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联大纪录片中的历史文化知识


 发布时间:2020-11-30 09:37:48

当年一些清华人就认为,“论设备,论经费,论师生的人数,都是清华最多,依世俗的眼光看来,这一联(合),清华是划不来的,反面看来也可以说,清华在联大占了压倒的优势”(傅任敢语)。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由三校校长组成的常委会,大部分时间是由梅贻琦担任主席,主持日常校务。这并非仅仅是君子之间

就你这么个人,还跑什么跑!”刘文典的狂傲是出了名的,在安徽大学校长的任上,为学生运动的事,他当面顶撞蒋介石,不称“蒋主席”,竟敢当面叫他“新军阀”。傅斯年也敢在蒋介石面前跷二郎腿,桀骜不驯,然而他在乡下却十分谦和。在李庄时,有区长、镇长请傅斯年吃饭,饭碗摆好,他一坐下,刚拿起筷子又站起来,看看轿夫桌子上的菜是否跟自己的一样,如果不一样,他站起来就走。虽然居高自傲,但是民国文人的敬业精神令人感佩。朱自清任教西南联大时,尽管日本飞机常常轰炸,生活也很困难,但他每天工作到夜里12点以后才休息。有一次,朱自清得了痢疾,可是他已答应学生第二天上课发作文,便连夜批改学生的文章,而在他书桌边就放着马桶。朱自清改了整整一夜的作业,拉了30多次。第二天,他脸色蜡黄,眼窝深陷,人都脱了相,可他连脸都没洗,提起包又给学生上课去了。

西南联大是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西南联大的风流,就像魏晋风度一样,令后人景仰。这风流包含了不党不官、人格独立、敢于批判的铮铮风骨;弦歌不绝、为人师表、一身正气的泱泱风范;沉潜专注、甘于奉献、光风霁月的谦谦风度。《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关注西南联大师生的日常教学和衣食住行,从大处着眼、小处入手,折射出那个时代的幽微精神,再现西南联大的风流。曾昭抡逸事曾昭抡(1899——1967),字叔伟,湖南湘乡人。我国化学研究工作开拓者之一。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校史研究分会副会长张克非呼吁,目前,应尽可能多地搜集口述史料、个人收藏的日记、书信、照片等各种实物,建立专业、全面的西南联大资料数据库。同时,深入研究西南联大的办学机制、管理机制和切实可行的做法,为提高国内大学竞争实力提供借鉴。77年前,在抗战烽火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为保存国之文脉,于1938年4月辗转迁至昆明,合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西南联大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培育了大量人才,创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完)。

闻一多。著名诗人、学者、民主战士。原名闻家骅,1899年11月24日生于湖北省蕲水县(今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作品主要收录于《闻一多全集》。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昆明悼念李公朴先生的大会上,闻一多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当天下午即被国民党特务杀害。引子 无耻的暗杀那天下午一两点钟的样子,何兆武和同学在宿舍里聊天。周围很静,偶尔能听到零落的脚步声。西南联大的人已经走了大半,移师北上。两声枪响!何兆武与同学赶忙往外跑。

1920年在清华学校高等科毕业后赴美学习,1926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任中央大学化工系教授兼系主任。1931年应北京大学理学院院长刘树杞之邀,任北大化学系教授、系主任。曾昭抡把北大化学系建成了一个重要的研究中心。传闻北大聘请他还有一连串奇闻轶事。那是1931年的某一天,中央大学校长朱家骅早早地去参加教授会。在会议厅,他突然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看上去像一个服务员,正没头没脑地寻找着什么。“你是谁?”朱厉声喝道,“出去!”这个可怜兮兮的家伙一言未发,转身就离开了。

等到下一次参政会开会,国民党政府并没有忘记他,给他寄来开会路费和通知,张奚若先生当即回电一封:“无政可参,路费退回。”当时教育部规定大学系主任以上领导人员,一律参加国民党。张奚若拒不填表。事实上,张奚若本来拥护国民党,但在1941年皖南事变而引起的民主运动中转向。不归属于任何党派,是为了保持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1946年1月1日,重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召集各党派、无党派的代表人士总共三十八人来参加,其中国民党八人,共产党七人,民主同盟、社会贤达各九人、青年党五人。

2011年中国翻译协会授予他“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如果没有浪费那30年”1999年,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浙江大学等的10位教授,联合提名许渊冲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一位评委给他回了信,称他的翻译是“伟大的中国传统文学的样本”。许渊冲回信说,诺奖一年一个,唐诗宋词流传千年。采访中,当记者再次向他求证此事,老人不以为意地说:“诺贝尔奖只说明他们十几个人喜欢这个作品,我不把这个看得很高。

在那以前,我是有意识的我不去交女朋友,因为我当时应该最好的对于我的前途是集中来做我的学习工作。我想这个决定维持了十年,与我后来的学术成就有直接的关系。我讲这话并不是说,我这个办法是人生最好的一个办法,我只是讲出来,这是一个经验,尤其是今天我看见了很多我同时代的人自传和别人写他的转,像我这样,能够维持那么久的一个处理交女朋友问题的原则很少。这对于我后来的工作有多么大的影响,说是有影响,是没有问题的,有多么大的影响,是不是应该效尤,我想每个人的决定都是不一样的,我只是讲出来我自己的经验。一般讲起来,我的思想,你说比较单纯也好,或者说是比较理性,克服了感情也好,不管怎么样,这与我人生整个经历有重要的影响。(曹海扬、陈典、实习生易珏)。

堔圳 君艺 同星

上一篇: 旅顺太阳沟规划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下一篇: 东北师大人文学院轻轨3号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