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团圆,在归属感中传承家风文化


 发布时间:2020-11-25 01:10:33

曾被张爱玲在遗嘱中要求销毁的小说《小团圆》,在她过世14年之后,由台湾皇冠出版社于2月26日“违规”出版了。这部被看作张爱玲自传体小说的手稿多年来一直不曾曝光,为了让它面世,张爱玲挚友兼经纪人宋淇曾建议将男主人公角色改为双面间谍,但张爱玲拒绝了。2月28日,作出出版决定的宋淇之子

中央八项规定没出台前,一方主政者也不易,要给属下筹备奖金,还要给“婆婆们”准备年礼,迎来送往,深怕有什么差错,故有“过年如过关”的戏说。可见盼望节日能风清气爽是有广泛社会意愿基础的。从另一角度而言,在社会高度开放和流动性极强的当代,这种传统节日带来的压力也不小。羊年的春运,全国出行人次达27亿,平均每人出行两次,从“红眼高铁”、“红眼航班”到各条高速公路上满满的车流就可看出节日的沉甸。还有清明、中秋等传统节日,莫不如此,是国人之文化传统。

《小团圆》写盛九莉跑到浙江乡下,“去探望被通缉的人”。……简要地说,《小团圆》是一部自传体的长篇,盛九莉是张爱玲的化身,邵之雍是胡兰成的化身,这是不争的事实。当然《小团圆》毕竟是小说,其中有些细节、情节和场面是无法与历史真实一一考证的。其次,《小团圆》又是一部以盛九莉(张爱玲的化身)的隐私、性生活来招徕读者的作品。本来,张爱玲到美国与赖雅结婚后,谁也不知道张爱玲有过怀孕、堕贻的事,但《小团圆》却写盛九莉与汝狄结婚后有了身孕,竟用药线打胎,“夜间她在浴室灯下看见抽水马桶里的男胎,……(因文字过于恐怖,略)”以此吸引读者。

笔者倒是觉得李欧梵先生的说法,庶几近之。他认为,《小团圆》是张爱玲写作的极限,张爱玲小说的技巧到此打住了,没有再能超越此前的自己。作者和现实间的距离不够,影响了这部小说的艺术成就。“你还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句话曾震撼了无数女性读者。二十来岁的人说出这话,多半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但张爱玲不太一样。她的人生的确是过于早熟。她的文笔、见识,有时近乎神经质的感官,让人觉得好像她替其他女人都活过了一遍。实际上,张爱玲写作《小团圆》,是为自己人生的纠结作解脱,给“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这个问题作答。

待瓦罐烧红后,再放醋进去。这时就会有香味飘满全村。新城县过中秋时,自八月十一夜起就悬挂通草灯,直至八月十七日止。安徽省婺源中秋节,儿童以砖瓦堆一中空宝塔。塔上挂以帐幔匾额等装饰品,又置一桌于塔前,陈设各种敬“塔神”的器具。夜间则内外都点上灯烛。绩溪中秋儿童打中秋炮。中秋炮是以稻草扎成发辫状,浸湿后再拿起来向石上打击,使发出巨响并有游火龙的风俗。火龙是以称草扎成的龙,身上插有香柱。游火龙时有锣鼓队同行,游遍各村后再送至河中。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最关键的那块“拼图”“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金锁记》文/万佳欢1975年~1976年,年过50的张爱玲完成“自白小说”《小团圆》后将其搁置一旁,继续着手写短篇小说《色·戒》。《色·戒》来自于两个真实故事的拼贴,即上海的郑萍如刺杀汪伪政权高级官员丁默村事件,和老朋友宋淇给张讲述的天津一些年轻人刺杀汉奸的故事。

