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纪念日访西南联大旧址:刚毅坚卓 共谱中国梦


 发布时间:2020-11-27 12:55:01

这是个碎片化阅读盛行的年代。微博上,每一天都有新闻热点等着你:歌手吴虹飞被拘、周迅谢霆锋好上了、郭敬明《小时代1》被批、吴虹飞被释放、周迅谢霆锋否认在一起、郭敬明《小时代2》照上不误……总之,要谈资有谈资,要口水有口水。当然,你想顺便发发牢骚也成。不得不说,信息大爆炸的年代,我们

男同学原来有些西装革履,裤线笔直的,也有穿麂皮夹克的,后来就日渐少了,绝大多数是蓝布衫,长裤。几年下来,衣服破旧,就想各种办法“弥补”,如贴一张橡皮膏之类。有人裤子破了洞,不会补,也无针线,就找一根麻筋,把破洞结了一个疙瘩。教授的衣服也多残破了。朱自清先生的大衣破得不能再穿,就买了一件云南赶马人穿的深蓝氆氇的一口钟(大概就是彝族察尔瓦)披在身上,远看有点像一个侠客。有一个女生从南院(女生宿舍)到新校舍去,天已经黑了,路上没有人,她听到后面有梯里突鲁的脚步声,以为是坏人追了上来,很紧张。回头一看,是化学教授曾昭伦。他穿了一双空前(露着脚趾)绝后鞋(后跟烂了,提不起来,只能半趿着),因此发出此梯里突鲁的声音。(记者 王军辉)。

中新网昆明11月1日电 (马骞 刘静)西南联大老教授在昆明街头漫步,学生在校园一角驻足,西南联大的春光正明媚……1日,正值西南联合大学建校80周年纪念日,“联大印记”美术作品展在西南联大旧址开幕。80余幅书画作品仿佛带着观众穿越,回到了旧时光。本次展览形式多样,汇集了国画、油画、版画、书法、设计等优秀作品。展览面向云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师生征集到了80余幅优秀的书画及设计作品,同时特邀到了云南多位书画名家,以“联大印记”为主题创作的优秀书画作品参展。

5月中旬,梅贻琦“至联大办公处与郑毅生(即郑天挺,北大秘书长,时任联大总务长)谈二事:1.告以清华拟补五十万事,因恐昨日与蒋君略谈者或未明了。郑谓北大明日将有校务会议,再行计议,大家之意拟不接受,而专注意于预算之确定;2.告以余愿蒋君继任主席至少一年,盖吾二人原无所谓,但校中人众,如此似较好耳”。梅贻琦希望与蒋梦麟轮流担任联大常委会主席,其寻求平衡息事宁人的用意十分明显。不过,北大方面的主要诉求在预算独立,补助款项似尚在其次。

“该剧以话剧为底,囊括京剧、昆曲、花灯小调等艺术形式,既有宏大叙事,也有表现联大师生生活情趣的小故事。”记者在演出现场看到,从军求学之争、跑警报、联大学生投身飞虎队等片段,均生动再现了西南联大兼容并蓄的校风,及联大师生艰苦求学、报效祖国的动人往事。独特的庭院剧场表演形式,更是让观者深深沉浸在剧情中。周龙说,西南联大是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更是地处西南边陲云南人民的骄傲。联大师生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精神境界和民族大义,具有历史意义、值得缅怀,同样也颇具现实意义。据悉,《联大往事》还将再创作为舞台版,计划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展开巡演,并在长沙至昆明沿线城市开展巡演。(完)。

学校只好再派人多次购买。1938年3月16日下午5时,学校全员前往西安火车站,乘火车至宝鸡,步行前往汉中。沿着古蜀道穿行,继而步行今天的316国道,途经凤县、留坝、褒城,最终抵达汉中。《西北联大校刊》记载,从第三天开始,行军最艰辛的时刻到来,队伍开始翻越秦岭。秦岭高峻,人员攀爬已十分困难,雇佣的大车上行更加艰辛。3月19日,大队伍到达目的地后,运输炊具的大车还未到达。原来,装满东西的大车,根本爬不上坡陡的山岭。最后只好雇佣三头黄牛,一步一顿,最后到达目的地东河桥时,已是凌晨3时。

而这种轻体量、短小精悍的传播形式,适应新媒体时代受众碎片化的接受方式,使得该节目更易于传播。无论是《国家宝藏》还是《如果国宝会说话》,这两档节目都火成了“大IP”,成为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近期由湖南卫视出品的《巧手神探》,洞悉了现代社会中人们对精神层面的审美需求,以综艺的娱乐形式为载体,将目光聚焦于一群沉下心来在各自的领域用双手创造奇迹的匠人们,通过设置沉浸式情景体验和甄别对抗的游戏模式,立体地展现出手作技艺的魅力,展现时代背景下“国匠”的初心不改,砥砺前行,同时,引导观众关注一双手所拥有的能量与创造力。

当一名中学物理老师提问“学生对物理兴趣不浓应该怎么办”时,杨振宁笑答,“不是每一个学生都应该念很多的物理,真正研究物理学是少数人做的事情。”这个回答令提问者出乎意料。长期研究联大历史的云南师范大学教授余斌对此解释说,“尊重个性、学术自由”,正是西南联大的治学精神之一。西南联大提倡师生平等对话和启发式教学,允许学生跨学科、跨专业自由选课。一份资料记载了当年开课的状况:“每当学年伊始,教务处公布全部课程,无数的课程单把好几堵墙壁都贴满了,真是壮观!学生们一连几天,在课程表前挤来挤去,记下自己要选的、想听的课程。

随着战局急转直下,长沙也不再安全。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大开始迁往昆明。由于战时内地交通困难,学校师生分几路入滇。其中一路200余人步行横穿湘黔滇三省,被誉为“世界教育史上的长征”。步行团的师生一路尝尽艰辛。旅途刚开始,很多同学脚上就“都磨了泡”;途中不时遇上阴雨天,更是狼狈。“草鞋带起泥巴不少……曾先生(指化学系教授曾昭抡)之半截泥巴破大褂尤引路人注目。”当时刚从清华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的吴征镒在日记中这样写到。

这是个碎片化阅读盛行的年代。微博上,每一天都有新闻热点等着你:歌手吴虹飞被拘、周迅谢霆锋好上了、郭敬明《小时代1》被批、吴虹飞被释放、周迅谢霆锋否认在一起、郭敬明《小时代2》照上不误……总之,要谈资有谈资,要口水有口水。当然,你想顺便发发牢骚也成。不得不说,信息大爆炸的年代,我们确实能知道不少事儿。但是,我们也因此变得恐慌焦虑,一天不刷几次屏,总感觉会落下点什么。其实,能落下什么呢?而刷来刷去的结果往往是:一地鸡毛。

阿阮 阳指 朱金萍

上一篇: 大卫传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一篇: 文化辅导班怎么叫文艺一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