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团圆》:张爱玲之迷态度难团圆


 发布时间:2020-11-29 06:34:40

张爱玲作品发表后,伪中央宣传部次长(常务副部长)汉奸胡兰成为之吹捧,张爱玲很高兴。《小团圆》写盛九莉对她的女友比比笑着说:“有人(即汉奸邵之雍)在杂志上写了篇批评,说我好。是个汪政府的官。”也很得意。张爱玲与汉奸胡兰成结婚,婚书上写:“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

除了作者本身的知名度,围绕该书的争议也很多。《锵锵三人行》曾专门做了两期节目来谈《小团圆》,一些看过该书的读者也在网上打起嘴仗,主要是这么几个问题——看故事还是看八卦?张爱玲的家族秘密远比张胡恋更骇人听闻从八卦角度看,《小团圆》因为是半自传体小说,很多读者给予对号入座,觉得小说起码证实了大家久藏心底的三个谜:一、张爱玲曾经在美国堕胎(张爱玲有写到女主人公的胎儿被抽水马桶冲走的情形);二、她与导演桑弧拍拖过,而且有性关系(书中写到女主人公跟男主人公在一起时,接到另外一男人的电话,非常紧张);三、胡兰成和她的好友苏青上过床(而且互相质问“你有性病没有”)。

今年中秋节,公款送礼消歇,天价月饼绝迹,奢华晚会停办。风清气正,这个中国人传统的美好节日回归到了亲友团圆、合家欢乐的本质含义。那么我们又能从节俭和团圆的中秋节中品味出什么新的内涵呢?前几天收到一个快递,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递专用纸箱,里面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码放着20个每个都只有一个塑胶袋包装的云腿月饼。我不但实实在在地品尝到了自己喜爱的节日美食,而且体会到了发快递的朋友对我亲人般的真挚感情。这是人情之美,也是节俭的力量。

此后,中秋节的地位迅速提升,深为世俗看重。为更好地品味欣赏自然之美,中国古人十分讲究玩月的地点。山上、船里、水边,空旷高远之处,最宜赏月,由此形成许多著名的赏月场所和景观,如上海陆家石桥,杭州西湖,北京颐和园、卢沟桥,扬州二十四桥,苏州网师园“月到风来亭”等等。“八月十五月儿圆,西瓜月饼供神前。”除了玩月,祭月也是中秋节的重要习俗活动。在宋代,都城人家的小孩子,从刚刚开始会走路的,到十二三岁的,不论贫富,不论男女,都穿上成人的服饰行拜月之礼,“各有所期:男则愿早步蟾宫,高攀仙桂。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的现实,中国人仍然拥有乐观的心态,总是用共享一轮明月弥补现实的缺憾,慰藉相思的心灵,创造出一种新的团圆方式,无论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抑或“明年佳景在,相约向神州”,都是如此。它们和戏曲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双飞、焦仲卿与刘兰芝鸳鸯共鸣异曲同工,鲜明地反映了中国人积极乐观的大团圆意识。从历史上讲,中秋节渴望团圆的情感开始主要集中在亲友和家人之间,至迟到宋代,已从一人一家的悲欢离合上升到国家的层面,如刘辰翁《水调歌头》词:“想见凄然北望,欲说明年何处,衣露为君零。

《小团圆》中对邵之雍与盛九莉之间性生活的描写,更是到了叫人不能卒读的程度。第207页至208页,竟写了邵之雍为盛九莉口交,难怪媒体报道《小团圆》时用上了“堪比《色,戒》”来形容。张爱玲何以在《小团圆》中如此作践自己?夏志清说:张爱玲为了给丈夫(赖雅)筹钱治病,不得不为港台写应景笑剧,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才华和大好时光。为了使自己的《小团圆》成为畅销书,能拿到较多的稿费,以致不惜以自暴隐私和描写性行为吸引读者的眼球,这不能不说是张爱玲晚年创作《小团圆》的悲剧!二当然,张爱玲写《小团圆》这部自传体长篇,绝不仅仅是因为挣稿费,她写《小团圆》主要的还是因为她要和胡兰成争胡、张情爱故事的话语权。

由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王全安执导,著名演员、主持人凌峰和奥斯卡终身评委、老戏骨卢燕主演的电影《团圆》,在刚刚结束的第60届柏林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编剧银熊奖,这部讲述一名国民党退伍老兵到上海寻找失散多年的妻子的电影,以其深沉细腻的情感获得了世界电影界的认可。谈角色:为我量身打造作为记者的老朋友,凌峰很早之前就透露,自己将在一部电影中扮演一个国民党退伍老兵,当时记者并没有太在意,没想到就是这部在柏林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团圆》。

全家人相聚一堂、共度良宵是中秋节的重要活动,这一习俗至少在宋代已经形成。吴自牧《梦粱录》记载:“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圞子女,以酬佳节。”“安排家宴,团圞子女”,这种一家人面对面的团聚相守无疑最能体现团圆的真义。因此,很多地方就将“合家团坐饮食”称为“团圆会”“吃团圆饭”。为了保证阖家团圆的实现,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出嫁女必须回到夫家的习俗规定,所谓:“宁留女一秋,不许过中秋。

虽然很多研究者指出,张写《色·戒》主要是为了探讨反面人物的内心世界,并没有更多的企图,但2009年《小团圆》的发表还是将这种揣度推向了顶峰——《小团圆》自传体的写作,以及序中刊载张的信中提及“我在《小团圆》里讲到自己也很不客气,这种地方总是自己来揭发的好。当然也并不是否定自己……”等等,无不让人浮想联翩。“张迷”们更发现,女主人公盛九莉的台词里,“这个人是真爱我的”一句话曾经一字不误地出现在《色·戒》中。

《小团圆》写盛九莉跑到浙江乡下,“去探望被通缉的人”。……简要地说,《小团圆》是一部自传体的长篇,盛九莉是张爱玲的化身,邵之雍是胡兰成的化身,这是不争的事实。当然《小团圆》毕竟是小说,其中有些细节、情节和场面是无法与历史真实一一考证的。其次,《小团圆》又是一部以盛九莉(张爱玲的化身)的隐私、性生活来招徕读者的作品。本来,张爱玲到美国与赖雅结婚后,谁也不知道张爱玲有过怀孕、堕贻的事,但《小团圆》却写盛九莉与汝狄结婚后有了身孕,竟用药线打胎,“夜间她在浴室灯下看见抽水马桶里的男胎,……(因文字过于恐怖,略)”以此吸引读者。

奉马 隆子 石填

上一篇: 甲午海战沉没舰“丹东一号”水下考古调查启动

下一篇: 媒体关注“南海一号”二次试掘 期待更多新发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