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迎新 磕家团圆的中国年文化


 发布时间:2020-11-25 01:30:00

张胡恋的张氏表达《小团圆》的官方发行日期为2月23日,目前台湾各大网络书店都已经开始预售。而拥有张爱玲小说大陆简体中文版版权的新经典公司昨日告诉早报记者,对于《小团圆》的出版并不知情,也尚未取得版权。《小团圆》在大陆的出版可能还需时日,不过《小团圆》终于见天日的消息,还是令张迷兴

虽然她在遗嘱中清楚交代销毁手稿、不予出版,可时过境迁,终于被迫登台。2月23日,台湾版《小团圆》揭开面纱;2月26日,香港版《小团圆》宣告面世;4月,大陆版《小团圆》也将正式发行。16万字的《小团圆》,前前后后出场了近百个人物,每一个人物看起来都那么眼熟。评论家毛尖认为它“既是一次小说的团圆,也是一次历史的团圆,而在张爱玲历史中过往来去的那些辛酸往事现实人物,也在这里完成终极见面”。书中的九莉、蕊秋、楚娣、九林、之雍、燕山、比比等人分别对应着张爱玲自己及其亲人、恋人、好友。

”他认为,书中所谓的“爆料”确有不少,可“性”的描写,倒还不算出格,张爱玲那种隐晦的、用打比方的做法写出来性,并不污秽。而且那些诸如“张爱玲的母亲和姑姑在欧洲共享一个男人”、“胡兰成和苏青有性关系”之类的爆料,放到书中,也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反倒是浮在“性”之上的“情”,让读者更为震动。陈亮认为,张爱玲写《小团圆》是在第二任丈夫赖雅去世后,此时她并无牵挂。对于大半生情感来一次总清算,只是这种清算,并不是山呼海啸的,它是非常微妙的,因为过去在张爱玲看来是算计多过爱的。

张爱玲遗作《小团圆》的简体中文版原定于今日正式与读者见面,却在昨日悄悄地在南京各大书店上架,让南京读者又惊又喜。昨天上午10点多,第一批到货的《小团圆》就已经摆到了书店的醒目位置。虽然昨天不是节假日,事前也没有任何通知,《小团圆》仍然成为了各大书店的头号热门畅销书。据书店人员介绍,《小团圆》未来一周会有卖断货的可能。悄然上架受到追捧《小团圆》的简体中文版原定4月10日正式发售,但该书昨天就已经到达南京各物流公司。

宋淇之子宋以朗此前曾透露,1967年,张爱玲寄《小团圆》初稿来,当时宋淇写了六页纸的复信,认为这作品不能公开,其中一点理由就是读者看了,不会注意其文学价值,只会认为作者是在写自己的经历,并可能引起非议。对于《小团圆》的出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表示,他之前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得知了皇冠可能会出版这部张爱玲并不想发表的小说,“但居然这么快就出版了,还是令我非常意外”,“这部小说的出版对研究张爱玲肯定有很大帮助,毕竟之前除了少数人谁都没有看过这个文本,但也不必期望太多。

不是每一本张爱玲都是好看的——评《小团圆》林燕一位“张迷”在第一时间购买了张爱玲的《小团圆》。但整整一个星期,她没能把这本书读完。“涩!跟张爱玲的其他作品太不一样了。”这是她对新近坊间爆炒的《小团圆》的评价。“而且很多地方交待不清,读起来特别费劲。”自从夏志清在他那部有关中国现代小说史的专著中以几乎比鲁迅多一倍的篇幅评点张爱玲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创作之后,张爱玲就走进了文学史。几十年来,时移事迁,海峡两岸先后对张爱玲显示了极大的兴趣,都市文化和女性文学的兴盛,历史叙事从大历史向细节历史转向,使得张爱玲其人和其作品,演进成了文化时尚的一部分。

她一九六三年完成作品后,委托了经纪人和朋友寻找出版社把著作出版,五年内得到的回复都说这小说是关于主角在中国的童年生活,在当时的美国没有市场。而宋以朗在张爱玲写给他父母的书信中,了解到张爱玲最后一次有一位朋友应承她再去找出版社,成功与否都会回来通知她,但结果是这位朋友不了了之,出版英文著作这件事就此完结。他说,从这段书信中,了解到张爱玲很想把英文著作出版,她从没说这些作品不好,也从没说不想作品出版,他看不到有什么理由现在不把作品出版。

新北区 美树家 保绅

上一篇: 女生文化产业管理专业就业前景

下一篇: “百花迎春”大联欢在京举行 老艺术家新春抒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