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团圆为主题办春节元宵民俗小报


 发布时间:2020-12-05 07:13:38

在完成《小团圆》的初稿后,张爱玲曾告诉挚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张爱玲倾注了如此多心血的作品,为何迟迟没有出版?最后为何竟要求销毁?2007年11月,母亲邝文美去世,宋以朗成为张爱玲遗物的正式所有人。如何处理一直没有出版的《小团圆》?宋

我不认为刻画最深知的人生素材,张爱玲会马失前蹄,何况那时的她小说技巧已臻炉火纯青。书中人物不事修饰,被熟知现代文学史的人一一对号入座。蕊秋对应张爱玲现实中的母亲,楚娣对应姑姑,九林是弟弟,比比是炎樱,燕山是桑弧,荀桦是柯灵,虞克潜是沈启无,还有邵洵美,梁漱溟……为坐实这些人物的原型,有人不惜在网上动用起“人肉搜索”,这一切定是张爱玲无法预料的。撇开这些,你还得对“张派”小说了然于心。那些粉墨登场的角儿,分明看得出《倾城之恋》、《金锁记》、《沉香屑》、《茉莉香片》、《同学少年都不贱》、《色·戒》……的人物原型。

比如现在那句像广告词一样的话,“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这是她对这段情最后的态度。而《小团圆》里,却让读者看到了张爱玲掩饰不住的心。比如,盛九莉非常在乎婚姻,一直盯着两人的问题怎么办。后来,邵之雍给了她两份(与前妻的)离婚启事。离婚启事放在她面前,这个女人就忍住不乐,其实心中乐。邵之雍看着盛九莉的脸说,你脸上有神光。九莉却说,那是涂的护肤油。在文化学者止庵看来,这两个版本的胡张恋,最大的区别就是,之于胡兰成是雾里看花的浪漫,之于张爱玲是内心冰冷的人间化。而台湾学者南方朔则认为,“胡腔”是一种过时了的民国文人的唯美空洞腔,而“张腔”则代表了一种西式的说真话态度。两相对比,他恨胡爱张,“难怪张爱玲要叫他无赖人”。★。

宋淇之子宋以朗此前曾透露,1967年,张爱玲寄《小团圆》初稿来,当时宋淇写了六页纸的复信,认为这作品不能公开,其中一点理由就是读者看了,不会注意其文学价值,只会认为作者是在写自己的经历,并可能引起非议。对于《小团圆》的出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表示,他之前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得知了皇冠可能会出版这部张爱玲并不想发表的小说,“但居然这么快就出版了,还是令我非常意外”,“这部小说的出版对研究张爱玲肯定有很大帮助,毕竟之前除了少数人谁都没有看过这个文本,但也不必期望太多。

那是一个“好”的梦,青山树影中,好几个小孩,“都是她的”,接着“之雍出现了,微笑着把她往木屋里拉”,九莉醒来后快乐了很久很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那平凡卑微的梦想,是他许给她的,也是他给不了她的;但她最后依然相信“小团圆”意味着唯一的一个好梦,她相信“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那是爱的余温。他是她的“今生今世”,而她只是他的一段插曲。尽管是这样清楚地看到,在这余温里,作者仍然选择超越传奇与伤害,以文字回望过去那些爱还在的真实瞬间。这份真实的暖意,是张爱玲不同以往的超越,尽管她已经老了。根据张爱玲和宋淇夫妇的信件,这是一部“酝酿得实在太久”的小说,多番修改而未讫。正是这个深思熟虑过后的、看似“失当的剪裁”,反而叫人更能体会她的心思和笔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小团圆》的结构不是失当,而是有意为之。本报记者 陈熙涵。

“书里的张爱玲就是一向以来我研究、观察她作品的那个感觉,只是更悲凉。”“我知道她一生是委屈的,只是不知道委屈到这种程度;知道她一生的每一种情感都是千疮百孔的,但是不知道这个黑洞是那么深、那么大。”淳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张爱玲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认为,《小团圆》更为集中地展现了一个更为丰富的张爱玲。在《小团圆》中,那些想进一步了解张爱玲的“张迷”们惊呼:看到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张爱玲,她比以前所有作品的主人公更加复杂:她自卑而冷酷,焦虑而多疑。

每欲在故纸堆里细究点什么,都不免为中国式的模糊所苦:入眼多是传说,云遮雾罩,似重重尘埃将真相深埋。当然,中国式的浪漫也都在这些传说里了。月饼和中秋开始走的是两条线。《周礼》已有“中秋”一词,“暮秋夕月”,每逢中秋夜都要迎寒和祭月。《唐书·太宗记》记载有“八月十五中秋节”。至北宋太宗年间,官家正式定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月饼和中秋不是一起诞生的。殷、周时期,江、浙一带有种纪念太师闻仲的 “太师饼”,边薄心厚,可谓月饼的前身。

一直被人称为光头凌峰的他,在《团圆》中顶着一头灰白头发,化妆之后两颊消瘦、一脸沧桑。片中有两场凌峰唱歌的戏,歌曲里有上海话,有闽南话,还有山东话,配合剧情,老天也下起雨来,他当场淋成落汤鸡,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结果雨势太大只能重拍,凌峰只得再唱一遍,再哭一回,但他说:“这样的故事,是两岸的真实缩影,有血有泪,值得拍,更值得演。”在凌峰看来,这是一部拼意义和深刻的电影,“现在的电影主要是拼票房,我们的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时代的遗产。

艺术与科学也是任何一个孩子在童蒙教育中必须植入的种子。”于丹认为,对于家庭来说,“一年中,总要有几个特别的日子,是现实感要大于虚拟的手机、电脑空间的。在古人的生活中,人与自然是有一种恒定的信任的,在团圆哪怕失意的时候是有月光相伴的”。“从这个角度说,我希望,今年的中秋节,能有更多的人在现实中聊聊家常、听听孩子念诗,让我们的酒中还有万古月光,与李白这样的诗人们一起过一过万古同此一刻的真实中秋节,这就是我的祝福了。”于丹真诚地说道。

望精鼎 蕴义 乘空

上一篇: 深圳市青云境传统文化发展中心

下一篇: 顶真牛肉潮式火锅(文创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