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企业文化建设凝聚人心


 发布时间:2021-02-28 05:43:49

亲情、友情、爱情、乡情、同学情等,本身都是良性的。但任何感情一旦超过了正常的尺度,就发展、变异为一种过度情欲,而情欲会成为心灵的洪水,总有一天会泛滥成灾。把感情从自我的欲望里延伸,就成为私情,私情总是在满足自我的需求,最容易庸俗化、实用化、畸形化,也最容易使人动用公权力,动用不法

当然,最夸张的是一本“破秒”励志书,声称《0.5秒决定你的人生》。秒读图书的出现,是出版社玩的文字游戏。将秒读作为营销图书的噱头,不仅涉嫌夸大虚假的宣传,而且也是对图书出版业的不负责任,更侵害了读者的合法权益。如今,一些读者为了在职场上快速成功,抛弃了踏实肯干和一步一个脚印的不二法则,转而抱着投机的心理寻求捷径,而秒读图书正是满足和迎合了这些人的投机心理。消极迎合读者,本身就是图书出版业的浮躁和不负责任,而欺骗性的迎合则更是错上加错,不仅违背了出版人的职业道德,也为法律法规所不许。一本好书,就是一个好学校;一个好编辑,就是一个好教师。我们不但要有中国好声音,还得有中国好编辑,中国好图书。正如中华书局创办人陆费逵所说,我们希望国家社会进步,不能不希望教育进步;我们希望教育进步,不得不希望书业进步。图书虽然是较小的行业,但其在提升国民素质方面的作用却无疑是巨大的,因此迫切需要货真价实的中国好书、中国好出版和中国好文化。(魏青)。

而《昆仑日记》、《迅雷之旅》、《北京,你好》、《黑白》、《烩面馆》、《精彩人生》、《开头那些日子》、《暗香》等一大批作品,将镜头对准时代风云、百姓生活、都市情感,讲述社会的变革、道德的抉择和信仰的坚守,以富于情趣的细节、灵动细腻的笔触,刻画出当代中国社会的精神风貌。它们在为观众带来春风化雨般的艺术体验的同时,也发挥了沟通情感、抚慰人心的艺术功能。比如2011年拍摄的《信义兄弟》,以“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中的农民工孙氏兄弟为创作原型,围绕着弟弟兑现哥哥生前承诺、接力为农民工送薪的事迹,挖掘出新闻事件内在的道德精神,在道德沦丧、公信度下滑的今天,《信义兄弟》用富有艺术感染力的文化关怀呼唤良知,呼唤诚信,发人深省。

张树声的要求,与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等致力的“自强”措施,其目的和出发点并无不同,不是来自社会内部变革发展的压力和要求,而是“自强”的需要。第二,光靠机械制造、洋枪大炮这些东西,要自强是不够的。因为西人立国自有其本身的“本末”,有其自己的“体用”。“中国遗其体而求其用”,是不能自强的原因。换句话说,“体”可能比“用”更为重要。第三,西人的“体”是什么呢?是“育才于学堂”、“论政于议院”。张树声将“学堂”与“议院”并列,而以议院为重心。

她在《一首麦子》里这样写道:“其实我知道/父亲到90岁也不会有白发/他有残疾的女儿/要高考的孙子/他有白头发/也不敢生出来啊。”余秀华的诗歌来自对生活的体悟,昔日的苦难带给她的是无尽的创作源泉。也许以后她会因为外界的关注而改善眼前的困窘,也许她会名利双收。也许她会因为改善而遭遇抨击,但那些抨击是不是太矫情?谁不希望苦难的际遇发生转变?谁不希望理想春暖花开?余秀华是一名诗人,却也是一名农妇,一名脑瘫患者,一个渴望改变命运的人。

诗刊的编辑刘年说:“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刘年是余秀华的伯乐,对于一个专业的诗歌编辑来说,看惯了矫揉造作,听惯了无病呻吟,突然看到那些含着苦难感的诗,被打动,是正常的。苦难出诗人,因为苦难也意味着希望。余秀华的诗被人指摘说是苦难鸡汤,何必如此苛责?难道苦难的诗歌一定要是灰色的?难道苦难一定要痛苦着?虽然患有脑瘫,虽然余秀华的生活并不富足,她甚至还得依靠父亲、母亲照顾,但她是诗人。

重阳 梅源 王二喜

上一篇: 首届安仁双年展将于10月底在成都安仁镇举行

下一篇: 研究饮食文化采用哪些方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