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任次女回忆:1938年曾为西南联大师生献花


 发布时间:2020-12-01 03:45:21

据西北联大校刊记载,为解决上千人的吃饭问题,学校决定:行军时早晨吃粥,中午因在途中,食用自带的锅盔就咸菜。晚饭为米饭配汤菜。锅盔虽然是最适合携带而不易腐坏的食物,但搜集困难,运输笨重。临近出发,一时还购不到如此大量的锅盔。直到向火车站进发时,各个制卖锅盔的小贩,才分头送到。据当时

庭院里的廊石、台阶,多是当年从南郑采来的红褐色石灰岩,被踩磨得光滑无比。遗憾 西北联大为何被遗忘从1938年5月2日,西北联大正式开学,到1939年6月,西北联大分立。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西北联大虽然办学时间短暂,却在中国高等教育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西北联大“分裂”成西北工学院、西北农学院、西北医学院、西北师范学院和西北大学5校,并未因分立而缩小,反而得以扩大发展,为西北地区的文、理、工、农、医、师范等较为完整的高等教育体系奠定了基础。

历史学家何兆武毕业于西南联大,同学中有不少是官宦子弟,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官二代”。但在何兆武印象里,这些“高干子弟”大都很低调,没有任何令人讨厌的少爷小姐气息。何兆武在《上学记》中写道:“经济系有个女同学王民嘉,浙江奉化人,我们中学同班,她的父亲是蒋介石的表兄,在贵州做财政厅长,按说她也算高干子弟了,可是和我们完全一样,住草棚宿舍,穿一件普通的蓝布旗袍,吃饭没有一点特殊化,有时候见到她,她还像小姑娘似的腼腆,并没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我到了夏威夷那一年,不跟日本人讲话。”异国求学,苦等八年,只是没想到,1946年父女这一别,27年后才见面。回想那段时光,老人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委屈,更多的是骄傲:“我心里从来没有想着不回来,而且我也成年了,22岁了,一旦有机会就会回来。”老人还一直在感慨,要是日本侵略军早一个月投降,自己1945年一毕业就回国了,也就不用给外国人打一年的工。出生在美国的赵新那带着美国籍回国。有一天在大会上,她当众宣布要放弃美国籍,“我要当中国人!”“一个结婚,一个回国,一个国籍,最听话的女儿这三件事没听他们的。

康乐会上学员们学唱云南山歌,还有男生模仿男女对唱,用假嗓唱女声,众人皆乐。为开阔学生们的视野,拓展思维,西南联大为云南留美预备班每星期安排一次纪念周活动,由各科教授轮流到班里作专题演讲。总计53期的纪念周活动,成了名副其实的名师大讲堂,如梅贻琦讲《科学发展与中国文化》,蒋梦麟讲《中国文化对西洋文化应取之态度》,罗萃田讲《近百年来中国民族自救及演进》,施嘉炀讲《中国工业之沿革与趋势》等。1944年6月,教育部派员来昆明举行复试。

中新网昆明8月11日电 (胡远航 杨谨语)“西南联大绝不仅仅是已经终结的过往历史,其所留下的许多宝贵精神财富和经验,具有超越时空的启示意义。”11日,“西南联大与现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在昆明举行,众多专家学者呼吁传承联大精神。本次研讨会由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校史研究分会、中国地方教育史志研究会及西南联大在昆明唯一的遗脉——云南师范大学联合主办,吸引了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厦门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众多高校的专家学者参会。

中新社昆明10月24日电 (胡远航 李思雨)24日晚,首届西南联大国际文学节在云南师范大学开幕。顾彬、舒婷、韩东、西川、克洛德·穆沙等一大批国内外著名诗人集体亮相,掀起了一场诗歌盛宴。当日晚7时,离开幕式尚有半小时,位于昆明呈贡新区的云南师范大学报告厅即已座无虚席。舒婷、韩东、西川等人的出现,更是让现场迅速升温,老少诗友蜂拥而上前去索要签名,场面险些失控。开幕式以诗歌朗诵的形式进行。云南哈尼族诗人哥布的诗歌《汉那波》和《早晨》等成为本场文学盛宴的开胃餐。

他不允许家里任何人乘他的汽车办私事,夫人要坐只能顺路搭便车。他写报告,公函的草稿纸都是用废纸的反面。他说:“款项有限,但这是个观念和制度的问题。”1938年到西南联大后,梅贻琦与普通教授一样租平房,住所窄小简陋,并将校长专用车交给学校共用,外出办事,路近则安步当车,路远则搭便车,或坐人力车载一段路。1940年以后,滇川各省物价飞涨,教师们的薪水不能按时发放。一日三餐难以为继常有发生,梅家生活也十分清苦,经常吃的是白饭拌辣椒,连青菜都买不起。

姜宇 仙河镇 长峰村

上一篇: 曹操墓最快半月内恢复发掘 目标找陵园建筑

下一篇: 真实的张飞面如美玉风流倜傥 因行为不雅被"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