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外来文化鲁迅的主张是什么你赞同吗


 发布时间:2020-10-26 06:08:11

道光初年,因黄河水患严重,运河塞梗,直接威胁到朝廷的粮食供给。不少督抚上奏,请求皇帝将官办河运改为招商海运,于道光六年开始海运,因各种因素的干扰,道光七年又停运。道光二十七年因东南河决,漕运受阻,祁寯藻时任户部尚书,他总结了道光六年海运创办的经验教训,向道光帝提出海河并运的良策,

可见,将“阳”归于“在上者”,将“阴”归于“在下者”,同时又主张“贵阳而贱阴”,就无疑起到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方面,因为人人都有“阴阳”两面,对下对上就要采取不同的方式,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容易造成人格分裂;另一方面,因为“在下者”终究是绝大多数人,要求他们处“阴”境而尚“柔”道,就会压抑多数人。即便是最高的“在上者”皇帝,在“天”的下面也要“敬天法祖”,保持谦抑。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统治者通过各种强制和教化推行这样的“抱阴守雌”文化,从心理和行为上压抑了社会上的阳刚之气,造成一种普遍的心理状态和社会风气,使“阴柔文化”实际上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要姿态。

老子认为,由于统治者以智治国,而民众巧以应付,所以,奸伪丛生,天下大乱,即所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老子·十八章》),这就是“以智治国,国之贼”的理论根据。由此,老子提出要“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巧弃利,绝学无忧(《老子·十九章》)”。因为,现实社会丧失了“道”,才出现孔子那一套仁义、礼乐等,即“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由上可见,老子完全是针对奸诈虚伪的社会风气,而提出对民“愚之”,即社会回归到诚朴纯真的自然天性。

说的话从理论到理论,为一个词的意思绕来绕去,清谈变成专谈“玄学”了。到了东晋,清谈更加盛行。原因就是北方的名人逃到了南方,狼狈不堪。但又放不下臭架子,跑到了南方人地盘上,还担心南方人看不起。没钱又没势,怎么办呢?唯一剩下的就是高深莫测的玄言,其实就是“装逼”,让别人觉得他们还是贵族,还是“高大上”。他们相互标榜,形成风气。其中谁突然说出一个新的观点,思路奇特,就成了众人的偶像。庾亮曾去拜访周顗,周顗说:您喜悦些什么,怎么忽然胖起来了?庾亮说:你又忧伤些什么,怎么忽然瘦下去了?周顗说:我没有什么可忧伤的,只是清静淡泊之志一天天增加,污浊的思虑一天天去掉就是了!一时广为传诵。清谈一开始有积极意义,后来就和“五石散”一样,是个慢性毒品。刚吸让人神清气爽,但天天沉湎其中,变得萎靡不振,形销骨立。而且这些人不干实事,又瞧不起埋头苦干的,完全是银样蜡枪头,绣花枕头,没有实际作用。清谈和另一个词是“难兄难弟”,那就是“误国”。说西晋亡于清谈并不过分。在司马昱执政时期,清谈派势力很大,桓温也是清谈高手,但内心非常鄙视这些名流。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

这要求:统治者不崇尚表彰钱财富有之人,使民众不去攀比争夺。不珍爱难得的贵重奇货,使民众不去偷盗。不显耀可贪心的欲望,使民众的思想不被扰乱。因此,圣人治理天下,在于使人们的思想净化纯朴,解决好民众的温饱,增强人们的体质。总之,要使他们没有多少意见,没有太多的欲望,使那些奸诈的聪明人不敢胆大妄为。按照无为的原则顺应自然规律来办事,天下就没有不太平的了。《老子·六十五章》进一步阐发了治国要使民风返朴归真的重要意义,并在第十八章、第十九章中批判了儒家的“仁义”、“智慧”之“学”。

我省诗歌界研讨“无障碍诗歌写作”并呼吁让诗歌走向大众(记者张鲜明)9月11日,省作协、省诗歌学会、河南文艺出版社等联合举办研讨会,就我省著名诗人李清联所倡导的“无障碍诗歌写作”的理论与实践进行深入研讨,并呼吁我省广大诗人贴近生活、贴近时代,使诗歌走向大众,为中原经济区建设做出更大贡献。李清联是我省有重要影响的诗人,现为香港《当代诗坛》杂志编委兼编辑部主任。他在进入古稀之年后,认真反思,勇于创新,深入研究当代诗歌的出路问题。

■就文化特质而言,不能忽视“阴柔化”心理长期积淀的影响中国传统社会中是否存在“阴盛阳衰”的问题,并无定论,也不必细究。但不少人指出,旧文化传统束缚下的中国男人往往缺乏“阳刚之气”,确实是值得重视的。就文化特质而言,我们不能忽视传统文化影响下的“阴柔化”心理长期积淀的影响。这种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其一,“重齐一,轻个性”。这种文化不注重提倡和保护个性鲜明的气质,实际上是看不起每个普通的个体。这在一定程度上使迷信权势、向上攀附或从众随俗的心理十分普遍。

章太炎,原名学乘,字枚叔,后易名为炳麟,号太炎。浙江余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革命家,国学大师。他以《苏报》案一举成名,担任过《民报》主编,并与孙中山、黄兴共订《革命方略》,成为民主革命的重要宣传者和组织领导者。在民国建立以后,他又积极投身反袁民主运动,并在孙中山组织护法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晚年,他坚持民族气节,为抗日奔走呼告。章太炎同时是近代著名的国学大师,他文笔古奥,学问自成一家,章门弟子有黄侃、汪东、朱希祖、钱玄同、鲁迅等,在近代历史上均各有成就,形成了一个具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团体。

“虚其心”,民则无欲。“实其腹”,民则无饥饿,当然就会感到满足。“弱其志”,民则无欲望、不争,不受外物之迷惑。无知,意谓没有什么意见,能安居乐业,对生活现状感到满意。可见,老子在这章里是对现实社会中的物欲横流和道德沦丧进行批判,他认为,统治者崇尚财物、炫耀富有,是扰乱人心、造成社会动乱,即“民争”、“民盗”、“民乱”的根源。因此,要坚决杜绝。所以,圣人治理天下,应该消除奸诈智慧和贪婪私心,使民众恢复纯朴的民风,国家才能大治。

不过,实事求是评估梁漱溟,他并不是一个“学问中人”,与其说他是最后一个“儒家”,不如说他是20世纪中国最后一个“儒者”,“最后一个士大夫”。梁漱溟虽意欲营造某种思想体系,但他更看重的毕竟是儒者的躬行践履、身体力行。因此,当他一旦清醒意识到中国现代化出路并不在“全盘反传统”,不在“全盘西化”时,他并不愿将精力用于空洞无效的理论论争,而是充分利用时机进行实验。梁漱溟也是具有爱国心的人,他虽然对中日关系未来演化判断不准确,但他强调在战争并未真的全面爆发时安心从事既定工作,也无大错。

实地考察 闽行得丘 艾玛文

上一篇: 走进首都博物馆民俗手抄报

下一篇: 梵高重要遗作首次亮相北京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