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大戏”何时落幕?


 发布时间:2020-11-24 03:15:21

老兵想把妻子带走,但这种话他说不出口,60年的情感,实在是太复杂,这种情感,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凌峰把《团圆》称为画面上平静、内心里波涛汹涌的电影,“电影里有许多长镜头,比如其中一场吃饭的戏,老兵要敬酒,同桌的人一个个举起酒杯,目光落到老兵儿子的身上,儿子无动于衷,老兵此时

那是一个“好”的梦,青山树影中,好几个小孩,“都是她的”,接着“之雍出现了,微笑着把她往木屋里拉”,九莉醒来后快乐了很久很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那平凡卑微的梦想,是他许给她的,也是他给不了她的;但她最后依然相信“小团圆”意味着唯一的一个好梦,她相信“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那是爱的余温。他是她的“今生今世”,而她只是他的一段插曲。尽管是这样清楚地看到,在这余温里,作者仍然选择超越传奇与伤害,以文字回望过去那些爱还在的真实瞬间。这份真实的暖意,是张爱玲不同以往的超越,尽管她已经老了。根据张爱玲和宋淇夫妇的信件,这是一部“酝酿得实在太久”的小说,多番修改而未讫。正是这个深思熟虑过后的、看似“失当的剪裁”,反而叫人更能体会她的心思和笔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团圆》的结构不是失当,而是有意为之。本报记者 陈熙涵。

现在,又一部更红火也更离奇的《小团圆》出版,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为什么张爱玲说“要销毁”而迟迟不肯动手,反而啰啰嗦嗦要在遗嘱中交代?销毁一部书稿,不就是划一根火柴么?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一部自传,十几年来一直不肯出版?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为了等待一个最佳时机,再卖上一个好价。为什么一向低调、“低到尘埃里”的张爱玲,这一次会像美女作家那样搞“身体写作“,不但公开写私情写性欲,还自曝堕胎秘闻,这个女人还是张爱玲吗?所有张迷都沉浸在发现张氏“佚作”的狂欢之中,包括那些研究专家和出版商,可能只有我这样的傻子在怀疑《小团圆》的真伪。张爱玲的大热可以拉动内需,形成出版经济增长点,是一箭双雕的好事。是啊,真假《小团圆》又与我何干?就在我说这些废话时,又有多少“克隆者”躲在阴暗角落里挑灯夜战呢?还是平心静气等待看《描金凤》和《少帅》吧,张爱玲的月亮落不下去,张爱玲的大戏也绝不会轻易收场。作者:陶方宣。

影片正是在这样一个现代城市背景下展开了叙事。影片的叙事看似平实,于细微之处环环相扣,让观众主动寻找其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事娓娓道来,杨千嬅饰演的姑姑泪流满面的出场,给故事开端奠定了浓重的压抑情绪,紧接着姑父和“小护士”偷欢,父亲看不惯“不漂亮的”女儿,模特母亲遭遇“潜规则” ,祖父与夜总会阿姨鱼水之欢之后又给逝去的祖母上香。母亲的忌日是一家人能够在一起的日子,可是家庭中的问题还是会在祭拜的时候冒出来,母亲的过世并没有缓和家庭的矛盾,反而激化了矛盾,导致家庭关系濒临破碎。

这是一种憾恨。如何排解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亮也并不总是圆的,它阴晴圆缺,周而复始,代表着一种流转的轮回。人若能融入其中,也就能参透日月造化之永恒,赞服天地之化育。这样一来,人间之悲欢离合,又有什么可叹的呢?应淡然处之,融入其中,共享明月之美。从月的自然规律,体悟到人的生存规律,提升为人生哲理,这首词精妙地体现了中华月亮文化的精髓以及传统文人对中秋的哲思。圆月意象与团圆心理中华儿女赋予了“月圆”丰富的人伦内涵,“圆”在中华文化里不仅仅是简单的几何图形。

明年是张爱玲逝世15周年,也是她90周年诞辰。著名香港导演林奕华日前向本报记者透露,他有意将张爱玲最新出版的小说《小团圆》搬上舞台。但今日他给记者发来了电子邮件,表示因为版权问题,这一计划今年无法实现了。林奕华表示,他刚刚收到皇冠出版社的回信,婉拒了他的计划:“他们的回信很客气,表示不是针对个人。只是考虑到这部作品刚出来,希望多些读者读到原著,所以舞台、影视改编暂时不考虑,到未来合适的时候才会考虑。”林奕华对此表示非常遗憾,“明年是张爱玲逝世15周年,也是她90周年诞辰,所以做这个舞台剧是一个很好的纪念。我计划是11月在香港首演,明年就可以内地巡回了。但现在这种情况,就没办法实现了。”(记者王润)。

中央八项规定没出台前,一方主政者也不易,要给属下筹备奖金,还要给“婆婆们”准备年礼,迎来送往,深怕有什么差错,故有“过年如过关”的戏说。可见盼望节日能风清气爽是有广泛社会意愿基础的。从另一角度而言,在社会高度开放和流动性极强的当代,这种传统节日带来的压力也不小。羊年的春运,全国出行人次达27亿,平均每人出行两次,从“红眼高铁”、“红眼航班”到各条高速公路上满满的车流就可看出节日的沉甸。还有清明、中秋等传统节日,莫不如此,是国人之文化传统。

止庵说:“我们所做的只是技术上的问题,比如在小说里面有一处是这样写的,写她姑姑把钱都‘如’了进去。张爱玲本来是北方人,我是北京人,我马上明白,是什么意思。这个‘如’字其实就是‘扌需’字。再者,简体版和繁体版的字有些不一样,但并不是字写错了,只要有依据、有出处,我们就不改,再就是改动了少数大陆人听不懂的称呼。”止庵说,《小团圆》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删的,“我不是一个没有尺度的人,也不是一个大胆妄为的人。二十几处,其实是一个估数,我实际上每改一个字,就在校样上贴一个纸条,把为什么改的理由写出来。这些理由其实都是技术层面的,与小说内容本身无关。”。

核心提示:《小团圆》的官方发行日期为2月23日,目前台湾各大网络书店都已经开始预售。而拥有张爱玲小说大陆简体中文版版权的新经典公司昨日告诉早报记者,对于《小团圆》的出版并不知情,也尚未取得版权。自传小说《小团圆》是张爱玲生前完成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按照张爱玲遗嘱,小说手稿应该销毁,不予出版。早报记者日前获悉,这部备受张迷关注的小说即将于2月23日由皇冠出版社在台湾地区正式出版,而大陆简体版何时出版还是未知数。

丁亿菲 位乡 藏艺阁

上一篇: 陕南民间有祈晴习俗:剪制“扫天婆” 立棒槌

下一篇: 女娲造人文言文中抟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