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我的中秋我的节】我是月饼,想跟你唠唠嗑……


 发布时间:2020-11-28 00:58:16

作者:张勃(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具有十分浓厚的团圆意识,这种意识深刻地影响着生活起居、文学创作、审美心态等诸多方面,王国维评论戏曲小说“始于悲者终于欢,始于离者终于合,始于困者终于亨”,就是这种意识的典型表现。传统节日作为中华民族的标志性文化,同样蕴含着团圆的主

“九莉”扮演者未定今年张爱玲遗作《小团圆》出版,林奕华在筹划下半年的演出计划时在《红楼梦》和《小团圆》之间摇摆不定,遂群发邮件向朋友们征求意见。根据回复,他最终决定选择《小团圆》,“在我看来,剥除笼罩在这部小说之上的种种话题,张爱玲的一生其实都好像漂浮在这个世界中,小说奏出了一首生命交响曲,最后是胡琴般凄凉的音乐,让人不安。这给了我一个音乐的切入点,如果做,我可能将整部剧分成几个乐章,如牺牲、奉献、回归……”在被问及会不会请曾经在电视剧《她从海上来》中扮演张爱玲的刘若英来演女主角时,林奕华思索片刻后笑称:“我已经请她来和我一起做另外一个戏了,还有香港戏剧界的詹瑞文,我们计划把这个戏带到上海世博会来演。

《小团圆》真实的成分远远多于虚构,有某些对不上的,想来也是张爱玲的误记(或成心误记)。《小团圆》中的真人真事-谢其章(本报书评人)有张爱玲专家称“《小团圆》对得上人未必对得上事,对得上事未必对得上细节”。我不这么认为,对不上是因为你没有能力对上,或者是你主观上不愿意对上。张爱玲的《小团圆》横空出世,石破天惊,击碎了所有人(普通读者和资深张学家)的梦,无人幸免,区别只在于受伤的大小。我还好,只是被轻微晃了一下,原本我就是觉浅的人,五岁以后就没再做过梦,最后一梦是在石附马幼儿园午睡时做的,内容是盼着以后顿顿喝棒子面粥洒芝麻酱,此时张爱玲已到了美国。

但是张爱玲小说,别期待了,没了。”张爱玲生前创作的小说《少帅》将写作视角从以往周遭转向大历史、大人物。据出版方新经典文化介绍,《少帅》是张爱玲投入最深的小说之一。在她生前给朋友的信中说,“三年来我的一切行动都以这小说为中心”,可见用情之深。该书以1925年至1930年军阀混战时期的北京为背景,以传奇人物张学良和赵四小姐为原型撰写的一部爱情小说。大时代的背景、时代造成的英雄人物、“倾国倾城”般的爱情故事,这样好的小说题材极为难得,因此自1956年张爱玲起意写这部小说开始,就极为重视,多方搜集资料。1961年10月她曾远赴台北搜集写作材料,1962年3月又在美国国会图书馆查阅大量参考文献。有了多年的酝酿储备,她很快便开始动笔创作,1964年小说写出约三分之二,1966、1967年在给朋友的信中她还表示要继续写下去,后因种种原因未能完成。由于《少帅》是张爱玲生前留下的一部未完成稿,小说结局也将成为永久之谜。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也写与小周离别后,自己渡汉水时,把随身带的手枪沉于中流。“人影在水,白日照汉阳城……”其实,张爱玲是有机会来武汉的。《小团圆》里写,“有一天他讲起华中,说:你要不要去看看?九莉笑道:我怎么能去呢?不能坐飞机。他是乘军用飞机。可以的,就说是我的家属好了,连她也知道家属是妾的代名词。之雍见她微笑着没接口,便又笑道:你还是在这里好。她知道他是说她出去给人的印象不好。她也有同感,她像是附属在这两间房子上的狐鬼。

1976年,张爱玲完成了整部小说的写作,把副本邮寄到香港的宋淇那里,委托他交由香港和台湾的报社出版。当时,她希望每天在报纸上刊登一部分,分几个月连载完,这样可以吸引读者往下读。宋淇看了原稿后却泼了张爱玲凉水,他说:“停下来。别再想出版的事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部书稿。”当时有太复杂的政治背景。任何一个人只要了解张爱玲,就知道这是一本写她自己人生经历的作品。当时胡兰成在台湾中央研究所教书,这遭到很多人的非议——怎能让一个汉奸教书?在宋淇看来,如果在这时张爱玲出版《小团圆》,胡兰成很可能以此挽救自己在台湾的声誉和窘境。

在对月亮的观察中,人们逐渐发现“月到中秋分外明”。秋分时太阳光线垂直照射在赤道上,一天的昼与夜等长,古时祭月选择在秋分。但秋分多不是满月,农历八月十五是最接近秋分的一个满月之日。此日秋高气爽,夜空如洗,月亮又大又圆,于是中秋节就选择在了八月十五。加之这时正是秋收时节,五谷丰登、瓜果满架,人们的心情最是喜悦。到唐代,中秋节正式形成,赏月逐渐成为全民族的习俗。与西方狂欢节的格调不同,中国的中秋是恬静清雅的。传说唐明皇游月宫,见城楼门匾上写着“广寒清虚之府”,便称月宫为“广寒宫”。

美杜莎 历史使命 万青

上一篇: 校园文化如何在师生中入心入脑

下一篇: 班级文化建设中师生互动的研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