另外,有关张爱玲家族的秘闻也暴露在世人面前。书中,女主人公的姑姑和母亲占的比重非常大,一开始就登场了。这里头的线索远比《对照记》《私语》里多得多,也关键得多。甚至可以说题目《小团圆》不仅指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处境,更是指女主人公与母亲、姑姑的关系——放浪周旋于外国情人间、自私的母亲对女主人公造成的长期压力;与之监护人般相依为命的姑姑的秘密恋情(姑姑爱上有妇之夫)……另外,书中所写的母亲、姑姑及家族堂表间奇怪的男女、女女关系,常态性乱伦,远比张胡恋更骇人听闻。中文简体版出版方回应:人物并不能绝对对号入座。《小团圆》与张爱玲以往作品的风格迥然不同,是在多个时空交错中发生的故事。在她历史中过往来去的那些辛酸往事、现实人物,于此处实现了历史的团圆。余韵不尽的情感铺陈已臻炉火纯青之境,读来时时有被针扎人心的滋味。故事中男男女女的矛盾挣扎和颠倒迷乱,正映现了我们心底深处诸般复杂的情结。

所以我不想把难题交给后人,从我这里解决罢。”对于今天的挨骂,他早在预料之中。在他看来,当年阻碍这本书出版的情状已不存在,“胡兰成已在一九八一年去世……至于政治敏感的问题,今天的台湾与当年亦已有天渊之别”,即使张爱玲曾在一封信中嘱咐“销毁《小团圆》”,但宋以朗根据她与父亲宋淇的通信往来透出的心思判断,“她其实根本舍不得销毁这部小说”。他也相信虽然小说会颠覆张爱玲在张迷心目中的形象,但会让读者在更深层面重新审视更真实立体的张爱玲。

“洋范儿”旅游羊年的“洋范儿”突出表现在热火朝天的出国游上。来自珠三角的最新数据显示,国际航班一票难求。不少人早早就定好了春节境外游的计划。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及欧美等国都是出境游的热门之选。一些选择过“洋”年的市民认为,过年期间,国内旅游景点人员“爆棚”,收费高、交通不便,反而是出境游性价比合适,能玩得更加轻松惬意。吐槽春晚2015年央视羊年春晚的收视率为28.37%,创下历年新低。春晚是老百姓精神生活的“年夜饭”,筹备期间主创人员严阵以待,精心排练,但最终还是难逃被观众吐槽的结果。不过,有媒体提出,“哪里有争议,哪里就有吐槽,哪里有吐槽,哪里就有热度,哪里有热度,哪里就有围观。”还称,“正是‘不完美’才拯救了春晚”。从1983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第一届春晚算起,春晚32岁了。与往年相比,羊年春晚与移动互联网紧密结合,首次推送到境外网站,并加入微信“摇一摇”元素,更加重互动。

我从5月到10月,靠变卖书物来维持生活。武田熙,柳龙光要拉我到《武德报》去工作,我拒绝没有接受。北京现待不下去,我就到南京去谋生,胡兰成约我帮他编《苦竹》杂志。我在这刊物上发表过两篇文章,一篇《南来随笔》,一篇是新诗《十月》。1945年初,我随胡兰成到汉口接办《大楚报》(大约1944年11月间去汉口)。本来我打算在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谋一教书位置,胡兰成说武汉大学有机会,劝我一同到武汉。到了汉口以后,方知武汉大学停办,只好帮他办《大楚报》。胡兰成做社长,我任副社长。”《小团圆》说“报社正副社长为了小康小姐吃醋”。而“小康”即胡兰成情妇“小周”。张爱玲有一段时间帮胡兰成办《苦竹》杂志,这些事是既对得上人也对得上事还对得上细节。《小团圆》真实的成分远远多于虚构,有某些对不上的,想来也是张爱玲的误记(或成心误记),毕竟隔了三十多年,她在美国一个人写回忆,谁也帮不上她。

赛江 武堂 银炫

上一篇: 深圳民间越剧团公益演出爱情大戏《蝴蝶梦》

下一篇: 新华1949百花文化产业园招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