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著名高校学者呼吁传承西南联大精神


 发布时间:2020-11-25 05:03:33

国图这二十多年来的巨大发展,和他的重大贡献分不开。他坚持每周固定两次上班,年年如此,直到病倒,病愈又上班,终至不起,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生自古伤离别,更那堪生离死别!先生已去,永世难逢,往事如烟,不胜唏嘘。此时耳边回响起先生的话:天地间本来就有缺憾,但又不甘心任凭缺憾存在。

据统计,1937年至1946年,西北联大及其分立五校共有500余名教授,培养毕业生9200余名。相较于声名显赫的西南联大,西北联大却成了一段被遗忘的历史,即便是当年的办学地,也鲜为人知。陕西理工学院学者陈海儒发现,以西北联大为论述主题的文章仅有9篇,而关于西南联大的多达600多篇。陈海儒认为,西北联大被湮没,是由于客观上其存在时间短,影响了学术界的重视。陈海儒从研究西南联大接触到西北联大的历史,开始追寻这所与家乡联系紧密的大学的踪迹,可是档案资料的匮乏,当年教授以及知情人在世所剩无几,曾经的联大学生年事已高,这些困扰因素使得相关研究变得极为困难。目前,陕西理工学院已成立西北联大研究所,对当时那段历史进行挖掘。“与西南联大一样,西北联大也延续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命脉,不应湮没在沧海桑田之中,它在秦巴之间的弦歌不辍,也不应永远沉寂在渺远的记忆里!”陈海儒说。华商报记者 王亮 杨栋迎。

那两天气氛紧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有人用担架抬着一个人匆匆忙忙地从街上走了过去,看得见他身上有很多血迹。何兆武回来一打听:闻一多先生被刺杀了,送到云南大学医院去了!两人急急忙忙地往医院赶,路上也还是见不到什么人。闻一多的尸体被放在医院的院子里,他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就气绝身亡了。何兆武在医院待了十几分钟,看到零零星星地有十来个人跑到医院来看闻一多,脸上都带着惋惜的神色,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有云南大学的尚钺先生来了之后哭得很伤心,边哭边说:“一多,何必呢?”何兆武不知道他说的“何必”是指“你何必从事民主运动”还是“你何必把生命都付出来了呢”,或者是“何必采取刺伤的方式”?何兆武围着闻一多的尸体走了三圈,鞠了几个躬,就离开了,内心很沉重:怎么能对人进行暗杀呢?怎么能干出这样不光彩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光明磊落地搞政治?也有离开昆明的西南联大同学,在途中得知了这一噩耗,给何兆武写信,表示愤慨和惋惜之情。

康乐会上学员们学唱云南山歌,还有男生模仿男女对唱,用假嗓唱女声,众人皆乐。为开阔学生们的视野,拓展思维,西南联大为云南留美预备班每星期安排一次纪念周活动,由各科教授轮流到班里作专题演讲。总计53期的纪念周活动,成了名副其实的名师大讲堂,如梅贻琦讲《科学发展与中国文化》,蒋梦麟讲《中国文化对西洋文化应取之态度》,罗萃田讲《近百年来中国民族自救及演进》,施嘉炀讲《中国工业之沿革与趋势》等。1944年6月,教育部派员来昆明举行复试。

当时西南联大的学生见她年龄不像是学生,便知道她是慕名而来听课的“旁听生”。有人好奇一打听,才知道这位大姐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民国奇女子”施剑翘,不由得大吃一惊。施剑翘本名施谷兰,1935年11月13日在天津佛教居士林,她只身一人用勃朗宁手枪连开三枪,刺杀了大军阀孙传芳,一时间名声大噪。施剑翘刺杀孙传芳是为父报仇。施剑翘之父施从滨是军阀张宗昌手下的得力干将,在张宗昌与孙传芳的军阀混战中被孙传芳俘虏,而后被杀身亡。

她告诉我,平时许先生上午工作时间不长,简单的午餐后有一个长达四个小时的婴儿般的深度睡眠,晚饭后他会看新闻联播和凤凰资讯,然后下楼散步,白天有时还会骑车锻炼半小时。一般晚上九十点开始进入他如入无人之境的工作状态。今年已经92岁的许先生喜欢喝加热的可乐,他告诉我除了耳朵稍背,牙齿是假牙,他的身体内在一切尚好。他还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电脑打字,工作都是在电脑上进行。虽然只睡了两三个小时,但聊天时许先生的精神非常之好,声音洪亮,谈到兴处,眉飞色舞,还找出照片和书刊佐证自己的记忆。

文化上的民国热是否该降温虽然是争论不休的话题,但民国教育以及文人风骨,却是一道精神风景线。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民国文人为保护文化命脉,在炮火中南渡西迁;在时局与学术中,追求自己的独立自由价值。正如陈寅恪在王国维纪念碑文中所说:“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本报记者 陈玮 实习生 周一小学课本叶圣陶写、丰子恺画1912年,民国首任教育总长蔡元培和教育次长范源濂之间经常辩论。

随着战局急转直下,长沙也不再安全。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大开始迁往昆明。由于战时内地交通困难,学校师生分几路入滇。其中一路200余人步行横穿湘黔滇三省,被誉为“世界教育史上的长征”。步行团的师生一路尝尽艰辛。旅途刚开始,很多同学脚上就“都磨了泡”;途中不时遇上阴雨天,更是狼狈。“草鞋带起泥巴不少……曾先生(指化学系教授曾昭抡)之半截泥巴破大褂尤引路人注目。”当时刚从清华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的吴征镒在日记中这样写到。

利用外资 志荷 程呈

上一篇: 政协委员王兴东:把雷锋看成平常人更容易学习

下一篇: 全国政协会议杭州文化遗产传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