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田近代史研究 新文化运动


 发布时间:2021-01-25 11:29:13

”“龙威同志治中国近代史,尤致力于太平天国史,著作甚丰,他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曾受过文字音韵学的训练,遍览古代经典,娴熟传统学术,尤精于考证”,“由于中国近代史史料繁富、记载杂出,矛盾分歧之说极多,而做考证工作的同志极少,故龙威同志这部《考证学集林》实有筚路蓝缕、开辟榛莽之功。”

看起来中国社会变得极为黑暗、极为混乱,毫无秩序、毫无前途。这正是“沉沦”到“谷底”的一些表征。正像黑暗过了是光明一样,中国历史发展到“谷底”时期出现了向上的转机。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派力量壮大起来,并导演了辛亥革命推翻帝制的悲喜剧,这次革命失败,中国人重新考虑出路。于是,新文化运动发生了,五四爱国运动发生了,马克思主义大规模传入并被人们接受也在这时候发生了。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党从这时改弦更张,重新奋斗。中国共产党在这时候成立并提出反帝反封建的明确主张。

”“龙威同志治中国近代史,尤致力于太平天国史,著作甚丰,他学识渊博,多才多艺,曾受过文字音韵学的训练,遍览古代经典,娴熟传统学术,尤精于考证”,“由于中国近代史史料繁富、记载杂出,矛盾分歧之说极多,而做考证工作的同志极少,故龙威同志这部《考证学集林》实有筚路蓝缕、开辟榛莽之功。”在扬州纪念活动两天后,祁老伉俪因故赴京,戴逸先生偕夫人专门设宴洗尘,席间,两位老人交谈甚欢,笑语朗朗,所谈主题还是如何完成好清史工程,彼此肝胆相照,尽见赤子之心。

但更多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掀开历史的一页,有些东西结了账了,结账之后就应该PASS掉,就知道应该怎么来处理它,不能整天进行一种仇恨史的教育,一种“狼来了”的教育。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叙事可以重新调整。希望能够出现一种公共知识产品性质的历史作品张鸣:我自己看历史,包括近代史,开始看的时候给我的一点是中国人老受欺负,从头到尾都受欺负,我们怎么做都受欺负,整个叙事就一个“哭啊,对不起我啊,没良心啊,怎么都欺负我啊”。

从1980年起,李侃同志历任中国史学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会长,在组织协调史学会内部建设,推进国内外学术交流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接办《中国历史学年鉴》后,增加了中国史学会实质性的工作内容,成为海内外了解中国史学研究状况的一个重要窗口。70年代末,李侃同志为恢复中华书局的独立建制,重组近代史编辑室做了许多工作。李侃同志在领导岗位上,坚持正确的方向,贯彻古籍整理出版方针,重视图书质量管理,强调多出书、出好书,探索出版改革,走向市场,既谋求发展,又保持老社特色和应有的地位。

普及本的中国近代史书,以往已经出版很多本,还有必要再增加一本吗普及本的中国近代史书,以往已经出版很多本,特别是20世纪70-90年代,出版的同类读物数以百计。还有必要再增加一本吗?应该说还是有必要的。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人们对中国近代史知识的渴望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中国近代史学界对中国近代史的认识远比过去清楚了,学术研究的进步也很大。过去的历史,是一个客观存在,由于主客观各方面的原因,人们对这个客观存在的认识,是不可能一步到位的,而是一个不断累积的过程。

《辛亥革命的影像记忆》一书作者表示,本书面向对辛亥革命感兴趣的一般读者,不同于高深研究,更不求面面俱到,旨在通过图片本身的丰富性,相关史实勾勒的趣味性,邀请读者进入历史现场,从这些历史场景或优雅或冷峻或大气或逼仄或温煦或惊悚的氛围中,捕捉这场革命的踪迹与味道。◎ 作者简介杨天石,江苏人。196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京都大学客座教授,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

乐型 梦响 浆菜

上一篇: 全国首批7个徐霞客游线标志地在浙江宁海揭晓(图)

下一篇: “死亡之地”罗布泊科考再启动 探楼兰古国盛衰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