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心理学属于人文还是自然


 发布时间:2021-04-22 07:21:24

梁启超倡导“诗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还大力提倡趣味主义人生观。他认为,趣味的标准不在道德观念,而必须是“以趣味始,以趣味终”,“劳作、游戏、艺术、学问”都符合趣味主义的条件,赌钱、喝酒、做官之类则非。就他的标准而言,麻将显然也是种“趣味”的游戏。1919年,梁启超从欧洲回国。

文学批评家要有自己的价值立场和趣味倾向。张潮在《幽梦影》里说:“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对文学批评来讲,所谓“癖”者,就是独具个性的审美好恶。趣味无可争辩,那是指面对同样高级的趣味,是无须“争辩”的。例如,在喜欢李白与喜欢杜甫之间,就难分轩轾。但是,趣味是有雅俗高下之分的,在高而雅的趣味里,总是含着良好的教养和普遍的人性内容。喜欢《肉蒲团》就是俗,欣赏《红楼梦》就是雅;热爱司马迁的《史记》就显得“高”,赞赏魏收的“秽史”就显得“下”。

今天,在讨论生活与艺术的关系时,我们从宋代汲取的话题最有趣味。宋代在中国历史上有着独特的内涵,它紧跟着绚烂辉煌的唐代之后粉墨登场,打造了与新时代相适应的文化类型,那是一种相对封闭、相对内省、色调淡雅但又不乏炫目亮点的文化类型。中国瓷器披一肩岁月风尘走来,略经整饬与梳理后,就很自觉地与宋代成熟的哲学思想与飘逸的道教文化以及市民社会高度认可的趣味相适应,并达到中国陶瓷史上第一个高峰。宋瓷之美,何止五大名窑说起宋瓷,不少人一定会轻轻念出:汝、哥、定、均、官……其实,宋瓷何止五大名窑!在博物馆里,我们可以看到宋瓷以一个规整的方阵向我们走来,在北方窑口中,除了汝窑、定窑、均窑之外,还有庞大的磁州窑系、同样窑场很大而影响至远的耀州窑系,还有登封窑、介休窑、扒村窑、浑源窑、大同窑、长治窑、鹤壁窑、淄博窑、霍县窑等,北宋的官窑应该特指汴京的官窑,“雨过天青”的汝窑因为特别珍稀而受到最高礼遇。

而随着海外资本的撤离,内地藏家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他们的收藏趣味和品位决定了下一波热潮的走向。《塔吉克新娘》的高价成交就是内地收藏趣味的进一步彰显。当代艺术品市场不再以西方的审美趣味去评判当代艺术家,随着艺术品市场逐渐回归理性,以及对其学术性的梳理,华人收藏家的收藏理念和审美趣味已不同以往。在境外藏家撤资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高涨的背后是新一波的投资人和收藏家的入场。在经过10多年的市场磨砺和淘汰之后,大量新人、新资本的介入必然提升业界的经营水平和藏家的品位。(完)。

2012年是中国传统龙年,岁次壬辰年,近日,首都博物馆推出春节“博物馆里过大年”例牌展览。此次以“祥龙瑞彩”命名的新春展览主要展示140组件古代龙文物,在介绍龙来源与发展脉络的同时,讲述龙与老百姓的故事。展览时间将从1月18日至3月20日逾两个月。中国人喜欢龙,自古而然。翻开中国龙的历史,其形象之多变令人目眩,千种姿态,万般风流。它既是威严凝重的庞然大物,又可为蜷体蟠结的小巧玲珑之形。由百花齐放到走向趋同,龙的形象保留着某些基本特征的同时,又经历不断改造,而具有浓厚的时代特色,并赋予了多彩的人文内涵与寓意。

”可见,麻将对其诱惑力、吸引力之大。他的很多社论文章都是在麻将桌上口授而成,其文不仅流利畅达,而且感情奔放,颇有特色。胡适对麻将原本不屑一顾,但其夫人江冬秀是个“麻将鬼”,嗜牌如命,每当“三缺一”时,他便抵撑不住夫人的纠缠,也偶然为之,但其技艺低下,几乎每战皆输,只好以“手气不佳”解嘲。就这样,胡适也间接与麻将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曾谐趣地说,从游戏的特殊爱好上看,可以说英国的国戏是板球,美国的国戏是棒球,日本的国戏是相扑,中国呢?“自然是麻将”。他曾在《麻将》中说,中国除有鸦片,八股和小脚三害之外,还有第四害,这就是麻将。“女人们以打麻将为家常,老人们以打麻将为下半生的‘大事业’。我们走遍世界,可曾有哪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吗?”有趣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与江冬秀困居纽约,生活拮据。幸好江冬秀“垒四方城”的功夫十分了得,常打常赢,麻将收入竟成了补贴家用的“计划内收入”。骆晓云。

李星文《芈月传》大结局了,豆瓣上是4.9的评分,三万两千多人打分。我不爱猜测动机,也不涉阴谋论,但这个结果很扯淡。参照系是这样的:《小时代4》4.7分,六万多人打分;《太子妃升职记》8.2分,二万五千人打分。《芈月传》再再再差,不可能是《小时代》的级别。《芈月传》再再再不好,不可能只够到“太子妃”的半山腰。什么?不是一群人打的分?那您亮这分时也没有标“二傻组评分”“精分组评分”“明白人组评分”,大家怎么区分?我要说这视力和判断力真不咋地。

海外投机者拉动这些作品的价格,使其在短时期内升值巨大,并将价值标准强加给国内收藏者。但这些作品长期以来颇受诟病,其特征为画面形象脸谱化,一味荒诞、木呆甚至血腥,趣味低级;形态丑陋或呆板、色彩媚艳或苍白、趣味怪异或庸俗,以及运用图式化的政治符号。一个画家一种画面造型,几十张甚至几百张画就是场面翻来覆去变换,而核心造型一成不变。一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甚至刻意迎合西方的意识形态偏见,这些作品采用丑化人物、反讽政治的方式不适当地表现中国的社会与文化。

他委婉而又毫不含糊地指证,萨义德在举述康拉德和马洛的“叙事者权威”的同时,根本就没弄明白叙事人马洛的叙述意图,所以“将马洛‘溯江而上的航程’说成是欧洲人‘实施帝国统治和意志’”。这种过于简单化的判断可以说是学院派批评的典型症候,也就是用文学作品做了“意识形态清算”的靶子。实际上,批评者眼里只有帝国主义,没有文学这回事儿。志强的这类“评论的评论”还包含着对批评行为的深邃思考,他对毛姆和库切的两本评论集的评论都很值得一读。

《基因启示录》 陈云地 著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1年8月版枕边书INWEI蒋春光我一直以为,写随笔应该具备三个条件。首先,作者要是一个通才。这构成了随笔这个金字塔巨大的塔基。随笔是和人平平常常地说话,人每天要听很多话,够烦,现在甚至连讲故事的小说都懒得看了,人家凭什么要听你说?所以,你得说些他没听到的、新鲜的东西。这个非通才不能。从古至今,老百姓最佩服的人是哪个?是诸葛亮。服他什么?博学多才啊,所谓上通天文,下通地理,能耐大得很,典型的通才。

折颜 养肝 刘秋林

上一篇: 大连横琴流星雨文化传媒公司

下一篇: 四库全书为什么是文化浩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