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自传体小说《雷峰塔》和《易经》即将面世


 发布时间:2020-11-30 19:35:00

张胡恋的张氏表达《小团圆》的官方发行日期为2月23日,目前台湾各大网络书店都已经开始预售。而拥有张爱玲小说大陆简体中文版版权的新经典公司昨日告诉早报记者,对于《小团圆》的出版并不知情,也尚未取得版权。《小团圆》在大陆的出版可能还需时日,不过《小团圆》终于见天日的消息,还是令张迷兴

在她于1992年3月12日写给宋氏夫妇的夹带着遗嘱正本的信中,曾出现“《小团圆》小说要销毁”的决定性字句,似乎为这部令她及宋氏夫妇都噤若寒蝉的小说指明了付之一炬的命运……1995年9月,张爱玲孤死异乡;1996年12月,宋淇随之而去;2007年11月,邝文美驾鹤西游。曾经想借机翻身的“无赖人”胡兰成更是早在1981年便已撒手人寰。没有谁再瞻前顾后战战兢兢了。2009年2月26日,经由张爱玲新一任遗产及版权执行人、宋氏夫妇之子宋以朗的同意及授权,《小团圆》于台湾首次出版、绝无删节,甫一上市,书中大量的家族隐私甚至骇人情事,以及张爱玲与胡兰成的虐恋始末、床笫风云,无不令读者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即便是铁杆张迷也要生出“重读张爱玲、重识张爱玲”的惊奇念头,围绕着该书的出版是否有违张爱玲本意、甚至有违道德的争议亦甚嚣尘上,堪称炸响在华语文坛的一枚世纪炸弹。

而张氏的爱情就真的那么具有传奇色彩么?若不是故事中的主人公们都大名鼎鼎,谁会管隔壁邻居家的前卫女性爱上有妇之夫的花花公子这样无趣的传闻呢?说真的,大众现在的品位极其奇怪,每天更新的娱乐圈八卦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而这些文化名人的家世背景、感情经历也极有市场:徐志摩的三段恋情早已街知巷闻,连巷口开店的大妈也许都能说出林徽因、陆小曼的名号;李敖也总是把自己的情史一而再,再而三地脱出来现,偏偏又有电视台肯为他做无数专题;倪震由于自己名门身份,搭上的更是迷倒万千少男的大玉女,小三的故事让全城人声鼎沸。

食物的丰盛和文化娱乐的多样选择,也让年饭和大戏显得并不必须和重要。在春运的洪流里,不仅有归家探望亲人者,还融合了许多要去感受不同地方文化底蕴、体验别样“年味”的旅行者。大量新年假期外出的人流,也不再只是走亲戚,而是有了更多与家人或朋友外出游玩的人。无论年怎样过,形式已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亲人的团圆、感情的交流和依存。当人们沉浸在过年的欢乐中时,仍有许多城市治安、环境卫生和服务行业的人不能回家与家人团圆,当人们安全地往返、随意发送信息和享受着各种服务时,应该有一种幸福感,也应从内心感谢这些为节日安详而辛劳的守护者。总而言之,“年味”既要传承传统中的精粹,也总会掺进新的元素。祝在家团圆的、外出度假的和为节日守护的人们,羊年洋洋得意,幸福祥和!这是笔者、也是每个人心中的美好祝愿。▉。

在抗战胜利后,张爱玲的写作谋生一时遇阻,龚之方是她的救星,给她发稿的地方(如《大家》杂志、《亦报》),给她有剧本编挣稿费。可是在《小团圆》中没有龚之方的事迹。袁殊也只是在宋以朗的前言中透露了一句,说明张爱玲是非常知道袁殊的。《小团圆》漏写了不少张爱玲与各杂志报纸编辑的交往,已经写到的也多语焉不详,读者很难对上号。按说没有这些个编辑,张爱玲难有今天这么大的名声,譬如首刊使张名满天下的《金锁记》、《倾城之恋》的《杂志》月刊编辑和张是如何交往的,书中未作一字的交待。

看来,虽然中秋节是中华民族的第二大节日,自古以来奢华靡费却并非中秋节的题中应有之义。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中方会长萧放认为,在普通百姓当中,过中秋节本没有奢华和节俭之分,“现在中央提倡节俭过中秋、国庆,是希望把公权力管住”。他说,我国春秋时的先贤管子就开始十分明了“上行则下效”的威力,这个道理古往今来是一样的,“只要政府官员做出表率,民间自然就会跟着改变,社会风气就正了。全国政协委员、文史研究专家李汉秋说,节日过得是否精采,并不能以物质衡量,奢华不是本质所在。

我不认为刻画最深知的人生素材,张爱玲会马失前蹄,何况那时的她小说技巧已臻炉火纯青。书中人物不事修饰,被熟知现代文学史的人一一对号入座。蕊秋对应张爱玲现实中的母亲,楚娣对应姑姑,九林是弟弟,比比是炎樱,燕山是桑弧,荀桦是柯灵,虞克潜是沈启无,还有邵洵美,梁漱溟……为坐实这些人物的原型,有人不惜在网上动用起“人肉搜索”,这一切定是张爱玲无法预料的。撇开这些,你还得对“张派”小说了然于心。那些粉墨登场的角儿,分明看得出《倾城之恋》、《金锁记》、《沉香屑》、《茉莉香片》、《同学少年都不贱》、《色·戒》……的人物原型。

清朝杨光辅在《淞南采府》中写道:“月饼饱装桃肉馅,雪糕甜砌蔗糖霜。”看来和现在的月饼已颇为相近。我少时正值物质匮乏年代,中秋成为伙食改善的良机。那时吃的该算是京式月饼吧,里面有冰糖粒、南瓜仁、青红丝一类东西,不过印象里是硬邦邦、干巴巴的。成年后吃过带酥皮儿的苏式月饼、云腿馅的滇式月饼、口感松软细滑的广式月饼……尤记某年,不知吃的是广西还是香港的月饼,莲蓉入口即化,不甜不腻,让人回味不尽。这些月饼,更接近“点心”甜美松软的实质,而不是“月饼”的形式。

去柏林电影节走红地毯当然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但电影节正赶上咱们中国人最重视的春节,我又是个特别注重孝道的山东人,如果去了电影节,家人就不能一起团圆了。走三次红毯、争到一个国际影帝,也比不上在母亲膝前吃一顿团圆饭。”凌峰说,年轻的时候,自己爱反叛喜欢四处混,母亲每天为他提心吊胆的。回忆起往事,已经65 岁的凌峰无限唏嘘,“与家人在春节团圆,可能比去电影节更契合《团圆》的主题。”有评论说,《团圆》能够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认可,部分原因是德国人也遭遇过大的时代分离,所以对《团圆》中表达的情感感同身受。凌峰说,能够对这部电影感同身受的恐怕不止德国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大的漂泊时代,离散是这个时代的主题,《团圆》里退伍老兵的无奈与颠沛流离的苦,是全世界的经历。”记者 倪自放。

中秋团圆,在归属感中传承家风文化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游子们的思家之情,一到传统节日,总会不期而至。“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中秋不仅勾起人们的思乡之情,也勾勒出团圆的朴素期待。当然,提及中秋,月饼似乎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元素,而月饼的形状,正寓意着“团团圆圆”的期待。用“团圆”来代表一个节日的主题,其背后,就是人们对归属感的一种认同。而在一个高速流动化的社会,这样的“归属感”总能引发更多的共鸣与讨论。

兰波 坎儿 凌碧

上一篇: 西班牙宣布找到塞万提斯及其妻子遗骸

下一篇: 马原未发现严重内伤 发微博后县委书记县长看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