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吉祥怎么提高后宫的文化值


 发布时间:2021-05-14 11:06:07

这些手段,除了“听话”之外,显然还包括“侍寝”一类的鬼把戏。当然,你也可以说,“侍寝”是见不得阳光的,是性交易。这当然没错。但问题在于,让大家争先恐后前来陪皇帝老儿睡觉的,难道不是制度本身吗?有朋友从东北回来,向我介绍参观“日俄监狱”的见闻。日俄监狱是沙俄和日本建成的,是两个帝国

“唯收视率论”将各大地方电视台拖向一个无形的“后宫” ,地方频道为了赢得高收视率,不惜制造和播出庸俗的电视节目和电视剧。一些电视台已经越来越缺乏社会责任感和道德承担感,逐渐沦为娱乐受众更愚弄受众的视听工具。这不仅是中国电视的悲哀,更是中国电视人的悲哀。我在这里并不是反对电视节目的娱乐性,而是说,这种娱乐应该是身心的愉悦。如果娱乐只泛化为注重感官的刺激的追求,而忽略了心灵家园的净化,那么,这种娱乐无疑就是精神毒品。

如秦始皇为褒奖巴清寡妇而修筑女怀清台以劝导贞节;西汉宣帝于神爵四年(公元前五十八年)诏赐贞妇顺女帛;东汉安帝也曾于“元初六年二月,诏赐贞妇有节义谷十斛,甄表门闾,旌显厥行”。(《后汉书·安帝本纪》)但是另一方面,统治者自己却占有大量女乐、倡优等宫女,供他们享乐。《史记·秦始皇本纪》描述说:“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其后宫之盛,可想而之。秦始皇把从六国掠来的上万名宫女据为已有,并大修宫室供女乐居住表演。

近年来“宫斗戏”在荧屏风光无二,《宫锁心玉》《步步惊心》《后宫·甄嬛传》等剧创下了收视奇迹,却也屡遭诟病——肢解历史、胡编乱造、色情血腥等等。而一些所谓的“清宫正剧”绝非走“正说”路线,却是将历史与故事“乱炖”一气,叫人真假莫辨。为了“矫正视听”,清史专家阎崇年近日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大故宫2》(快报正在连载其图书版),首次深入解读“皇家私生活”。日前,阎崇年接受了快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来听听这位78岁的老专家如何讲述“后宫那些事”。

观众发现,荧屏上78岁的阎崇年依旧红光满面、思维清晰,不禁感叹老先生精力好。阎崇年告诉记者:“准备《大故宫》这一年半来,一天假期也没有,连春节也没休息一天。”每天早晨4点起床,打开电脑就工作,一直忙到睡觉。记者惊呼:“太恐怖了!”阎崇年笑呵呵地说:“不恐怖,兴趣在这,好多问题扣着你。平时和朋友讨论的话题是故宫,睡觉做梦也是故宫。”作为紫禁城学会副会长,阎崇年经常在故宫开会、考察,用他的话来说,去故宫的次数“几百次也不止,可能有上千次”。

古人把夏桀灭亡的原因归罪于君王沉迷女色而荒废政事。殷商时代的商纣王,在赏玩女乐倡优等宫女时,更是有一种变态心理。他不满足于自己宫中的女色,还随意发动战争,劫掠诸侯的女乐,大施淫威。甚至设酒池肉林,命宫中男女裸体追逐于其间,他一边饮酒一边观赏,通宵达旦。并广征赋税,营造极其壮丽的苑台、苑圃。《史记·殷本纪》记载:“(纣)好酒淫乐……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珠晖 立堂 雍峰

上一篇: 青州香山周易文化及研究基地

下一篇: 青州西南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