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迎新 全家团圆的中国年文化


 发布时间:2020-11-25 13:39:31

我出生时张爱玲还在上海,我住愚园路一幢带大露台的楼房,她住哪。我还跟周作人住过一条街,跟齐白石也住过,这两个文化名人的故居门朝哪开有没有旁门我亦一清二楚,天蓝蓝,海蓝蓝,佳人远行兮,魂归离恨天。我以前说过“关于张爱玲,我不大乐意甚而有些厌烦那些个没完没了的‘评论派’,像评论鲁迅那

“这是第一次,你可以从张爱玲的角度了解胡兰成”《小团圆》被认为是张爱玲最神秘的小说遗作,书中名为“九莉”的女主角与张爱玲身世相仿,而九莉与有妇之夫邵之雍之间的情感纠葛更因宛若张爱玲与胡兰成而引人注目。这本带有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得以出版与宋淇之子宋以朗密不可分,有人开玩笑说,正是因为有了宋以朗,才有了张爱玲作品和大家的又一次“团圆”。-张爱玲借住过的房间被改成卫生间香港,加多利山,一片闹中取静的豪宅区,一幢宋以朗父母留下的诺大公寓里,就有张爱玲曾在这里住过的印记。

此外,宋淇还建议《小团圆》的结局应当是邵死后她的女人们聚首对质,一对就对出他原来“是这样一个言行不一致,对付每个女人都用同一套”的男人,让女主人公对他的爱情“彻底幻灭”。这番周全的设想是为张爱玲好的,因为当时小说中的人还在世,就怕对号入座;因为那些嫉妒她才华的人,人言可畏。然而,张爱玲并没接纳宋淇的建议,她在信中坚持,她想写的恰恰是“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爱情幻灭之后,我们还剩下什么呢?小说的最后是九莉在之雍离开10年后,唯一的一次梦见他。

一直被人称为光头凌峰的他,在《团圆》中顶着一头灰白头发,化妆之后两颊消瘦、一脸沧桑。片中有两场凌峰唱歌的戏,歌曲里有上海话,有闽南话,还有山东话,配合剧情,老天也下起雨来,他当场淋成落汤鸡,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结果雨势太大只能重拍,凌峰只得再唱一遍,再哭一回,但他说:“这样的故事,是两岸的真实缩影,有血有泪,值得拍,更值得演。”在凌峰看来,这是一部拼意义和深刻的电影,“现在的电影主要是拼票房,我们的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时代的遗产。

作为观众也会多次自问,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要到哪里去?人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有和主人公一样的困惑与徘徊?比如,父亲在卢卡斯的《星球大战》中得到启示,或许世上本没有完美,不完美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完美,又回应了祖父对“上岸人”的人生态度。比如,姑姑面对心魔,不管是选择痛苦纠结还是放手释怀,都不能改变一点——生活总要继续。当她勇敢地将心事告诉了姑父,姑父也理解了她,姑父决定拯救这个家庭,“没有一条路是通向所有目的地的,每个人不免要做出选择,选择了不同的路就会去向不同的目的地,一家人就要走同一条路,点明主题,终极归属是家的团圆”。从整体来看,影片充满了对家庭生活的温情表达,借用预告片里的一句话“恩怨流水,一城自有一城愁;凡尘逆风,俗世岂能尽如人” ,这其中的深意耐人寻味。卿清。

这是一种憾恨。如何排解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亮也并不总是圆的,它阴晴圆缺,周而复始,代表着一种流转的轮回。人若能融入其中,也就能参透日月造化之永恒,赞服天地之化育。这样一来,人间之悲欢离合,又有什么可叹的呢?应淡然处之,融入其中,共享明月之美。从月的自然规律,体悟到人的生存规律,提升为人生哲理,这首词精妙地体现了中华月亮文化的精髓以及传统文人对中秋的哲思。圆月意象与团圆心理中华儿女赋予了“月圆”丰富的人伦内涵,“圆”在中华文化里不仅仅是简单的几何图形。

上世纪60年代,人在美国的张爱玲希望在异乡重起炉灶,以自己的回忆为主轴写长篇英文小说。考虑读者的阅读习惯,最后她把书一分为二,分别是写她童年的《易经》,和少女时期的《The Fall of Pagoda》(暂译《坠落之塔》)。然而她在美国的知名度不够,迟迟找不到出版社出版。1975年,朱西宁写信给张爱玲,表示打算根据胡兰成的说法为她写传记。张爱玲情急之下,匆匆将英文版《易经》的内容改写成中文版《小团圆》。张爱玲曾将一份《易经》、《坠落之塔》的英文打字稿交给挚友宋淇夫妇保管,夫妇先后谢世后,其子宋以朗去年在家中找到,交给皇冠评估。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李欧梵读过《易经》,他表示,“跟《小团圆》非常相似”。

对于皇冠的“违约”出版,陈子善说,虽然张爱玲本人并不希望发表,“对于普通读者来说,当然很希望能阅读到这部小说”。版权专家刘文忠告诉记者,根据台湾著作权法,侵害在世的著作人的人格权,可以提起刑事诉讼,如果著作权人已经过世,则只有民事责任,不会有刑事责任,如果过世的著作人没有适当亲属可以主张权利,也不会有民事责任,所以从法律上来讲皇冠即便是“违约”出版也没有问题,因为这得到了权利人的授权,关键就在“道德”层面,“如何去推断著作权人的本意”。罗皓菱。

除了作者本身的知名度,围绕该书的争议也很多。《锵锵三人行》曾专门做了两期节目来谈《小团圆》,一些看过该书的读者也在网上打起嘴仗,主要是这么几个问题——看故事还是看八卦?张爱玲的家族秘密远比张胡恋更骇人听闻从八卦角度看,《小团圆》因为是半自传体小说,很多读者给予对号入座,觉得小说起码证实了大家久藏心底的三个谜:一、张爱玲曾经在美国堕胎(张爱玲有写到女主人公的胎儿被抽水马桶冲走的情形);二、她与导演桑弧拍拖过,而且有性关系(书中写到女主人公跟男主人公在一起时,接到另外一男人的电话,非常紧张);三、胡兰成和她的好友苏青上过床(而且互相质问“你有性病没有”)。

从纵向的时间维度看,月亮纵览古今,可勾起人们对往昔的回忆、对故乡的回忆。李白的《静夜思》妇孺皆能背诵,国人从孩提时代起就把歌颂月亮的诗歌及其指代的文化意象栽种在心里,长大后仍觉“月是故乡明”。从横向的空间维度看,“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月光普照大地,中华儿女即便分散在天涯海角,面对共同的皓月也会怦然心动,产生心理共鸣。这是文化积淀形成的民族心理,是文化的共同认同,且越是远在他乡异国表现得越为明显。国家的团圆叫“金瓯无缺”,金瓯是圆的,没有缺欠,代表领土完整。中华儿女的心灵深层认为我们国家需要各民族大团结,领土完整、国家统一才是团圆、才是圆满。这种大团圆心态,亦是我们民族的性格和心理特征,且成了家国观念生成的重要元素。直至今日,它仍是爱家爱国情怀的具体体现,是民族凝聚力的心理凭借,也是我们圆梦中华的重要精神资源。(李汉秋 作者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节庆委员会主任)。

品熙 光哥 新北区

上一篇: 档案创文工作个人先进事迹材料

下一篇: 古人类化石是不是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