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在抗战前线写文章编刊物 撤退时带"烽火"校样


 发布时间:2020-11-26 11:14:03

《纳荷芽》上发表的策力格尔等10多名学生的版画、儿童画,曾在双龙杯全国少儿书画大赛中分别荣获金奖和银奖;《纳荷芽》上刊登的诺敏等10多名学生的美术作品在第二届“星星河”全国少年儿童美术书画大赛中分别获金奖、银奖和铜奖……40年来,《纳荷芽》不断提高质量、多出精品,为全国北方八省区

根据少年儿童的实际需求,《纳荷芽》开设了7个固定栏目和10多个不固定栏目。其中主要有:在第一课堂和第二课堂间搭桥的《学习园地》,以知识点燃孩子们的心灵,开阔儿童知识视野的《知识之窗》等。此外,还增设了《英语之角》《电脑之宫》等10多种不定期栏目。各个栏目特色鲜明、各有侧重,注重儿童的年龄、心理、语言、兴趣和阅读能力等特点,打破了教条、死板、灌输、说教式的旧套式,探索出了不少新经验和新做法。经过40年的努力与培育,《纳荷芽》日渐成熟和壮大。

”“五四文学社有一个传统,社长干一届是一年,但说实话,我也不想继续干下去。”龙智慧说,刚开始组织编辑《铁狮子坟诗选》,有五六个人的编委会,但到了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很多同学都不干了,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校订、排版、印刷,到学校批钱,全是我一人承担。那时,我有一种特别想哭的感觉。”“无钱”,已成为高校诗社近些年的常态。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社长李照阳直言,以前可以从学校得到一些支持,但现在变得越来越难了,最近一两年争取不到钱。

蒙古文少儿杂志《纳荷芽》创刊于1973年,历经《红小兵》《红色少年》《哲里木少年》多次更名,于1980年正式易名为《纳荷芽》,寓意“刚发芽的植物”。40年来,该刊以坚持健康向上的内容为原则,为广大少年儿童传授积极向上的精神食粮。在坚持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的同时,《纳荷芽》以全面提高小读者们的素质为目的,让小读者不断地在学习、阅读和娱乐中扩大知识面,拓宽视野的同时不仅提高了各种禀赋,而且在《纳荷芽》这片沃土上练就了翱翔的翅膀和本领。

”未来的梦:期待《奔流》不再断流尽管令人振奋,但《奔流》依然面对着国内其他文学期刊同样的难题。接过这块烫手山芋的《奔流》社长、总编张富领说:“复刊不是简单的重新印刷出版。如果还采用传统文学刊物的运营模式,《奔流》还会断流。”对于刚刚重获新生的《奔流》,张富领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在保证刊登作品质量的情况下,《奔流》杂志社要成立事业发展中心、作家培训中心和创联中心,通过一系列活动重铸“奔流”品牌,与省文学院、各地市作协以及愿意投身文学公益事业的企业家联合,扭转文学刊物死气沉沉的局面。“单靠一本《奔流》解决纯文学期刊的生存现状是不现实的。”省文学院院长何弘说,“好作品是永远的王牌,但也需要政府对纯文学刊物实行适当的扶持和保护性政策。”“如今并不是文学期刊的黄金时代,一本刊物要想见效益需要一定的时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张富领信心满满。记者 刘洋。

90年代出现的《三联生活周刊》、《新周刊》、《财经》等刊物,因为人才荟萃、起点立意高、借鉴能力强而崛起刊坛,成为新锐品牌刊物。还有借助与国外品牌期刊合作的优势而着力打造的高端时尚刊物,如《世界时装之苑》、《时尚》、《瑞丽》等,内容璀璨夺目,广告效益可观,为我国20世纪90年代的期刊增添了显眼的重量级选手。自我调适,品种结构上更趋合理进入2l世纪,我国期刊呈现出加强自我调适和优化、不断提升期刊质量与市场运作水平的可喜现象。

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教师钱珏表示,《新剧本》的特点是“新”。在今天的时代,一份杂志如何保持“新”非常艰难,要跟自媒体、互联网拼“新”,某种程度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他看来,样式上的新并不是本质的,最关键的“新”还是对新人的关注,对新观点的关注,敢于说出新兴的观点。现在更多的编剧对一个剧本能创排演出比较在乎,发表剧本的光荣却在慢慢褪色,对于剧本是否发表,年轻剧作家也不是特别在意,戏演过就算了。钱珏认为,新剧本杂志应当有意识地在年轻剧作家心目当中点燃那种苗子,让他们更认识到发表剧本的意义,把编剧聚集到一起,扩大群体,建立《新剧本》剧本库、剧作家库等。

二塘乡 智得 洞沟

上一篇: 媒体回应王立群:不要以“一家言”推翻学界定论

下一篇: 小学语文课渗透传统文化教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会神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9856