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日报传媒集团揭牌 湖北市州党报酝酿转型


 发布时间:2021-03-05 21:13:28

因为它不仅代表了亚洲的学术立场和学术视野,更丰富了传统上以欧美为导向的传媒研究传统。请问,这是您第一次来参加这个会议吗?河宗大:是的。学术网:根据我对您的了解,您担任过《东亚日报》驻北京的特派记者,同时又在《东亚日报》发起成立了“中国研究中心”。应该说,您对变革中的中国社会还是非

王韬,(1828~1897)字兰瀛,江苏苏州人,思想家,第一份中国人独立掌管的报纸《循环日报》创办人。青年孙中山忐忑不安地站在王韬身边,注视着这位他仰慕已久的报人。当得知,王韬愿意为他转交近万字的变法动议《上李鸿章书》,并将亲自为其润色后,他终于长吐了一口气。刚刚弃医从政,还略显青涩的王韬第一次在报上提出“变法”这一概念时,十多岁的康有为还在广东南海老家读书,梁启超才刚刚出生,距离后来那场轰轰烈烈1898年的戊戌变法,也还有20多年的时光。

为宣传民主思想,唤醒民众,随后蒋大同联系高鸿飞、齐希武、周连中、刘廷元等同盟会员筹办《长春日报》,得到长春绅商毕维垣、周裕臣等39人的支持,筹集到3000元办报经费。1908年11月10日,蒋大同、高鸿飞等向吉林西路道递交了《高鸿飞等集股开办〈长春日报〉给西路道文》,指出:“国势之扩张,全在民智之发达,尤凭报纸之鼓吹。”道台陈希贤批示由长春府查明情况,再行核办。由于未能得到及时审批,1909年1月10日,蒋大同等人再次提出申请,强调:“世情虽变,同胞贵有同心;时势多艰,外患恐成内患。

中新社吉隆坡5月6日电 (记者 赵胜玉) 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获得第14届星洲日报“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两年一届的花踪文学奖由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于1991年创办,以传承华人文化为宗旨,在马来西亚华文文坛具有很高声望,被称为“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奥斯卡”。记者6日自星洲日报有关方面获悉,自2001年花踪文学奖增设的“世界华文文学奖”,每两年颁发一次。获得这项大奖的作家包括王安忆、陈映真、西西、杨牧、王文兴、聂华苓、阎连科、余光中。

华人仅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23.9%,而马来西亚有16家民营华文日报;反观马来文报,马来人口占总人口的6成,只有3家马来文日报、2家都市报。按常理,马来文报的发行量应该远远超过华文报。但是根据独立调查机构ABC的调查,《星洲日报》的日发行量超越了马来报以及各族群皆可阅读的英文日报。《星洲日报》的经验说明,媒体要先建立公信力,才能有传播力,进而提高话语权。而媒体的公信力,是建立在客观、公正和真实报道的基础之上。今天,国际次序正悄悄地发生变化,中国地位日显重要,况且随着中国经济的神速发展,中国的媒体积蓄了足够的经济实力跨出国门,走向全球。对中国媒体来说,这是一个转变的契机。过去意识形态倾向性较强的中国媒体,今后必须以较开放的心态,按国际化的新闻理念和规律运作。不论是中国国内或海外的华文媒体,首先必须在华人世界树立公信力,才能具备走向全球的实力。只有反映全部真实、公正、客观的报道才真正具有传播力,建立公信力。“强化华文媒体的传播力,强化华人的话语权,让全世界听到华人的声音。”这绝对是每位有志气的华文媒体人的梦想,以及所追求的目标。

您刚才提到的一点我特别赞同:我们会看到在美国、英国这些发达社会,新的融合性媒介尝试已经获得了部分成功,如刚才提到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但在韩国或中国,由于受众的媒介使用习惯乃至文化不同,单纯借鉴这一模式未必能在这里也取得成功。河宗大:我举个例子,大概两年前,我们尝试着在手机阅读平台收费,一个月的费用大概是一美元,非常便宜。但别的公司那时都是免费的,所以我们的做法最终无法推广,以致后来我们也索性做免费服务了。

读史:《黄苗子与郁风》(李辉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刊载夏衍的回忆文章说,1937年《救亡日报》在上海创刊,两党协商共同提供经费,郭沫若任社长,夏衍任总编辑。1938年《救亡日报》在广州复刊,因销路不广,余汉谋将军捐助的2000元赔蚀殆尽。若向八路军办事处要钱,反动派一定会认为《救亡日报》由八路军提供“津贴”,是伪装的“共产党的党报”,怎样办?这天,广东省长吴铁城秘书黄苗子来找夏衍,出了一个主意:以社长的名义去见吴铁城,请求《救亡日报》所用纸张进口时予以免税,并多报一些纸张数量。原来,当时广州白报纸价格很高,从香港进口时要付一笔关税。夏衍按黄苗子说的,果然得到了吴省长的同意。把多余的纸张在市场上出售后,终于得到足够经费。札记:这片土地上真正的强者,并不是行事过于方刚者,必要时的“柔软”有助于顺利通过一个个困难的隘口。“用他们的钱,演我们的戏”让夏衍成功地从国民党那里拉到了“赞助”。

与发行量下降相伴随的是经营收入的减少,现在公司是赤字运行,面临不少困难。那么,怎么改革才能适应新的环境变化,才能盈利?公司尝试了很多做法。比如大力发展《东亚日报》网站“donga.com”。现在,每天通过网站查阅《东亚日报》的人数大约有150万,大大超越了发行量。虽然每天有这么多人在网上看我们的报纸,而且比较活跃,但是仍然无法将这一注意力转化为经济上的盈利。学术网:是免费看还是说要注册收费?河宗大:是免费的,网上有一些广告。

他的手书成为西方人的收藏珍品,吟诵中华古诗文时,英国人为其击节作和,称他的吟诵就像“金石和声、风云变色”。在英国游历两年多后,1870年,这个洋人眼中的“华夏第一学者”回到香港,但他并未埋进书堆做学问,而是与友人集资买下一套英国印刷设备,创办了第一张完全由中国人独立编辑出版的大型中文报纸《循环日报》。当时,知识分子大都醉心科举,报人仅为一种营生而已——若不是落魄到不得已的田地,清高的文人墨客无人愿意以此谋生。

邓拓旧居还能存在多久?在房东卢福珍和家人心中是个疙瘩,拆了吧?确实可惜而且村里也不让;不拆吧?又不愿整天住在这破旧不堪的老房子里?说不完的红色记忆采访当时,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着邓拓旧居西面不远处的铧子尖山峰。今日的南滚龙沟村的经济还不是很发达,但作为老区的村民他们也常常以“晋察冀日报”和新闻家邓拓的往事引以为豪。邓拓旧居的老房东93岁的史凤瑞老人去年已病故,女儿史兵联告诉记者,父亲是个老党员,抗战时期是村里的公安员,当年,《晋察冀日报》驻扎到村后,父亲把房子腾出来让社长邓拓住自己家。

昆岗 易昭云 枇杷叶

上一篇: 宗族传统文化体验馆怎么样

下一篇: 湖南浏阳三大革命胜迹保护面临资金难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8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