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团圆》剪裁失当,还是有意为之?


 发布时间:2020-11-24 15:07:18

曾被张爱玲在遗嘱中要求销毁的小说《小团圆》,在她过世14年之后,由台湾皇冠出版社于2月26日“违规”出版了。这部被看作张爱玲自传体小说的手稿多年来一直不曾曝光,为了让它面世,张爱玲挚友兼经纪人宋淇曾建议将男主人公角色改为双面间谍,并被人暗杀,但张爱玲拒绝了。“《小团圆》手稿是否要

根据她与友人的书信往来,可以发现从来不改稿的张爱玲在创作《小团圆》期间几易其稿,足见其重视。这本连作者都自认为“很有戏剧性”的小说的出版,也历经了几番周折,颇具戏剧性。对此,张爱玲生前好友宋淇的儿子、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十六日对此予以了充分解释。“销毁、出版还是搁置,这于我是一个问题”,宋以朗说,不论是销毁还是出版都会挨骂,而搁置则是把难题交给后人。“我没有子女,我姐姐有孩子都在美国,他们连张爱玲是谁都不知道。

携证据出席《小团圆》首发仪式宋以朗否认违背张爱玲遗嘱昨天,张爱玲遗作《小团圆》首发仪式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堂举行。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张爱玲全集》主编止庵、张爱玲研究专家陈子善等人出席首发式。连日来,媒体报道称宋以朗违背张爱玲遗嘱,强行出版《小团圆》。宋以朗在仪式上对此表示否认,他出示了张爱玲的日记以及张与他父母的通信,指出张爱玲生前有出版《小团圆》的意向。据宋以朗介绍,1995年张爱玲在洛杉矶过世,临终前,她交代遗嘱执行人林式同把所有遗物都寄给好友宋淇夫妇,并交待他们销毁《小团圆》手稿,但宋淇却“舍不得”。

相传,中秋节起源于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传说射日英雄后羿巧遇王母娘娘求得不死药,交给爱妻嫦娥珍藏,被小人蓬蒙偷窥伺机抢夺,危急之时嫦娥吞下不死药,无奈飞升到离地球最近的月亮上成了仙,从此后羿只能在中秋月圆之时登高,遥望月中嫦娥,并摆上圆圆的饼和圆圆的蛋品,寄相思之情。此后,每年的中秋月圆之夜就成了我国传统的中秋节,由于中秋节以月圆为象征,所以中秋节又被称为“团圆节”,这天人们登高吟诗、泛舟赏月、品月饼、吃团圆蛋等,共庆佳节人团圆。中秋之夜,月色皎洁,家人团聚,古人把圆月视为团圆的象征,更是以圆月来寄托深情。蛋圆似月,古往今来就是象征团圆的吉祥食品,蛋圆人团圆。中秋节素来有吃月饼和吃团圆蛋的习俗,圆圆的月饼和圆圆的蛋,是象征吉祥团圆的食品,又是中秋节人们相互表达祝福的纽带。团圆佳节,送上一份神丹团圆蛋,品着团圆的滋味,感受思念的情浓。

中新网4月16日电  继《小团圆》后,张爱玲另一遗作《The Fall of the Pagoda》(《雷峰塔》)15日正式出版。这是张爱玲首部英文自传体小说,写于一九六三年。香港《大公报》消息,张爱玲的这部遗作一九六三年写于美国,但因一直没有出版商愿意出版,至张爱玲逝世十五年后的今日,才有机会面世。成书早于《小团圆》张爱玲遗产执行人宋以朗在新书发布会上表示,《The Fall of the Pagoda》是张爱玲早于《小团圆》写成的英文小说作品,也是她首部英文自传体小说合集的上部,下部为《Book of Change》(《易经》)。

这大概就是一段缘在胡张之间的区别。在这本书尚未付梓的1958年,胡兰成就把《今生今世》的上卷寄给了张爱玲。没人知道这个男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张爱玲的回复显得异常平静——“你的信和书都收到了,非常感谢。我不想写信,请你原谅。”或许在更早的11年前,张就在信里已经回复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对于这个人,那段情,张爱玲也始终没有放下,她心里揣着《小团圆》走过了晚年。她自己本来也就没把它当作小说来写,而是一本影射体的自传。

李汉秋说,中秋节能穿越千年,至今兴盛不衰,是因为它不仅以家庭为主体,而且以国家为载体,是一个融个人情怀与家国意识于一体的节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祈愿是与国家的长治久安联系在一起的。天上月圆,地上人圆。中国古代认为天是圆的,圆是完整的,没有偏缺,所以叫圆满。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中,月亮圆满时候也希望人间圆满,因而团圆在中国人的幸福指数中占有重要位置,包括看文艺作品都希望是大团圆结局,这是民族心理、民族性格。

“悬象著明,莫大乎日月。”日月不仅带给人们温暖和光明,其运行规律还是中国古代制订历法的基础;根据它们抽象出来的阴阳观念,则是中国古代哲学的一对范畴,也是中国人理解自然和社会现象的基本概念。而月亮的时缺时盈,引发着人们对月亮的兴趣和感情。因此,不仅历代王朝都重视对月亮的祭祀,形成了秋分夕月的礼制传统,文人和民间对月亮的咏唱也代代不绝。但在唐代之前,人们并没有格外关注八月十五的月亮。约中唐以后,八月十五的月亮开始被赋予更高价值,成为“不寻常”的月亮。

香港作家迈克对此批评道:“很少有作家肯这样暴露自己的冷和残酷。”人们只知道张爱玲结过两次婚,但《小团圆》却又自暴隐私,写盛九莉在抗战胜利后与电影演员兼导演燕山发生性关系,“她又停经两个月,这次以为有孕——偏赶在这时候!——没办法,只得告诉燕山。”后经检验,“验出来没有孕”。张爱玲看望通缉中的胡兰成,谁都知道,但《小团圆》又暴出隐私:九莉“那次去看之雍,旅费花了一两(黄金)。”张爱玲在《小团圆》里自暴她个人和家庭成员隐私的描写太多,因此香港作家迈克认为,张爱玲若是玩隐身游戏,根本不会这样写,这样写,竟是生怕人家不知道是写自己,“全书有种唯恐天不知的强硬态度,谁是谁不是呼之欲出,而是一目了然”。

我出生时张爱玲还在上海,我住愚园路一幢带大露台的楼房,她住哪。我还跟周作人住过一条街,跟齐白石也住过,这两个文化名人的故居门朝哪开有没有旁门我亦一清二楚,天蓝蓝,海蓝蓝,佳人远行兮,魂归离恨天。我以前说过“关于张爱玲,我不大乐意甚而有些厌烦那些个没完没了的‘评论派’,像评论鲁迅那样掘地三尺地挖出张爱玲的创作思想根源。我喜欢唐文标那样的‘资料派’兼而发点议论”。现在张爱玲亲手把资料送上门来了,真令人无以复加般地受鼓舞。

历史使命 闻慧堂 海幢

上一篇: 老兵身经百战未受伤 记忆渐无仍牢记黄埔军歌(图)

下一篇: 海南大英炮台是物质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