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张爱玲和胡兰成混为一谈


 发布时间:2020-11-27 12:52:39

“这是第一次,你可以从张爱玲的角度了解胡兰成”《小团圆》被认为是张爱玲最神秘的小说遗作,书中名为“九莉”的女主角与张爱玲身世相仿,而九莉与有妇之夫邵之雍之间的情感纠葛更因宛若张爱玲与胡兰成而引人注目。这本带有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得以出版与宋淇之子宋以朗密不可分,有人开玩笑说,正是因

”在宋以朗出示的书信节录中,有一封张爱玲1992年2月25日写的信,她在信中说:“还有钱剩下的话,我想用在我的作品上,例如请高手译没有出版的作品,如……《小团圆》小说要销毁。这些我没细想,过天再说了。”宋以朗认为,除了在给他父母的信中没有明确提出要销毁《小团圆》外,在给皇冠两位编辑的书信中还发现,张爱玲本人不但没有打算销毁《小团圆》反而积极修改,打算尽快杀青出版。“例如张爱玲1993年10月7日在给皇冠编辑陈白乐华的信中说,‘《小团圆》一定要尽快写完,不会再对读者食言。

《小团圆》封面为纪念著名作家张爱玲逝世20周年,新经典文化推出《<小团圆>手稿复刻》并于昨天在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举行研讨活动。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宋以朗、著名画家冷冰川、张爱玲文学研究专家陈子善,《<小团圆>手稿复刻》策划人止庵等到场和读者一同分享了成书原委。《<小团圆>手稿复刻》全书619页,以散页装形式,依原稿实际尺寸复刻,单张印刷,完整呈现手稿原貌。手稿装帧采用全包式函套,紫红色的布面恰似《小团圆》中提到的“深紫的洞窟”,是张爱玲生前最爱的色彩,浓烈、典雅、神秘。

现在,又一部更红火也更离奇的《小团圆》出版,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为什么张爱玲说“要销毁”而迟迟不肯动手,反而啰啰嗦嗦要在遗嘱中交代?销毁一部书稿,不就是划一根火柴么?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一部自传,十几年来一直不肯出版?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为了等待一个最佳时机,再卖上一个好价。为什么一向低调、“低到尘埃里”的张爱玲,这一次会像美女作家那样搞“身体写作“,不但公开写私情写性欲,还自曝堕胎秘闻,这个女人还是张爱玲吗?所有张迷都沉浸在发现张氏“佚作”的狂欢之中,包括那些研究专家和出版商,可能只有我这样的傻子在怀疑《小团圆》的真伪。张爱玲的大热可以拉动内需,形成出版经济增长点,是一箭双雕的好事。是啊,真假《小团圆》又与我何干?就在我说这些废话时,又有多少“克隆者”躲在阴暗角落里挑灯夜战呢?还是平心静气等待看《描金凤》和《少帅》吧,张爱玲的月亮落不下去,张爱玲的大戏也绝不会轻易收场。作者:陶方宣。

“书里的张爱玲就是一向以来我研究、观察她作品的那个感觉,只是更悲凉。”“我知道她一生是委屈的,只是不知道委屈到这种程度;知道她一生的每一种情感都是千疮百孔的,但是不知道这个黑洞是那么深、那么大。”淳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张爱玲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认为,《小团圆》更为集中地展现了一个更为丰富的张爱玲。在《小团圆》中,那些想进一步了解张爱玲的“张迷”们惊呼:看到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张爱玲,她比以前所有作品的主人公更加复杂:她自卑而冷酷,焦虑而多疑。

●邹锡恒“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放鞭炮、贴春联、穿新衣、宰三牲、看大戏、行花街、走亲戚、孩子们给长辈拜年拿“利市”,全家团圆、其乐融融,这是人们对传统春节的印象,也是让人们觉得最有“年味”的事情。然而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受市场化和外来文化的冲击及影响,人们发现:“年味”越来越淡了。由于环保原因,不少城市禁止燃放鞭炮;穿新衣、吃鱼肉对绝大部分家庭而言已是日常;依然保留贴春联的家庭,贴的也是从商店买回打印得非常工整但毫无书法韵味的楹联;串门拜年逐渐被电话拜年、短信拜年、微信拜年等方式取代;传统的大戏也罕见了,就连央视的春晚节目,三十多年下来观众的眼光也高了,新鲜感也少了……难怪人们要抱怨“年味淡了”!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媒体报道世界各地“唐人街”的庆新春活动深受洋人青睐,也有说中国文化影响了外国人云云。

阴影里只露出一个脸,看不见头发,像阮布然特的画。”张爱玲“因为照相没带眼镜,她觉得是她的本来面目”。这张照片登在《天地》第四期扉页,正面是周作人先生,周杨淑慧女士(周佛海之妻),樊仲云先生。背面是五个人照片,五颗星式的布局,张爱玲居中,左上角是柳雨生,右上角纪果厂,左下周班公,右下谭惟翰。现在我们知道张爱玲这张是专门去照的(《对照记》里没有这张。《小团圆》说“因此原来的一张更独一无二,他喜欢就送了给他”);谭惟翰最应付事,拿出的是剧照;柳雨生伏案工作头都不抬。

据新华社报道,家住山西晋中的詹女士今年春节过得很不爽,本来应该合家团圆的春节,却因“除夕不能回娘家”的陋习,离婚的她带着孩子在宾馆过了一个除夕。记者采访发现,一些过年老习俗给很多人带来了烦恼。年俗作为一种文化需要得到传承,否则传统的东西就会逐渐失去。但很多年俗又是特殊时代产生的,发展到现在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要求,有些更是陋习。比如“除夕不能回娘家”,让“常回家看看”之路充满尴尬。让离婚的女儿在宾馆过除夕,一方面是不人性的表现。

崔岱远介绍说,老北京上供用的月饼,必须是“自来红”,而不能是“自来白”。他说,老北京过中秋吃的是“自来红”及“自来白”两款传统月饼,“团圆饭吃完以后赏月的时候,因为北京中秋节月亮升起来都比较晚,大概得等到九点多钟月亮才会升起来,这时候人就在四合院摆上桌子,喝喝茶,然后吃口月饼。”“自来红”用来祭祀所以有严格规定,皮要用芝麻油做,里面放有不同的果仁,还有北京的“青丝、红丝”(杨梅和陈皮),而且要有冰糖。“自来白”的材料就比较随意,没有特别规定,只是面是用猪油和的。

《同学少年都不贱》《郁金香》《色·戒》《倾城之恋》,一部部新发掘出来的作品和被大导演改编的影视作品为“张爱玲热”推波助澜。而即将于4月8日上市的简体版《小团圆》,注定会把这股热潮推向沸点。昨天,本报从出版方这里拿到了中文简体版的封面,并获悉新书定价28元,首印至少10万册。早于简体版的发行,港台地区的“小团圆热”已经迅速蔓延到了内地。在百度和谷歌上搜索“小团圆”,至少能找到十几万个网页,以“小团圆”为主题的贴吧也已经存在。

新仓 斯坤尔 尚腾乐

上一篇: 作家王蒙:平庸无罪 但只剩下平庸就危险了

下一篇: 北京大卫之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