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的"真实拼图":《小团圆》60年命运流转


 发布时间:2020-11-24 00:23:51

【网络中国节·中秋】让团圆的坐标传递根脉的家国力量“天将今夜月,一遍洗寰瀛”。中秋,以“祈盼丰收幸福”之福寓,演绎着世代相传的中华民俗礼仪;中秋,以“月”为寄托,解读着团圆、圆融的节日文化内涵;中秋,以“家国”之厚重,隽永着中华传统文化中“同根同源,同宗同脉”的时代震撼。月是故乡

张爱玲逝世后,《小团圆》手稿与其他遗物一直由生前好友宋淇夫妇保管,手稿目前存于台北皇冠文化集团。2009年,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将该作付诸公开出版,至今销量达一百万多册。为纪念张爱玲逝世20周年,新经典文化推出《<小团圆>手稿复刻》版。在19日的首发仪式上,宋以朗再度回忆往事,“张爱玲的手稿我也见过一些,比如《色·戒》的手稿只有几十页。但是我从没见过一份手稿是《小团圆》这么厚的,我是一页一页看,统统都是工工整整的。

虽然张爱玲听从宋淇的建议“燕山我们猜是桑弧,你都可以拿他从编导改为演员”,(宋淇致张爱玲一九七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将桑弧的身份改成演员,并说“是燕山第一次主演的《金碧霞》,”之类的话岔开读者的对号入座,可是读者不上当。沈鹏年说“龚之方曾主动想使桑弧与张爱玲缔结秦晋之好。解放后,前辈夏衍同志是上海市的文化主管,把桑弧吸收入上海电影制片厂仁导演;把张爱玲吸收入剧本创作所任编剧,我亲眼看到‘桑弧与张爱玲合影’的彩色照片——这在当时,市场上没有彩色照片,只有电影厂有此条件。

张爱玲生前完成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小团圆》因被张爱玲在遗嘱中规定“小说手稿应该销毁,不予出版”,而2月24日由台湾皇冠出版社发行的《小团圆》将在中国台湾地区面市,这部小说也被认为是张爱玲自传性小说,将掀起“张胡恋”的神秘面纱。至于内地简体版出版则尚需时日。张爱玲版本“张胡恋”据张爱玲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介绍,《小团圆》手稿之前从未曝光,仅有她的好友宋淇、台湾皇冠文化集团社长平鑫涛等少数人看过手稿,作品可以看作是张爱玲本人自传性的小说。

但在张爱玲遗嘱执行人宋以朗看来,那些标榜“遵从张爱玲愿望”的人们,即使“拒买、拒读、拒评”小说正文,也应花15分钟在书店看完他写的7000字前言,那里解释了他决定出版《小团圆》背后的考虑。一波三折“小团圆”一切的纷争都源自张爱玲寄给友人的一封私人便笺。1992年,在美国的张爱玲立下两点遗嘱:所有遗产赠给宋淇与宋邝文美夫妇,第二,遗体立即火化,骨灰撒在任何无人居住的地方。随后张爱玲将遗嘱正本寄给在香港的宋淇夫妇,并在附随的信上提及“《小团圆》小说要销毁”。

作者曾有遗嘱要销毁《小团圆》手稿———2月22日,台湾皇冠文化成立55周年纪念日,旗下王牌作家张爱玲生前未发表的最后一部自传性长篇小说《小团圆》将在台湾发行,而它在内地出版尚需时日。据悉,按照张爱玲遗嘱,该小说手稿应该销毁,不予出版,《小团圆》重现天日在让张迷们兴奋的同时,也引起了对出版方违背遗嘱出版该作的质疑。此外,随着近些年来张爱玲遗作不断发掘出来,著名张学专家陈子善先生告诉记者,“最后一部”的宣言只是书商的噱头,张爱玲应该还将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据我所知,张爱玲的两部英文小说今年上半年就将在香港出版,书名我也不太清楚,因为绝对是从未曝光”。

时隔六年,面对当年《小团圆》出版时曾经遭受不理解的宋以朗是否后悔当初的决定?《小团圆》究竟该不该面世?研讨会上,宋以朗做了正面回应。宋以朗说,他的母亲2007年去世,2009年他开始管理张爱玲的文学遗产。发现了手稿《小团圆》,“我可以出版这本小说,也可以销毁这本小说,也可以不处理,可以等待其他人来做这个决定。但是,我看不出来有谁可以做这样的决定,所以还是需要我来做这个决定。”《小团圆》出版后,宋以朗当时感受到很大压力,“外界的舆论有三种,一种是《小团圆》应不应该出版。

中国的春节,是中华民族最盛大隆重的节日,当中也有许多传说故事,文化底蕴丰厚,足以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的春节,往往是从小年夜就开始忙乎,备年货、大扫除、祭祀,到了正月初一(也叫大年初一),就开始走街串巷,看舞狮、舞龙、走亲戚,直到过完元宵节才算散年。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年味”。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对穷人而言,也有“年关”一说:负债者被人追债,当家者要备年货,备给亲戚们的年礼和晚辈们的压岁钱等等,也不是一件易事。

另外,有关张爱玲家族的秘闻也暴露在世人面前。书中,女主人公的姑姑和母亲占的比重非常大,一开始就登场了。这里头的线索远比《对照记》《私语》里多得多,也关键得多。甚至可以说题目《小团圆》不仅指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处境,更是指女主人公与母亲、姑姑的关系——放浪周旋于外国情人间、自私的母亲对女主人公造成的长期压力;与之监护人般相依为命的姑姑的秘密恋情(姑姑爱上有妇之夫)……另外,书中所写的母亲、姑姑及家族堂表间奇怪的男女、女女关系,常态性乱伦,远比张胡恋更骇人听闻。中文简体版出版方回应:人物并不能绝对对号入座。《小团圆》与张爱玲以往作品的风格迥然不同,是在多个时空交错中发生的故事。在她历史中过往来去的那些辛酸往事、现实人物,于此处实现了历史的团圆。余韵不尽的情感铺陈已臻炉火纯青之境,读来时时有被针扎人心的滋味。故事中男男女女的矛盾挣扎和颠倒迷乱,正映现了我们心底深处诸般复杂的情结。

李汉秋说:“我们讲国家,国就是扩大了的家。没有国家的大团圆也就没有小家的团圆。团圆意识,是爱家爱国的深层心理元素的外在体现。”李汉秋建议,应想办法使传统节日承载更多现代生活的记忆,使之赢得年轻人的喜爱。目前中秋节被年轻人更多地认为是一种在家庭之内举行的团聚活动,是晚辈们不得不参加的家庭聚会。其实中秋节完全可以发展出更多的在其他场合举行的、富有娱乐性与公共性的活动,使之成为更有社会性的传统节日。如登山可使人近月,临水可使月近人,单是赏月活动就可以丰富多彩,况且因为每一年发生的大事不同,每一年的中秋节也都具有了更丰富的内容,如去年的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使去年的中秋节多了一份守望相助共度时艰的力量,今年的中秋节因为刚刚过去的国庆大联欢沉淀出一份荣耀与自豪,明年的中秋节也许会因为世博会的召开浸染更多新的理念。

创墟 榜格 德艺美轩

上一篇: “最贵指挥家”马泽尔去世 一生指挥150多个乐团

下一篇: 旅游节重磅项目进园区 多国和地区艺术家齐登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