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的趣味问题(7)


 发布时间:2021-04-21 00:05:36

2012年是中国传统龙年,岁次壬辰年,近日,首都博物馆推出春节“博物馆里过大年”例牌展览。此次以“祥龙瑞彩”命名的新春展览主要展示140组件古代龙文物,在介绍龙来源与发展脉络的同时,讲述龙与老百姓的故事。展览时间将从1月18日至3月20日逾两个月。中国人喜欢龙,自古而然。翻开中国

海外投机者拉动这些作品的价格,使其在短时期内升值巨大,并将价值标准强加给国内收藏者。但这些作品长期以来颇受诟病,其特征为画面形象脸谱化,一味荒诞、木呆甚至血腥,趣味低级;形态丑陋或呆板、色彩媚艳或苍白、趣味怪异或庸俗,以及运用图式化的政治符号。一个画家一种画面造型,几十张甚至几百张画就是场面翻来覆去变换,而核心造型一成不变。一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甚至刻意迎合西方的意识形态偏见,这些作品采用丑化人物、反讽政治的方式不适当地表现中国的社会与文化。

梁启超倡导“诗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还大力提倡趣味主义人生观。他认为,趣味的标准不在道德观念,而必须是“以趣味始,以趣味终”,“劳作、游戏、艺术、学问”都符合趣味主义的条件,赌钱、喝酒、做官之类则非。就他的标准而言,麻将显然也是种“趣味”的游戏。1919年,梁启超从欧洲回国。一次,朋友约他某天去讲演,他为难地说:“你们订的时间我恰好有四人功课。”朋友不解,听解释后方知,原来是约了麻将局。他在清华讲学时,曾有一句名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

匡时秋拍巡展近日现身南京,一批与梁启超有关的信札向市民揭开面纱。梁启超早年曾在南京作过短暂停留,然而匆忙中对南京无暇一瞥,倒是在晚年,这座温柔宽厚的城市陪他走过了一段颇具趣味的人生路。1922年,梁启超受邀在国立东南大学和法政大学等校授课。他的主要授课场所国立东南大学就是现在的东南大学,和国立北京大学是当时国内仅有的两所国立综合性大学。梁启超教授两门课,一门是中国政治思想史,另一门课程也与历史相关。“趣味”二字是梁启超最大的人生信仰和教育理念,他曾在讲座、文章中不止一次地表达这个观点。

作家陈忠实先生2016年4月29日晨逝世。在纷纭的祭奠中,他的心血之作《白鹿原》重又成为瞩目的焦点。对文学人来说,某种意义上,《白鹿原》就是陈忠实,陈忠实就是《白鹿原》。与其在知识谱系里为陈忠实先生列传,倒不如回到文学之道,看看《白鹿原》的“众妙之门”。独步中国当代文坛的传统情怀陈忠实是绝望的现实主义者,《白鹿原》是记载中国乡绅没落的悲壮史诗。《白鹿原》的叙事视角及传统情怀,足以独步中国当代文坛。1949年以来,革命者和现代知识分子的叙事及价值趣味最为常见。

乡绅是受难者,他们将失去一切,权力、财产(包括女人与儿子在内的财产),乡绅中的至人——白嘉轩,还将失去眼睛、脊梁、魂灵和名望。中医在这里,将失去救人的本领,最后,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死亡来得快一点,让斯文没那么快扫地。女人既是生殖者(如白嘉轩的七房女人、鹿子霖数不清的相好等),也是祸水,更是淫娃厉鬼(如小娥),她们是利用色与性参与“统治”这个世界的怪异力量(《白鹿原》没有一个丑的女性)。长工及长工的后人,他们同样经历了惨烈的命运——鹿三安于天命,黑娃鹿兆谦以仇恨立身,先“睡”乡绅的小老婆,后劫乡绅的家产,鹿三与黑娃必将陷入断绝父子关系的血缘决裂。

杨先生 韦执谊 射阳县

上一篇: 公司定制文化衫送客户账务处理

下一篇: 五四时期主要文化建设主张是什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3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