浊的审美趣味。

所以在讨论文人画的时候,首先就关涉到作者的身份问题。一般说来,一个具有文人身份的人,大多数时候是会在笔墨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文人意趣。在其画中,会出现很多专业画家所罕有的笔情墨趣,这种意趣就是苏轼评论王维画时所说的“画中有诗”。正是这种画中境界,成为历代文人画家们心向往之的精神圣地。毫无疑问,这类文人所画此画,属于典型的文人画,如苏轼、、黄公望、文征明、陈道复、郑板桥、张大千等人即是。另一方面,某些具有文人身份的人一出笔便无文人趣味,而是画工死板,意境低俗,最多只能归属到工匠画一类。

这在萨义德那儿是可以扯上“帝国态度”什么的,好像不完全是一个理论问题,其实有时只是批评者气度、涵养的流露(取决于是否具有某种包容性思维)。在志强笔下,理解或许也是一种情感体验。譬如,说到奈保尔后期创作变化,说到《魔种》为什么没有写成堪与《比斯瓦斯先生的房子》相媲美的喜剧作品,他不认为那位年迈的作家已失去创作活力,而是“作者倾向于解释而非虚构,追求经验的价值更胜于想象的活力”(《“局外人”半生旅程》)。又如,说到《瘟疫年纪事》为什么看起来不大像小说,他认为主要是因为笛福对艺术作为人工制品的性质有不同理解,“他不仅要让小说读起来像一篇真实的回忆录,而且要让它显得像一个匿名的抄本,仿佛它是撰写于瘟疫流行时期的伦敦,在大火灾中幸存下来,终于交到读者手中……”(《笛福的瘟疫伦敦》)这样的阐发也许不能说是一种真正有效的诠释,却比那种遽然指斥的判断显得更有理性,也更见风度。(本文是李庆西为许志强著《无边界阅读》一书所作的序,有删节,标题为编者所加,此书已由新星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

名人与麻将◎饶展雄麻将牌又称麻雀牌,始于清代,由马吊牌演变而成。打麻将是无序变有序的一种脑力运动,会打麻将的人很多,有人建议把麻将列入运动会的一个项目。老年人适当打打麻将,使双手得到充分的活动,也对身心有益,但有人用于赌博则害莫大焉。许多名人都爱打麻将,他们各自有其独特的看法,兹选录一二,以飨读者。毛泽东(1893-1976)主席曾说: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一是中医;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三是麻将牌。可见他对麻将评价之高。

拓信诺 艺像 军警民

上一篇: 姜昆:缺少创新是相声艺术最大的问题

下一篇: 群众文化与图书资料哪个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