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最后遗作自传体小说《小团圆》出版


 发布时间:2020-11-30 19:14:00

《小团圆》真实的成分远远多于虚构,有某些对不上的,想来也是张爱玲的误记(或成心误记)。《小团圆》中的真人真事-谢其章(本报书评人)有张爱玲专家称“《小团圆》对得上人未必对得上事,对得上事未必对得上细节”。我不这么认为,对不上是因为你没有能力对上,或者是你主观上不愿意对上。张爱玲的

现在中秋节被功利化,有些官员一味地追求奢靡,以此为借口公款请客送礼,拉拢笼络关系。“节俭过节不应只做表面功夫,应该从根本上改变观念,清风气、正源头。”节俭更注重中秋的情感内涵近年来,月饼不但单个分装,而且越来越小。近日走访商场,记者发现,今年月饼似乎更小了,过去大多每只120克上下,而今100克、80克成为主流,30克的、25克的也不少。各式礼盒大都在200元以下,包装朴素。看来,商家也顺应了节俭过中秋的清风,适时做出了调整。

1万册《小团圆》10日到宁昨日,记者从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了解到,首印不低于10万册的《小团圆》内地简体版已经印刷完毕,今天开始向全国各大书店发货,10日全国统一销售。出版社宣传策划岳卫华告诉记者,简体版比繁体版的封面有很大的差别,素静许多。白色的大面积铺底,中间是一方鲜红色凤凰牡丹图案的邮票,上方是张爱玲的亲笔签名。这方邮票不知是要寄往何处,也不知何时能够到达它的目的地。而在《小团圆》封腰上引印着张爱玲的一句话:“这是一个热情的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

张爱玲在谈到她最喜欢的小说《红楼梦》时,曾经感叹《红楼梦》被庸俗化了,其实,张爱玲及其作品又何尝不是随着市场的趣味而不断地被庸俗化?她的贵族出身、她的特立独行、她的爱断情伤成了大众咀嚼的话题和聚会的谈资,远比她的文学创作更令人津津乐道。有的人可能不熟悉她的小说,但却对她的点点滴滴耳熟能详。以这次出版的《小团圆》为例,传媒并不关心这部遗作反映出的张爱玲小说创作的局限性,也没有人讨论作品本身存在的缺憾,大家更关注的显然是小说的自传性质,关心的是她对于胡兰成的描写与胡兰成的《今生今世》有什么不同,甚至还关心李安在拍电影《色戒》之前是否看过《小团圆》等等……在上个世纪,张爱玲原本还只是少数精英文化层热爱的偶像,而大众文化以其无往而不胜的特质,反向侵蚀,将局限于少数人的文化产品终于变成了大众可以消费的对象。被大众热爱是一个作家的幸福,可是如此过度地被热爱着,显然是倍觉人生苍凉的张爱玲所不愿意看到的。也许只有当她所承载的各种文化符号在得到最大的利用之后,当她可供炒作的话题趋于枯竭时,张爱玲的遗作再次面世才不会再引起如此的轰动……。

苏东坡有诗云:“小饼如嚼月,中有酥与饴。”传北宋时,中秋节以爬山登楼先睹明月为快,然后举行拜月仪式,供品有圆饼。《燕京岁时记·月饼》云:“至供月饼,到处皆有,大者尺余,上绘月宫蟾蜍之形,有祭毕而食者,有留至除夕而食者。”有人说,宋代周密,在记叙南宋都城临安见闻的《武林旧事》中首度提到“月饼”之名。民俗专家赵书却说:“正式记载月饼的是明代《宛署杂记·民风》,书中说‘士庶家俱以是月造面饼相遗,大小不等,呼为月饼’。

全家人相聚一堂、共度良宵是中秋节的重要活动,这一习俗至少在宋代已经形成。吴自牧《梦粱录》记载:“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圞子女,以酬佳节。”“安排家宴,团圞子女”,这种一家人面对面的团聚相守无疑最能体现团圆的真义。因此,很多地方就将“合家团坐饮食”称为“团圆会”“吃团圆饭”。为了保证阖家团圆的实现,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出嫁女必须回到夫家的习俗规定,所谓:“宁留女一秋,不许过中秋。

《小团圆》该不该出?只有死人能评判“出版上合法,道德上非法”家族秘史、骇人情事、虐恋始末与床笫风云自然好看诱人,但首当其冲的问题是:张爱玲泉下有知,到底愿不愿意被普天下的窥私者、窥淫者一探究竟、一一对号?也就是说,她情不情愿出版单凭一时意气写就的《小团圆》?如是,则宋以朗一方面助她完成遗愿,且为文学史解密增注,可谓善莫大焉;如否,就成了昧着良心发死人财的唯利小人了。难怪书一上市,在港台地区便引发“出版上合法、道德上非法”的大争议。宋以朗既已决定出版,势必料到扑面质疑,于是写了几千言的序文,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最大限度的合情合理。

张爱玲作品发表后,伪中央宣传部次长(常务副部长)汉奸胡兰成为之吹捧,张爱玲很高兴。《小团圆》写盛九莉对她的女友比比笑着说:“有人(即汉奸邵之雍)在杂志上写了篇批评,说我好。是个汪政府的官。”也很得意。张爱玲与汉奸胡兰成结婚,婚书上写:“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小团圆》写邵之雍与盛九莉一起写婚书:“邵之雍盛九莉签定终身,结为夫妇。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抗战胜利后,胡兰成逃到浙江乡下,张爱玲不远数百里去看望他。

坂美铃 寻思 濮院

上一篇: 马原《牛鬼蛇神》主旨人神鬼 集中一生神迹经验

下一篇: 马原跨界写《湾格花原》:是写给小儿的历险记童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61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