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张爱玲是场无聊的意淫


 发布时间:2020-11-24 14:17:04

我从5月到10月,靠变卖书物来维持生活。武田熙,柳龙光要拉我到《武德报》去工作,我拒绝没有接受。北京现待不下去,我就到南京去谋生,胡兰成约我帮他编《苦竹》杂志。我在这刊物上发表过两篇文章,一篇《南来随笔》,一篇是新诗《十月》。1945年初,我随胡兰成到汉口接办《大楚报》(大约19

陈子善认为,张爱玲写《小团圆》,估计前后写了20余年,直到去世前还在修改,仍未最后定稿。他说:“盛九莉这个人物是张爱玲在‘影射’自己。学者夏志清早年曾写信建议张爱玲‘写祖父母与母亲的事’‘好在现在小说与传记不明分’。张爱玲也曾在给夏志清的信中说,《小团圆》为夏志清‘订做’。这就证明《小团圆》与张爱玲生平密切相关,只不过小说中祖父母未实写,父母虽花费不少笔墨,但也并非小说的重点。小说主要刻画主人公盛九莉的生活,包括家庭、求学和写字生涯以及情感经历。

不过您不能拿它当回事,内容同《金锁记》与《私语》而较深入,有些读者会视为炒冷饭……” 《对照记》单行本于1994年6月出版,成为张爱玲生前发表的最后一部作品。“《小团圆》要销毁,否则会惹非议”自1970年代开始创作《小团圆》,20年间已几易其稿,但在遗嘱中却要求将手稿“销毁”。在现存的张爱玲写给宋淇夫妇的一封信中,除了写明遗产处理问题外,还要求“《小团圆》小说要销毁”,并“不想立基金会作纪念”。张爱玲过世之后,张爱玲的遗物寄到了宋淇家中,遗物中,尚未完稿的《小团圆》有好几个版本;虽然张遗嘱中注明“销毁”,但张爱玲的好友平鑫涛和宋淇却同样“舍不得”。

《小团圆》“不堪”袁良骏张爱玲遗作《小团圆》在大陆出版后,我买了一本,并在《张爱玲论》未完稿中添写了《张爱玲自传体小说——〈小团圆〉》一章。此章将成时,我给我北大时的老师吴小如先生打了个电话“汇报”,因为他年轻时曾治中国现代文学,1946,1947年就写了《读〈流言〉》《读〈传奇〉》,发在沈从文先生主编的《益世报》文艺副刊上,属于以傅雷先生为代表的第一批张爱玲研究家。电话鼓励之余,吴先生说,《小团圆》你用完后,请寄我看一看。我遵嘱挂号寄去。两周后,又给吴先生打电话,不料想八十六岁的先生甚为激动,大骂《小团圆》写得太不堪了。他说,张爱玲是无聊透顶了!怎么能这样写?她和胡兰成的那点事,本来就臭不可闻,还要这样渲染,还懂得美丑吗?文笔也不行,毫无水准。至于她对柯灵先生的丑化,根本不可信,不可能!何止于米,相期于茶。先生眼看就要跃米而趋茶,路远迢迢,我怎可将他的高见“封杀”?所以斗胆将此“追记”改成“今记”。知我罪我,先生海涵。

而作品一经出版,一些索隐派就认为,张爱玲极有可能曾经从胡兰成口中得知汉奸的内幕。更有人由胡兰成曾经的汉奸身份指出,女主角王佳芝身上带有张爱玲自己的影子。钱钟书曾这样描述作者与作品的关系:“假如你吃个鸡蛋,觉得好吃就行了,何必要看生蛋的鸡是什么模样?”然而几乎人人都想从张爱玲的作品中看清她本人的模样。张爱玲因用字的精练和疏离感,其作品被称为“纸上电影”,她在文章里同读者拉家常,但却始终保持一种距离感,不让外人窥测她的内心。

不是每一本张爱玲都是好看的——评《小团圆》林燕一位“张迷”在第一时间购买了张爱玲的《小团圆》。但整整一个星期,她没能把这本书读完。“涩!跟张爱玲的其他作品太不一样了。”这是她对新近坊间爆炒的《小团圆》的评价。“而且很多地方交待不清,读起来特别费劲。”自从夏志清在他那部有关中国现代小说史的专著中以几乎比鲁迅多一倍的篇幅评点张爱玲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创作之后,张爱玲就走进了文学史。几十年来,时移事迁,海峡两岸先后对张爱玲显示了极大的兴趣,都市文化和女性文学的兴盛,历史叙事从大历史向细节历史转向,使得张爱玲其人和其作品,演进成了文化时尚的一部分。

这阵容,毫无疑问是当代文学史上最华丽的集结。然而,“点名簿子”上的这些大牌,充其量只是张爱玲用来打底的,越是不厌其烦地堆灰,后面才越能激荡粉尘。只为托出“他”。163页的出场,“梦之队”顿时成为陪衬,成为她的生命中“金色永生”的可笑注脚。他在监狱里看她的文章,马上决定“就算这文章是男人写的,也要去找他,所有能发生的关系都要发生”。22岁还没谈过恋爱的九莉,因为他“浑身火烧火辣烫伤了一样”,觉得“这一段时间与生命里无论别的什么事都不一样”:她把他走后一烟灰盘的烟蒂都拣了起来收在一只旧信封里;她把特地到德国摄影师那里照的、非常贵的相片大方地送给了他,只因他喜欢……因为时局,他躲到乡下,她长途跋涉去找他,却发现,这个男人不止只有她。

此外,宋淇还建议《小团圆》的结局应当是邵死后她的女人们聚首对质,一对就对出他原来“是这样一个言行不一致,对付每个女人都用同一套”的男人,让女主人公对他的爱情“彻底幻灭”。这番周全的设想是为张爱玲好的,因为当时小说中的人还在世,就怕对号入座;因为那些嫉妒她才华的人,人言可畏。然而,张爱玲并没接纳宋淇的建议,她在信中坚持,她想写的恰恰是“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爱情幻灭之后,我们还剩下什么呢?小说的最后是九莉在之雍离开10年后,唯一的一次梦见他。

艺术与科学也是任何一个孩子在童蒙教育中必须植入的种子。”于丹认为,对于家庭来说,“一年中,总要有几个特别的日子,是现实感要大于虚拟的手机、电脑空间的。在古人的生活中,人与自然是有一种恒定的信任的,在团圆哪怕失意的时候是有月光相伴的”。“从这个角度说,我希望,今年的中秋节,能有更多的人在现实中聊聊家常、听听孩子念诗,让我们的酒中还有万古月光,与李白这样的诗人们一起过一过万古同此一刻的真实中秋节,这就是我的祝福了。”于丹真诚地说道。

曲江 光哥 世联

上一篇: 泰安龙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电话

下一篇: 女儿称陈寅恪晚年并未尿失禁:绝非被高音喇叭吓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