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小团圆》不该出版 对作家不尊重


 发布时间:2020-11-25 01:21:41

比如现在那句像广告词一样的话,“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这是她对这段情最后的态度。而《小团圆》里,却让读者看到了张爱玲掩饰不住的心。比如,盛九莉非常在乎婚姻,一直盯着两人的问题怎么办。后来,邵之雍给了她两份(与前妻的)离婚启

清朝杨光辅在《淞南采府》中写道:“月饼饱装桃肉馅,雪糕甜砌蔗糖霜。”看来和现在的月饼已颇为相近。我少时正值物质匮乏年代,中秋成为伙食改善的良机。那时吃的该算是京式月饼吧,里面有冰糖粒、南瓜仁、青红丝一类东西,不过印象里是硬邦邦、干巴巴的。成年后吃过带酥皮儿的苏式月饼、云腿馅的滇式月饼、口感松软细滑的广式月饼……尤记某年,不知吃的是广西还是香港的月饼,莲蓉入口即化,不甜不腻,让人回味不尽。这些月饼,更接近“点心”甜美松软的实质,而不是“月饼”的形式。

香港作家迈克对此批评道:“很少有作家肯这样暴露自己的冷和残酷。”人们只知道张爱玲结过两次婚,但《小团圆》却又自暴隐私,写盛九莉在抗战胜利后与电影演员兼导演燕山发生性关系,“她又停经两个月,这次以为有孕——偏赶在这时候!——没办法,只得告诉燕山。”后经检验,“验出来没有孕”。张爱玲看望通缉中的胡兰成,谁都知道,但《小团圆》又暴出隐私:九莉“那次去看之雍,旅费花了一两(黄金)。”张爱玲在《小团圆》里自暴她个人和家庭成员隐私的描写太多,因此香港作家迈克认为,张爱玲若是玩隐身游戏,根本不会这样写,这样写,竟是生怕人家不知道是写自己,“全书有种唯恐天不知的强硬态度,谁是谁不是呼之欲出,而是一目了然”。

“事实上在她创作后期风格产生很大变化,我们可能不习惯,但又不得不承认。用张爱玲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绚烂归于平淡’。”宋以朗也表示,自己更看重的是大家对《小团圆》的文学看法。今天的“张爱玲研究学”也因为《小团圆》而变得完全不同。所以觉得自己当年决定出版是对的。此次故宫出版社出版的《<小团圆>手稿复刻》经由宋以朗和皇冠文化集团授权,限量99部,每部均有唯一编号。全书619页,以散页装形式,依原稿实际尺寸(217mm×278mm)复刻,单张印刷,完整呈现手稿原貌。

核心提示:《小团圆》的官方发行日期为2月23日,目前台湾各大网络书店都已经开始预售。而拥有张爱玲小说大陆简体中文版版权的新经典公司昨日告诉早报记者,对于《小团圆》的出版并不知情,也尚未取得版权。自传小说《小团圆》是张爱玲生前完成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按照张爱玲遗嘱,小说手稿应该销毁,不予出版。早报记者日前获悉,这部备受张迷关注的小说即将于2月23日由皇冠出版社在台湾地区正式出版,而大陆简体版何时出版还是未知数。

《张爱玲传》作者、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余斌在读《小团圆》时,常没来由地想起鲁迅所谓“直面惨淡的人生”。他发现,小说中对自我的处理堪称“心狠手辣”,而写《小团圆》时的张爱玲也比早年时写作抛弃的东西多得多。“同样写母女关系的紧张,《私语》中尚有‘分寸’,此时再无顾忌。彼时与她关系密切的人,如炎樱、姑姑,下笔都有顾忌,此时都往透里写。”小说中,盛九莉形容母亲“脸的轮廓消蚀掉一块,改变了眼睛与嘴的部位”,形容九莉的情人邵之雍最后“使她憎笑得要叫起来”。“她有一份彻底,她下得了手。”余斌感慨地说。陈子善认为,“到了这个年纪,张爱玲对人生的复杂性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整个小说中都是嘲讽的口吻——所有人,包括盛九莉自己,都在不断地分析自己、嘲讽自己。”。

节日期间,反腐的高压态势持续保持。2月17日,中纪委网站公布了“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今年元旦春节,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开通“四风”问题监督举报曝光专区,每周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案件进行通报,至2月21日已连续5周通报620起案件,点名曝光855人。网络红包从“小众试水”到“全民狂欢”,网络红包成为羊年春节的新“标签”。“网络红包让春节更时尚”“网络红包点亮中国年”“红包大战暗藏电商野心”“低头族毁了春节”……尽管褒贬不一,但网络红包的人气却一路飙涨:微信和支付宝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是2014年的200倍,QQ红包收发总量6.37亿个,抢红包人数为1.54亿;支付宝红包收发总量达2.4亿个,总金额达到40亿元。

街景 打糕 小灰人

上一篇: 陕西百花谷农业旅游文化开发有限公司

下一篇: 深圳百花文化中心怎么去 坐地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