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的趣味问题(14)


 发布时间:2021-04-22 08:05:00

治学之余,撰写随笔,“借以关注现实人生,并保持心境的洒脱与性情的温润。”为自己而读书新京报:如今我们到了一个书籍很多的时代,像你书中说的“书到用时方恨多”。在这样一个时代,其实读书的方法更重要了。陈平原: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层次的经典。有两千年的经典,有两百年的经典,有五十年的经

再次——虽说是再次,却顶要紧。缺了这个条件,随笔一般都比较难看。这个条件就是:作者要有趣味。这一条,常常被人们忽略掉,所以准备多说几句。趣味是天生的,你可以博学,你也可以有思想,但你未必有趣味。我们常见一些博学而古板的人,也常见一些皱着眉头思考的人,这些人,我们选择敬而远之,因为他们让人紧张。那么,什么才叫有趣味呢?我认为,趣味就是让庸常生活发出光亮的本事。它所传达出的,是一个人对世界的认知和对人生的态度。有趣味的人对世界的理解很通透,因此对人生的态度也很轻松。

周围的人都说好,都说“非读不可”,都说不读就OUT了,你还能坚守自己的趣味,这就很不简单。作为中国人,除了《论语》、《诗经》等几十种经典著作,你确实非读不可,不读说不过去;其他的书,其实都是两可的。只是请记得一点,阅读可以消闲,但“消闲”不一定是“阅读”。越是时尚的东西,越容易过时。假如这个时尚碰巧是你个人的趣味,那我不反对;如果不是的话,需要保持一种警觉。读自己喜欢的书,为自己而读书,这就是我的基本立场。找到你信任的读书人新京报:要怎样建立自己的趣味和标准?陈平原:在我的新书《读书的“风景”》中,有一篇《人文学的困境、魅力及出路》,提及如何重建人文学的自信,选择怎样的读书策略,以及“尚友古人”的好处。

龙是数千年来中华各族人民集体智慧的创造,龙的起源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起源。文/图本报驻京记者 谢绮珊形象:体现中华民族审美趣味的变迁从展览中可以看到,在漫长的中国历史长河中,龙的模样逐渐由模糊到清晰,由抽象到具体。龙的艺术形象的变化,经历了由简单到复杂、由朴素到华丽的过程。龙诞生在农耕民族里。当父权制确立后,农业部落的首领出于征战的需要,自称为龙的化身。自此,龙逐渐在宗教、政治、文学、艺术等各个领域充当了独特而重要的角色。

所谓“四人功课”原来就是麻将局。梁启超有句名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麻将);只有打麻将可以忘记读书。”可见他对麻将的爱好了。据说,他的很多社论文章都是在麻将桌上口授而成,其文不仅流利,而且颇具特色。胡适(1891-1962),“五四运动”倡导者之一。这位著名学者的夫人江冬秀是个麻将迷,视牌如命。每当麻将局三缺一时,江冬秀总是要拉胡适上麻将桌,胡适经不住夫人的纠缠,本来对麻将不屑一顾的他,也会偶尔为之,但他的技艺甚差,几乎每战必败,胡适曾戏称:英国的国戏是板球,美国的国戏是棒球,日本的国戏是相朴,中国的国戏自然是麻将了。

跟什么样的人打交道、交朋友、谈读书,会决定你的视野和趣味。新京报:对一个普通读者来说,什么样的书是他最应该读的?陈平原:这很难说。阅读最最基本的经典著作,这上面已经说了。别的,那就取决于你的阅读目标,是希望借此建立一种公民立场,还是完善自家的审美趣味;是祈求良好的生活态度,还是促成专深的研究方向,这都影响你的阅读策略。所以,很难说哪一本书是一定、一定要读的。另外,时代变化了,知识在更新,阅读视野也在转移,上一代人觉得必读不可的,下一代人不见得这么认为。

润勤 德华 宝岛

上一篇: 中国不同地区的文化差异ppt

下一篇: 乌鲁木齐地区物质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