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类综艺火爆 如何盘活优秀传统文化IP?


 发布时间:2020-11-30 09:11:28

1937年抗战爆发后,西南大后方的经济一度吃紧。朱自清和闻一多先生都在昆明的西南联大任教,闻一多先生自力更生,干起了“副业”养家。据吴宗济的《补听集》记载,闻先生有一手篆刻的功夫,于是就在公路旁摆起了“地摊”,为别人刻图章。当时在昆明中央研究院语言历史研究所任职的吴宗济回忆说,他

途中,风餐露宿更是难以避免。张曼菱编撰的《照片里讲述的西南联大故事》记载,步行团常借宿农家茅舍,时常与猪、牛同屋,也曾宿营荒村野店和破庙。吴征镒的日记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步行团行至盘江、夜宿安南县时,便是一例。“晚间因铺盖、炊具多耽搁在盘江东岸,同学一大群如逃荒者,饥寒疲惫(本日行九十五里),在县政府大堂上挨坐了一夜。”即便是在这样的旅途中,这些年轻人依旧充满活力。抵达安南县的次日晚,步行团的学生们还在县城里举行“庆祝台儿庄胜利游行大会”。

历史学家亲历西南联大民主运动,回忆爱国诗人生平印象何兆武忆闻一多 诗如火,人如旗何兆武,教授,史学家。原籍湖南岳阳,1921年生于北京,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历史系。1956年至1986年任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研究员,1986年至今任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兼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德国马堡大学客座教授。长期从事历史理论、历史哲学及思想史的研究和西方经典著作的翻译工作,著有《历史理性批判散论》、《历史与历史学》、《文化漫谈》等。

有人说他自负,有人说他狂妄,他却毫不避讳地自称“诗译英法惟一人。”的确,能左右开弓,英法译中,又能中译英法的,世界翻译界也无第二人。采访中,许先生最爱说的是他来之不易又与众不同的翻译。而那些曾经在业界激起过争议和质疑的论战,对他而言,不过追求美和真的路上经过的几处激流。赵萝蕤是许先生西南联大的同学,他俩都译过《红与黑》,第二章市长用高傲的口气说J’aime l’ombre,赵译“我喜欢树荫“,许渊冲却觉得“我喜欢树荫”有什么高傲的呢,他结合上下文将此句译成了“大树底下好乘凉”;最后一句“市长夫人死了”,赵译作“去世”,他为了表现其中蕴含的“含恨而死”译成了“魂归离恨天”。

在谈到一路走来的音乐心得时,李云迪说,要自信、要坚持、要勇敢、要专注。他说,在自己30年的艺术生命里,一直都在不断尝试和挑战。“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的烦恼和困难,但这些都没有让我失去对钢琴和音乐的信心,这也是自己最初的梦想。”随后,刚刚成为云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的李云迪便在西南联大的讲坛上开始了自己的履职道路,现场上起了钢琴课,手把手指导他在云南师范大学的第一位学生。“我从小就梦想成为钢琴家,演奏出优秀的作品,创造音乐的美”。李云迪寄语那些在音乐路上逐梦的学子,“音乐没有止境,也没有完美,但追求完美的心却是一直要有的。”“我们这一代人,是创新和坚守传统的一代,就像我昨天在西南联大旧址被厚重的历史所感动,中华民族的精神和根不管在什么时代都不能丢,但也要开创新的局面。”李云迪和现场师生共勉。他说,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第二乐章》非常适合西南联大和云南师范大学的教学精神。音乐响起,全场师生起立向“联大精神”致敬。(完)。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两种语文总是各有优点和缺点的,如果能够发挥译文的优势,用译语最好的表达方式来描写的原文所表达的现实,那译文虽不能等于原文,却是可能比原文更接近于现实,这样一来,译文就可胜过原文,比原文更忠实于现实了。”许先生认为,“中国学派”的翻译理论的源头是老子的“信”与“美”,后来严复提出了“信、达、雅”三原则,傅雷的“重神似不重形似”是对信和美的进一步发展,而钱锺书的“化境”说则把傅雷的“神似”又提高了一步。

他早年有篇文章叫《花园》,那个生气灵动劲儿,会让你的感官也跟着打开。花园里有天牛、蟋蟀、知了、蜻蜓、土蜂、螳螂,有桂花、梅花、天竺果、碧桃、丁香、绣球……当然,少不了一个“坏”小孩,把草压倒,然后动一动头,“倒下的草又慢慢站起来。我静静地注视它,看它的努力快要成功时,又把头枕上去,嘴里叫一声‘嗯’!”再不就是逗弄含羞草,“触遍所有叶子,看都合起来了,自低头看我的书,偷眼瞧它一片片的开张了,再猝然又来一下。

梅贻琦倾向于接受这个方案,但必须做通清华教授会方面的工作,延至5月上旬,召开清华教授会,与会者四十余人,发言者十多人,“最后未有决议,但多数似愿接受余之建议,惟对于蒋(梦麟)公之做法多感愤慨耳”。当晚续开评议会,“关于补助联大研究费事决定四原则:1.办法商妥后先由校提议再请部核准;2.尽校款能自拨为限,不另借款;3.出五十万分两年内拨付;4.三校依原预算比例领用”。事态峰回路转,似乎接近于解决。联大体制步入稳定期其间,蒋梦麟自渝、港返昆后,与梅贻琦曾作一夕长谈,彼此沟通,求得相互体谅。

如果我获奖,也是奖给中国文化的。莫言获奖了,但我并不一定就要喜欢他的作品,我更喜欢张贤亮。如果读者看了我的书觉得人生更美好,我觉得更有意义。”采访中,他告诉我,有一个美国杂志排出了世界100个革命家,他居然排在第92名,“是翻译方面的革命家!”对于这个评价,老人有点小小的得意。对于翻译这个别人看来寂寞的事业,他的回答是:“翻译是和作者的灵魂交流,怎么会感到寂寞呢?”至于人生的缺憾,他说:“我浪费了30年,这是缺憾!如果我是改革开放以后回来的海归,没有浪费这30年……”记者问他是否担忧到当今语言的网络化,他说不上网,所以不知道。但他说:“不要紧,只要是美的就是好的!”谈到即将出版的27册的《许渊冲全集》,许先生说:“集子就是把几十年工作的精华都集中起来。我的翻译也有很一般的,也有糟粕的。精华也是受前人的启发。精华留给后来者,我也是中华文化的一环,把美一代代地传递下去——这是我的中国梦。”(深圳商报驻京记者 田泳)。

经过长期的专业研究,生活磨练,理论学习,他确立一个信念,就是坚决拥护共产党,坚信社会主义方向,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他说,近代中国有过那么多思想,有的还几乎被尊居“国教”,救了中国吗?能救中国的只有社会主义!任先生在北大、西南联大从师任教,受到汤用彤、冯友兰、贺麟、陈寅恪、钱穆、郑天挺、魏建功、闻一多、朱自清等大师们的教诲和潜移默化,和他们结下深厚的友谊。当时北大、清华、南开三校继承了“五四”运动的优良传统,经受着抗战烽火的锤炼,在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团结奋斗,弦歌不辍,发展了具有爱国、敬业,团结、奋进,民主、自由,务实、创新等特点的西南联大精神,为国家、为社会,为新中国建设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墨曦 宝月智 之贤妃

上一篇: 家教是中华传统文化之精华

下一篇: 六一家风家教 文化建设活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5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